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家教是王道!不愛咬殺?
關於部落格
一個瘋狂的家教迷(是嗎?
希望能讓家教深植人心(有這麼偉大嗎?
  • 370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錯失-紛愛-[13]

  手臂刺有青色刺青的手牢牢抓著略微削瘦的手臂,被抓住的手臂指尖微微顫抖,它的主人嘴唇沒了血色,也是抖著的。      「我、我……迪諾先生你、你到底在說什麼?」褐色的雙眼倒映出金髮的男人,空洞的映照出來。   「因為我是恭彌的家庭教師,所以我知道。」稍微鬆下力道,扯過對方的手讓他正是自己。「那杯子,你不該那樣吩咐巴吉爾扔掉的。」   「別說了……」澤田綱吉撇過臉,咬緊下唇蹙著眉,眼神很晦暗。      迪諾見到氣氛越趨凝重,輕嘆口氣後放開手,伸手過去搭住上下抽搐的肩膀拍了拍。   「剛才,沒弄痛你吧?」歉疚的摸向剛拉著的地方,卻被輕輕推開。   「不,沒有。」淡淡的語氣。      在接下來的時間,棕色短髮的青年還是和氣的待接待的人,但是在兩人獨處時卻是靜默不語。無聲的青煙瀰漫緩緩纏上他們,彷彿魅惑人心的毒蛇蠍攀上他們的四肢,寂靜的毒液注入,逐漸侵蝕人的神經和心神。   細小的啜泣聲是驅逐的號令,須臾間那沉重的氛圍散去大半,但另一種毒蟲也開始蠢蠢欲動展開獠牙。   床上悶在被窩的人微弱的發著抖,躺在旁邊的金髮男人瞧見立刻收回不捨的目光,把一頭亂翹的頭髮抓的更雜亂,平緩的嘆出一口氣,背過身閉起眼睡去。除了他沒人知道那口氣息。         手指輕點放置在桌上的瓷器的碎片,彎曲的弧度因燈光亮著晶瑩的光澤,平滑的表面讓那隻手指一路順它滑過,到盡頭時泌出點點的鮮紅。      「……」看著指尖被破碎處劃出的細碎割傷,黑耀石黑亮的眼瞳沒了傲氣,只是淡漠的任那傷口流出血絲,不久後血凝結乾涸,結出還有點紅的痂。      點在碎片上的血流下,正巧劃過鐫刻在上頭的名字──雲雀恭彌。   放在桌腳的一只馬克杯把手內側則刻著另一個名字──澤田綱吉。      「澤田……綱吉。」呢喃那名字,闔上眼,他發覺自己還是很在意,但是那依戀並不足以他丟下現在擁有的。      「雲雀先生。」輕敲過門後克羅姆走了進來,手中抱著幾份牛皮紙袋。「里包恩先生要你去找首領。」   「他不是小孩子,自己會回來的。」挑眉,雲雀將瓷杯碎片放進抽屜鎖緊。   「可、可是……」猶疑著要不要說出來搓搓手,手指摩挲交結在一起。   「而且他不是跟著一起跳馬出去了嗎?被綁架或是被暗殺幾乎是不可能發生的事。」站起身,打個呵欠。卻因為眼角餘光看到的人停下動作,眼睛睜大了一瞬,滿是不可置信。      「恭彌!阿綱他真的沒跟我回來啊!」一頭金色翹髮的男人慌張的跑進沒關門的辦公室,還被自己的腳絆倒摔了一跤。   「死馬……」低下頭,瀏海蓋住了他的雙眼。      下一秒,一道銀光劃破迪諾的視線,強烈的衝擊襲向腹部,伴隨著女聲尖銳的尖叫,所有震撼的刺激席捲在場人的感官。從嘴咳出的鮮血、牆壁破碎飛散的碎塊、因揮擊產生的風壓……   咳血的嘴艱難的說出他們不想接受的事實。      「阿、阿綱他……在我不注意時,失、失蹤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