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家教是王道!不愛咬殺?
關於部落格
一個瘋狂的家教迷(是嗎?
希望能讓家教深植人心(有這麼偉大嗎?
  • 370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錯失-紛愛-[11]

蒼白的床,蒼白的人。點滴無聲的划過細管,穿進細細的針頭直到溫暖的血液裡,跟著血漿混合,被送到其他血管裡。      『欸……』   『做什麼?』平淡的開口,男人削著手中的水果,在最後一個轉動下,一整條果皮就這樣乾脆的掉進垃圾桶裡。      『……不,沒事……』凝視那切著頻果的手,細碎的傷痕讓他把話噎住,喉結上下滑動吞了回去。他不能,都將對方帶到這麼危險的世界了,他不能再貪心下去了……      『你要說的話,給我說清楚。』雲雀皺眉,把切好的頻果放到盤子遞給澤田綱吉。『你明知道我討厭有人說話說不清楚。』   『真的沒事啦!雲雀學長多心了。』輕蹙眉苦笑,沒插點滴的右手輕輕擺了擺。      走到病房附屬的衛浴間,把手洗乾淨後走到病床旁,雲雀拿起掛在椅背上的西裝外套抖抖後穿上。   『那我先回去了。』   『嗯,再見。』      目送漆黑的身影,澤田綱吉不覺得它很寬闊,反而多了些消瘦。都是自己害他擔心了吧?一定又是拼命擠出時間來陪自己的,也沒好好睡上一覺,看那眼睛下淡淡的陰影就知道了。   『我不能……太貪心。』   多年來他一直用這句話來麻痺自己,都已經讓彼此身處更加危險的處境了,要是再……他不敢想像,因為到時那將成為對手的把柄,自己愛的人會處在更危險的情況之下。   『但是……還是好想聽你說一句……一次也好。』手抓緊床單,抿著的脣發白,點滴管內又逆流了些血,渾濁了半透明的溶液。         「呼!終於撿完了。」巴吉爾小心翼翼的將碎片用報紙層層包裹,丟進垃圾桶裡後拿起抹布,擦拭著沾上點點咖啡漬的桌子跟地板。      「喂!巴吉爾,蠢綱去哪了?」推開辦公室的門卻不見它的主人,這讓黑溜的大眼裡多了不滿。      「啊……里包恩先生還有……雲雀先生!」尚未完全轉過頭的他瞥見里包恩身邊似乎還佔了個人,當他看到對方後驚訝的後退了幾步,不小心踢翻了腳邊的垃圾桶。「啊啊!真的十分抱歉,我馬上收拾好!」   正蹲下去要撿回散亂的紙屑時,一雙黑亮的皮鞋忽然出現在眼前。   「雲、雲雀先生?」在看到雲雀那銳利的黑瞳盯著的地方,巴吉爾不禁慌亂起來。「我來就好……啊!」      「這包東西是什麼?」墨黑的瀏海下,那表情冷淡上了幾分。   「那是……」      「好了雲雀,我門是來辦事,不是要來吵架的。」跳到堆積公文的辦公桌上頭,里包恩覷了改到一半的文件一眼。「我看八成是迪諾剛才來了,就跟他出去了吧?」   「是的,澤田先生說如果你來了,要我跟你說一聲。」      無視身旁對話的兩人,狹長的鳳眼只是注視著從破紙裡掉出的瓷器碎片。   那是耳提的部份,自他的角度恰巧可以看到內側那整齊的刻痕,不陌生,當然,因為那是他跟那瓷器的前主人一起雕琢上去的。   稍稍下蹲拾起,不長的瀏海半遮住眼睛,他覺得內心有股莫名的感觸。不是生氣,不是悲傷,更不是不甘,那難以形容的感覺像疙瘩,他在跟澤田綱吉告知和克羅姆交往後第一次有這種感覺。   這樣的情緒……其實他自那天起就時常品嚐到,只不過是幾天罷了,卻叫他既陌生又熟悉。      那是……徬徨。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