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家教是王道!不愛咬殺?
關於部落格
一個瘋狂的家教迷(是嗎?
希望能讓家教深植人心(有這麼偉大嗎?
  • 370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錯失-紛愛-[12]

  黑色的轎車在疾駛後停在某座山腳不起眼的樹林邊,在駕駛座上的短髮中年男子拉下煞車,回頭對後座的金髮男人提醒,好讓他叫醒身旁睡著的青年。      「老大,別墅到了。」說完後打開車門繞過車頭,替自家首領開門。   「我知道了,羅馬利歐。」迪諾搔搔滿頭稍長亂翹的耀眼金髮,晃晃靠在肩膀睡去的澤田綱吉。「阿綱,到了。」   在輕推幾次後,深褐的眼瞳才緩緩睜開,恐怕是剛睡醒的關係,那迷糊的眼神似乎還搞不清楚自己在哪。   「迪諾先生,你怎麼會在這啊?這裡是哪?」      迪諾愣了一下,就連開車門的羅馬利歐都撇過頭,肩膀上下抖動忍著笑。   「哈哈……阿綱你是睡糊塗了對吧?不是說要去別墅散心的?」難掩笑意,迪諾很沒形象的在說完話後瘋狂大笑起來。   這讓恍惚中的澤田綱吉一下子清醒,臉紅的不下於盛開綻放的鮮豔紅玫瑰,迪諾看見那有點彆扭氣惱的表情就像看到十年前那青澀的少年般,那樣的稚氣真的是頗為可愛。      「迪、迪諾先生!」語帶瞞怨的推了笑到人仰馬翻的迪諾,澤田綱吉有些害臊的催促對方下車。「下車了啦!不要在笑了──!」滿臉通紅的瞪了那笑出淚的男人一眼。   「好好,不笑不笑了。欸!羅馬利歐你也不要在嘲笑他了。」      走在通往別墅的小徑上,迪諾扶著仍是有點搖晃昏沉的澤田綱吉,那褐色的眼角旁和鼻頭透著淡紅,依稀能看見淚痕斷斷續續的淌在臉頰。   他不忍的抬頭要自己別去看,強迫目光定在還有一點距離的建築。那棟傳統南國的白牆外表,海藍的屋頂和門窗在純白下顯得活潑生動,就好比海水般波光淋漓的閃耀。      這算是彭哥列的領地範圍,而別墅是彭哥列第十代首領私下用其他人頭的名義下令招商蓋的,就連看守的守衛和管家都不知道這棟房子的主人就是黑手黨的教父,還以為那不常來的青年只是位年輕的資產家。   就連自己的家庭教師里包恩都不知道的秘密,從以前蓋好到現在只有鮮少人知道。      「麥迪奇小姐,妳好。」露出溫和的笑容,正在吩咐僕人工作的紅髮女人轉過頭,驚訝的急忙上前迎接主人。   「澤田先生你怎麼要來都不說一聲?已經跟你提醒過很多次了呀!」語氣有些慌忙,但外表還是很鎮定。這正是澤田綱吉選中她當這裡管理者的理由,即使面臨慌亂卻還是冷靜應對,他相當欣賞這份專業態度。   「抱歉……啊!他是迪諾先生。迪諾先生這位是我的管家,托雅˙麥迪奇小姐。」到過歉後向第一次來的迪諾介紹。      經過招呼後,管家連忙前去廚房要他們準備餐點。澤田綱吉跟迪諾坐在寬闊的沙發椅上。   褐色的頭髮在陽光透進的房內輪過被勾勒著,有些模糊,卻被那金黃的光相上金邊,就彷彿整個人都要融入光芒中,朦朦朧朧的人影。有些失神的用茶匙拌著清澄的紅茶,剛托雅替他倒入的牛奶在攪拌下跟著茶匙畫出漩渦,一圈圈捲動就像浮在茶面的潔白緞帶。   迪諾啜飲未加牛奶的紅茶,那濃郁的大吉嶺香味使得他路上產生的沉悶消散些,但他還是很在意,他知道澤田綱吉回應他告白的理由。      白皙的手放下變色成淺褐的茶,另一隻較厚實的大手突然握住那想收回的手。褐色的眼裡滿是訝異,回過臉。   那段問句讓他激動的連心臟都停了片刻。      「阿綱,那摔碎的杯子對你很重要,不是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