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家教是王道!不愛咬殺?
關於部落格
一個瘋狂的家教迷(是嗎?
希望能讓家教深植人心(有這麼偉大嗎?
  • 370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第四章 隱約中的依靠

墨黑雜亂的髮絲散亂在純白的被褥上,整個人陷在其中,就像趴伏在雪地中的一隻黑貓般,以那樣明顯的對比,互襯出彼此的白皙烏黑。   手中捏著一根細長的頭髮,不是屬於他的顏色,海藍明亮的光澤。   就快到一個月了,那老是擅自接他回這的男人還是沒回來。他繞著它,不明所以的纏繞著它,像是那糾結在他心中的情緒般,纏上、繞上,再緩慢糾結成無解的線團。      「嘖!光只會靠一張嘴,看來你也沒什麼了不起的……」      啪的一聲,急促的微小聲音透過房內的空氣,一波波,如漣漪般擴散,擴散到清晰過分的刺耳。雲雀恭彌愣愣的盯著斷裂的藍色髮絲,凝視著微捲的斷裂處,剎然有股悵然若失的惆悵。      他,何時才會回來?            啪唰!      手揮舞著長戟,尖刺上頭漸滿鮮血,每一次的揮動,濃稠溫熱的血便一遍遍的被甩出,發出類似水潑灑在地上的聲音。另一隻手緊握住棍身,俐落的換手,並沒有任何因為是不慣用的手而遲疑停頓的情形,就這樣毫無猶豫的往後一記突刺!      噗滋!      腹腔被貫穿的聲音混濁,因為壓力漸漸不夠,被掛在戟上的男子開始出現不能自行呼吸的情況,缺乏壓力的橫隔膜不行催使胸腔膨脹收縮,肺就在毫無破壞的攻擊下成了一具無用武之地的血肉。   當藍髮男子要抽出三叉戟的同時,身邊又多了數名手持槍械的武裝守衛。   一聲輕蔑的冷笑,猛然的拔出武器,躺倒在垂死邊緣的人腹部又發出了洩氣皮球似的濁音,噗滋噗滋的洩著氣。   右眼的紅蓮色彩中的數字,被手摳挖過後泛出暗赭的血淚,流經之處無不是晦闇的陰森暗紅。   數字轉為五,六世冥界最為醜惡的能力。      「呵呵……挑錯對象了喔?」      為了博得你的依賴,我願踏上輪迴之路的盡頭……雲雀恭彌。      血染的三叉戟,再度把活生生的人刺斷,成了兩節斷氣的生命。            「雲雀學長,因為你才剛大病初癒,所以難為你做這些了。」澤田綱吉拿出抽屜內的一些單子。「這些是要去催收金費的地方,麻煩了。」      「澤田綱吉,你這是看不起我還是怎樣?」微微蹙眉,休息了幾星期被雲雀擦的乾淨發亮的銀拐架上對方的脖頸。   「不、不是!因為這些地方都是一些地方火力強大的角頭……」      聽到稍稍滿意的答案,雲雀輕閉黑眸鬆下了手握的拐子,空出手接下那些催款的文件。      「要是不夠讓我滿意,你知道吧?」   丟下威脅意味濃厚的問句,黑白分明的背影隱沒在木門之後。      澤田綱吉傷腦筋的搔搔棕髮,嘆口意味深長的氣息。   「我看,除了他之外的對手,你都不會滿意的吧?」說完便開始祈禱六道骸的出外任務別太晚回來,他可不想在被公務壓迫之下,天天陪雲雀進行他所謂的「娛樂」。      手中捏緊了紙,心思完全落在不知身在何處的他身上。   鳳眼中的墨黑瞳孔,失去了傲慢的神采。      六道骸……你還要多久才會回來?      他不是亞歷山大,不會一刀砍斷所有的死結,他需要人引導,摸索出結下的真實。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