追蹤
家教是王道!不愛咬殺?
關於部落格
一個瘋狂的家教迷(是嗎?
希望能讓家教深植人心(有這麼偉大嗎?
  • 370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錯失-紛愛-[9]

喧鬧的宴會是上流社會的主要社交場所,舞池邊的沙發上坐著一位藍髮綁馬尾的男子,略帶邪氣的異色瞳眸輕輕的半閉著,啜飲了一口手中高腳杯裡剩餘的香檳,悠閒的看向舞池中央共舞的男女們。 叩、叩! 他失笑,微微側過頭瞧著右後方的人,見對方黑著臉,眼睛閉上揪緊眉頭,隱約可看見嘴角跟手都在抽搐,鞋跟由一開始的規律輕敲轉而成了急促的節奏,叩叩叩的敲打花崗岩鋪陳的地板。 「耐不住了嗎?」打趣的諷刺笑了下。 「六道骸……」雲雀恭彌深吸口氣。他可不想在這發怒,那樣萬一六道骸那傢伙突然交換了……他不希望看到克羅姆見到滿室瘡痍而傷腦筋。「這算哪門子比賽!」 「唉呀呀?這當然是在測試社交技巧,要是太差勁連舞都不會跳的話,怎能配的上我那可愛的克羅姆呢?」 「我說過了,我相信你再怎麼被鳳梨塞滿腦袋,都應該了解。」鳳眼在瀏海的陰影下閃著凜冽的殺氣。「克羅姆是我的交往對象,才不是你的東西。」 六道骸仍是輕蔑的笑著,把空掉的玻璃杯放置在椅旁的茶几,拉平被坐皺的衣服。對身後不滿的雲雀使了個眼色,便好整以暇的走到剛舞完一曲的舞池,向還未有舞伴的女性稍微欠身,牽起穿戴絲質手套的手,就一吻雲淡風輕,紳士的吻在手背。 「可以與我共舞一曲嗎?」 望著在舞池那優雅跳舞的六道骸,雲雀不屑的哼了聲。 什麼社交場合?他雲雀恭彌需要那種東西嗎? 又是一首華爾滋落下,共舞完畢的男女互相向舞伴欠身。六道骸晃動他那長及腰的藍色頭髮,從容的步回方才坐的位置,對滿臉不以為然卻又彆扭著不想輸的雲雀淺淺的彎起脣角。 手禮貌不失風度的往即將再舞出一首的舞池伸過。 「該你了。」 「真搞不懂……這是哪種比試。」嘟噥幾聲,雲雀強忍想咬殺人群的衝動,僵硬的走過去,挑都沒挑就拉住一位女人,有些粗魯不過尚稱的上是禮貌的邀她共舞。 曲目是方塊舞,雖然討厭群聚但並不代表自己不懂跳舞。 有些得意的瞧見原本胸有成竹的男子臉上的笑容垮了一半,他不急回去挑釁在那手撐額露出不服輸表情的六道骸,伸手跟一位女僕拿了杯香檳,這才回到原地。 「誰贏?」嘲諷的問對方。 「……再比一場。」 兩個不服輸傢伙……要是有人知道他們在幹麻,一定會這樣吐槽他們。 疲累的拿起桌邊極為濃烈的黑咖啡,毫無猶疑的一口灌下,在另一邊處理公文的巴吉爾沒有驚異的神色,只是淡淡的嘆口氣,氣息中充滿無奈。 「巴吉爾,幫我再泡一杯。」 「是,澤田先生。」 又是一嘆,放下手中的筆接過澤田綱吉手中的杯子,在快接過的剎那,早在恍神狀態的澤田綱吉忽然手一滑,陶磁做的杯子就在巴吉爾的驚呼聲,框啷的碎成一堆破片。 深褐的雙眼目賭那瓷杯在眼前慢動作落地,清脆敲上地面的過程、瞬間,彷彿什麼過往晃過眼前,迅速消失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