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家教是王道!不愛咬殺?
關於部落格
一個瘋狂的家教迷(是嗎?
希望能讓家教深植人心(有這麼偉大嗎?
  • 370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接龍文-雙螺旋-[12]-岱

我,雲雀恭彌,在此證明六道骸的清白,並不予以真正犯人追究。」      在會議上大聲宣佈著,山本武爽朗的笑出來,獄寺隼人一如既往不屑的態度,澤田綱吉露出放心的微笑,Timoteo欣慰的鼓掌,在座的人全都勾出了笑容──而這也包括了白蘭。      「…果然如我所料的寬宏大量,不愧是恭彌君。」邪魅的笑著,瞇起危險的鳶紫色瞳孔,他看著雲雀恭彌輕笑出聲,一切都在自己的計畫之中。      ──等待鳥兒振翅起飛的時候再折斷翅膀,更能讓鳥兒徹底絕望。      雲雀惡瞪了他一眼,什麼話也沒說。   骸仍在門外等著自己,他們的反撲行動計畫已經緩緩展開。      「把笑容收起來比較好喔,白蘭少爺。」   勾起微微的一笑,雲雀的眼裡透著兇光。因為再過不了多久,他堅信白蘭絕對笑不出來。                  八卦雜誌斗大的標題寫著「日本大企業董事長下落不明」的粗體字。   其下一行的副標則是「董事長表示不想露面,將藉由網路有效管理企業組織」。      「嘖,天底下竟然還有這麼無聊的董事長…」闔上書,獄寺隼人翹著二郎腿,一臉的不屑。   「哈哈,作風很特別的一個董事長啊!」山本燦爛的笑出聲,隨性的切換電視頻道。   「比起來…九代爺爺真的厲害多了,把我們公司經營的很好呢。」打了個呵欠,澤田綱吉躺在高層幹部專屬休息室的沙發上,加入兩人的話題,獄寺隼人立刻連聲附和。      「喔呀喔呀?這裡好像很熱鬧呢,山本。」      「喔喔,骸!」      手中端著一杯熱茶,六道骸出現在休息室門口。聽見山本這麼一喊,獄寺和阿綱的注意力立刻從無關緊要的報章雜誌上移開,有些警戒的看向那一頭寶藍色長髮的男人。   六道骸倒是對這種懷疑的眼神見怪不怪,他也明白在外人眼裡看來,六道骸才剛進公司,卻一下子被他調到那麼高的職位,甚至副董事長被下了藥卻挺身證明他的清白,這個公司的上上下下都在懷疑他六道骸是不是用了什麼方法控制了雲雀恭彌,因為那個人過去孤傲不馴的印象畢竟太過強烈。   也或許…這樣不利於自己的謠言是白蘭傳出去的。      「沒和雲雀恭彌在一起嗎?真是難得這裡會有這種稀客。」獄寺隼人撇過頭,不屑的咬了口餅乾。   「獄、獄寺,別這樣嘛。骸…你好,初次見面,我是特殊部門的澤田綱吉。」      「初次見面,各位上司。」輕輕的笑了幾聲,將手中的熱茶一飲而盡。   「恭彌他太累先睡了,看來上次的重病有點小小的後遺症。」      「這樣啊,那骸也一起坐下聊天打發時間如何?獄寺和阿綱都很有趣喔。」山本武燦爛揚起一抹笑容,身後的獄寺隼人聽到這番話差點就氣得把餅乾丟過去,澤田綱吉則是好言相勸的拉住了他。      「呵呵呵,我想是吧,那麼就…嘎噗!」話還沒說完,後腦猛的被某樣東西砸中,往前一倒大剌剌的親吻地毯,而重擊他腦袋的元兇,塑膠杯子,在地上轉了幾圈之後停下來。      包括獄寺隼人在內的三個人都愣住了,這個看起來那麼腹黑的角色竟然那麼容易就被打倒了?      「哇喔,沒想到你連這一擊都避不開…」抓起六道骸的藍色鳳梨葉往上一扯,三個人才猛然回神,打倒六道骸的竟然是那個他們以為被控制的雲雀恭彌?      「恭彌…我說,你不是睡了嗎?」   「嗝…你不在,我起、起來找你…」臉上著不自然的潮紅,他輕笑著,欣賞六道骸詫異的神情。   「等…!恭彌!你喝酒?」      抓起雲雀的領子嗅了嗅,果不其然聞到濃濃的酒臭味,還記得從前雲雀只要喝上一口酒都會發很大的酒瘋,這次他是喝了多少酒?誰給他喝的?已經惹出多少麻煩了?      「骸…不要扯著我,我頭很痛…」有點難受的蹙起眉,雲雀迷濛的淡藍色眼瞳裡帶著水霧,骸一下子愣傻了,分神片刻的下場就是被狠狠摔出去。      六道骸重重跌在山本身上,山本武經過多年的運動訓練倒是穩穩的接好他。      「骸!沒受傷吧?」   「我沒事,但快點阻止恭彌!他從以前只要一喝酒就會開始大肆破壞!」      說完,他立刻舉起桌上的空酒瓶朝雲雀狠狠砸去,後者靈巧的閃過,掏出拐子朝六道骸衝來,他憑空幻化出一把三叉戟,擋下了重重的狠拐,雲雀踉蹌倒退幾步,勾出一抹微笑。身後的獄寺隼人和澤田綱吉趕緊掏出各自的武器,雖然有點進不了狀況,但他們相信六道骸,當下的確得先制住正欲暴走的雲雀才行。   當雲雀第一次進入公司時,把幾個搭訕的上司打個半死不活的景象深印在這幾人的腦海,那不由分說強勁而快速的一拐子,和簡單明瞭的『咬殺』二字也曾叫他們大吃一驚。      「唔姆…綱吉和隼人都好過份…」鬆手,拐子落到地上,雲雀像個小孩似的坐下來。   「啥?你剛剛叫老子什麼?」   「咦…叫我…『綱吉』…?呃?」      「小武你也是!你們竟然通通都去幫骸…!」晶瑩的淚珠掉下來,停留在雲雀撲紅的臉頰上,他那雙楚楚可憐的雙眼看著六道骸身後石化的三人,靠上門板開始啜泣。      「等…!雲雀,我們不是…呃,這個…」      「骸從小就只有我一個人…只有我才能碰骸…所以、所以…你們都去死吧。」抓起拐子投擲過去,瞬間KO兩人,剩下一枚山本武則用塑膠杯子解決。      「各位,恭彌他只要喝了酒就會開始耍幼稚,這時候請千萬狠下心來。」抓緊三叉戟鎮靜的說,六道骸接著蹲下身躲過了空酒瓶和電視遙控器。      ──你也太晚才講了吧啊啊啊啊!      倒在一旁奄奄一息的澤田綱吉深深覺得,六道骸也許不是那麼壞的人。   也許是M…不,可能只是單純的妻奴而已,也難怪雲雀這個超S會庇護他…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