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家教是王道!不愛咬殺?
關於部落格
一個瘋狂的家教迷(是嗎?
希望能讓家教深植人心(有這麼偉大嗎?
  • 370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節二、一眼

  微睜開沉重的雙眼,迷濛的視線讓他有些不舒服,他勉強的挺身坐在床上,卻一個手滑摔回被褥裡,軟膨的枕頭棉被呼的鼓起,躺倒在凹陷處的少年發著冷顫,咬牙再次試著撐起身體,這次總算是坐起來了。   瞇著浮腫的鳳眼環視再熟悉不過的房間,冰冷、灰暗,又那樣的死寂。   「咳……」   虛弱的倚床沿站好,拖移睡麻的腿走下樓梯,到廚房到了杯溫熱的開水。喉嚨乾熱疼痛,八成又是發燒了。      咿──      「!」   聽到門的開關聲,倏的放下水杯快步走向玄關,手熟練的一掏,銀亮的鐵拐一節節伸長被握在蒼白的手裡。      是誰敢入侵我家?草壁他幾個月回家鄉照顧他母親了,所以現在在他庭院晃的人絕不是草壁。      手剛搭上門把,一陣刺痛便鑽進他的頭,刺痛著。   「嗚!可惡……」   幾乎整個人趴伏在有些冷的門上頭,急促紊亂的呼吸讓他痛苦的跪在門前,額頭頂著門,那溫度令他感到不適,太寒冷了。   等好不容易痛楚減緩,站穩後開門時,空無一人的庭院讓少年氣惱不已。      被他給逃了!            躺臥在床,兩眼發愣的看著天花板上的西式弔燈,和風和西洋風的搭配他一向是不討厭的,卻不知道為何就是某些時候,會覺得那樣的存在實在太冷漠,不像燭火般柔軟搖曳那般的溫暖。   掛在牆面的相框有著一家人數年前的合照,精緻的框架陳積了一層灰,是因為草壁沒來打掃的緣故,他不會想去擦拭它,也不會想去拿著它追念遠在他方工作的父母。   今天是雨天,稀落的小雨無聲,綿綿的細絲就那樣籠罩城鎮。   百般聊賴的枕著枕頭坐著,黑色的睡衣在純白的床單中是那樣的陰鬱,就如同他逐漸淡漠的思緒一樣,沉靜的、深沉的。   少年從窗戶眺望細雨紛飛的情景,忽然瞥見深墨色的影子出現在池塘邊。   「他是?」把頭往窗邊靠,想一探究竟。「不會上次的人就是他吧?」撇嘴,悶悶的將身體塞回枕頭,上次讓他跑了,這次又因為腳重的彷彿纏上幾鐵球,讓他錯失咬殺入侵者的機會。很不服氣又煩悶。   生病對他的身體造成的負擔使得他現在不能走太久,索性他連下床都省了下來,連續兩天不吃東西不會怎樣,反正水壺就在床頭,草壁大概明天就會回來了,餓不死他。   不一會那人就走了。反復好幾天,就是會看到他未經許可就進到庭院,不過就僅於此,那男人從未進屋裡來,只是繞著院子或蹲在池邊罷了。            「我又得回去,母親去世了。」梳飛機頭的草壁把家裡都打點好後,略帶歉意的跟少年報備。   「快去快回。」吃著清淡的食物,他沒多做回應。            這一天他站在窗口,凝視迅速變化的天氣,潔白的雲朵忽然集結成堆,色彩暗淡下來,然後……   淅瀝瀝的雨聲敲打屋瓦,看來今天的雨似乎大些。      咿──      又來了?      見到那三番兩次來到這的男人,少年猛力的拉上窗幔,搖搖晃晃的走出臥房。這一次,一定要好好咬殺你這非法入侵的傢伙!   踏出家門,少年厭煩的盯著那還在東張西望的男人。   「你,到底是誰?」   「我不是誰,你不必這麼見外。」對方失笑。「不過是來看看……」   欲言又止的表情,帶有稀疏隱諱的落寞,少年瞧見那面容,心中某處被彈動了下,弦音漸漸只剩波動而無聲,不過無法抹滅那小小的悸動。是訝異,也是不滿。那和自己相像的臉孔露出那樣的表情就是讓少年感到不快。      「擅闖我家,說!怎麼會有我家鑰匙,要不然……」突然頭一昏,看來病還沒完全好,努力支撐姿勢擠出話。「我就咬……嗚!」   在陷入黑暗前,那男人的臉孔是最後的畫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