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家教是王道!不愛咬殺?
關於部落格
一個瘋狂的家教迷(是嗎?
希望能讓家教深植人心(有這麼偉大嗎?
  • 370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第五章 沾染血的依靠

狼狽的單肩靠在危牆上,自己跟那牆一樣,都是搖搖欲墜的悽慘模樣,只不過自己是活的牆是死的,如此平淡的差別罷了。      「看來人多……是會有那點吃力啊……」      血流進眼睛,弄得視線紅糊一片,原本就蒼白的膚色在盈盈的月光下散發出一種銀亮的幽異色澤。汗水滴落在地上,迅速被雜草叢生的牆角吸收,草兒隨氣流晃啊晃的,像在感謝上頭的恩惠,又像在祈求多點般。六道骸低頭看著那稀落的草,只覺得他們是貪婪的餓鬼。   在他眼中,只有那人是純粹的美麗,其餘一切都荒旦不稽。            舞著跳躍式的姿態,一道道銀白的光甩出漂亮的弧度,也葬送一條沾滿血腥的生命。準確、迅速的,讓對方在下一秒的眨眼或呼氣到來前,領走直達死亡的票券,不能辦退票,只能領取的票券。   嫌惡的脫去血跡斑斑的西裝,就連內裡的襯衫也不能倖免於鮮紅的攻勢,純白正被紅潮吞噬,一點一滴的,卻又極其快速。   走到趴伏在地上奄奄一息的中年男人身邊,拉起他比身邊手下更為高級的衣裳,充滿魄力的說出來此的目的。      「錢。」      對方嚇得嘴巴抖了好一下才拼出完整的句子。   「在……在靠門口……左邊的掛畫背、背後,有一個保險箱……密碼是99942……」      雲雀瞇著眼,看不起人的眼神瞟過男人因過度驚駭而痛苦扭曲的臉,這才鬆開手,讓他碰的摔回狼藉的地面,恰好壓在斷氣部下的頭部,「喀啦」的壓碎頭顱,乳白的腦漿和鮮血像被打爆的番茄一樣,噴了出來。      「啊……啊……!」   肋骨斷裂倒刺進肺臟,造成氣胸,血水咕嚕嚕的和從肺部冒出的空氣形成血泡,濃稠的慢慢滴落。      雲雀恭彌淡然的看著被痛楚凌遲的人步上黃泉,領的不是屬下的快車票,反而是搭上了老馬拉行的老舊馬車,半死不活的,正巧回憶一下罪孽匪淺的一生,還有……      「哼!違抗強者的下場。」      鼻頭淡淡哼出氣,連看都不看一眼腳下那雙瞪大佈滿血絲的眼睛,雲雀將錢收進口袋後便轉身走人。他來這可不是要自己在一場殺戮後為亡者哀悼,不過是工作,做完後他不必有所停留。   走出建築,伸手在口袋裡摸出一把打火機,點燃後扔向他事先要部下放置的炸彈。      碰──!      響亮的炸裂聲引出熊熊大火,把整座稍有規模的城堡包圍,進而燃燒殆盡。   靠火光在夜色將至的昏暗郊外,雲雀攤開澤田綱吉當初交給他的名單,沾著衣服上未乾的血,把最後的名字塗抹掉。   陣陣的爆炸聲轟隆作響,他只是靜靜的離去,離開不久後將成為焦土一遍的地方,火焰的顏色讓逆光的他被勾勒出橘紅的線條,那模糊的邊線好似他就要融入背後的一片火海中,成為背景的一部分。   他撥了手機。      「澤田綱吉,那傢伙回來了沒?」   然後,他蹙緊眉頭,重重的按下結束通話的按鈕。            他累了,好累好累。   束緊藍色長髮的髮帶在打鬥中早被一發子彈射斷,連髮絲也焦了幾根,難堪的癱坐在一堆屍首上,三叉戟棍邊的末端刺入一旁的泥地,支撐他的坐姿。   資料被他擺在身邊的一顆死人頭上,就那樣大大方方的放著,反正死人不會跳起來跟你搶,只有活的才會。   六道骸呆愣的朝遠方望去,已經天黑了。      「呵呵呵……全沒活人了。呵呵呵……」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