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家教是王道!不愛咬殺?
關於部落格
一個瘋狂的家教迷(是嗎?
希望能讓家教深植人心(有這麼偉大嗎?
  • 370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第八章 彼此心的依靠

  黑頭車蜿蜒在山路,車燈曙光渙散在幽暗的山巒間,一眨眼功夫,只見它已經彎過一個彎,出現在另一邊的山腰上。   坐在駕駛座的男人左手握方向盤,右手打檔,眼前的景物飛逝在後腦,空調讓玻璃起了一成薄霧。透明的車窗襯著外頭清澈純淨的黑暗,車內淡黃色的小燈反映出男人深邃的五官及稍微削瘦的臉型,空調的暖風吹拂那幾縷髮絲,拂過他微翹的脣角,淡色的薄脣透著輕佻妖冶的氣質,那玩世不恭的笑容。   在他又開過一座山頭時,突然在不遠的山麓爆出一陣火光,緊接而至的是不時噴出火花極為濃烈的濃煙,慢慢從樹間的縫隙竄出。起初是被那預料之外的爆炸聲嚇到,異瞳瞠大一瞬,但是在下一秒就馬上恢復笑容。      「沒想到他這次玩的這麼猛。」失笑,男人腳踩油門加速。            背對烈炎不斷竄升的建築,男子手中握著微型的引爆器,手指還停留在那開關上。肩膀傳來陣陣痛楚,灼燒般的熱度不亞於身後火燄燃燒的悶熱氣流,豆大的汗水滑落頸部,如同夜色般純淨的短髮汗濕,服貼在兩鬢和頸後。   腳邊的棒狀金屬被爆炸的火燒的有些焦黑,是被爆風彈出來的。其中一根已經被融溶,赤紅的金屬液流淌在焦裂的土地上,小草末端還殘留一些火星,被熾燙的液體碰到立即萎縮,然後消失在地面。      「嘖!」皺眉輕輕的啐了聲,拾起尚未被溶化的另一根拐子。      男子拿著遙控器的手往後隨意一擺,輕巧的機械立刻飛出一道拋物線,而後在幾下噼啪響聲下消失在火場裡。   遠處傳來關上車門的悶響,皮鞋摩擦在乾燥的泥土地上發出沙沙的細碎聲音。男子還是背對火場,臉轉向了來人的方向,手中的武器依舊是熱的發燙,肩處的槍傷也是一樣,很熱、很痛的感覺刺激著神經。      「呵呵呵……你這次還真是幹的轟轟烈烈啊!雲雀恭彌。」火旁對流很旺盛,焦熱的風襲上他的臉,藍色的馬尾被吹得散亂不堪。   「要你管,六道骸。」不悅的回嘴,雲雀緩慢脫下被火灼燒過一部分的西裝外套,盡量不牽動肩處的傷。他略微低著頭,步伐有些顛躓,一跛一跛的拖著外套,手還壓在肩膀以防血繼續留下。      走幾步後停了下來,上挑銳利的鳳眸隨往上抬的臉對上那盈滿笑意的異色雙眼,面色蒼白的輕喘著氣息。時間流逝的很慢,慢到他看見男人伸出手的動作都像分切成好幾份的影像般,非常的……緩慢。      「緩慢至極。」吐出這句話,小聲到只到嘴邊就被火燃燒的聲響蓋過。      六道骸凝視似乎在呢喃什麼的雲雀,手心向上對著他伸出。   兩人相視的一分一秒都這麼在此停滯,而後退離。      「雲雀恭彌,我扶你回去吧?」相同的問話,相同的嗓音。      相同的……沉默。      不同的是,那隻壓住傷的手,輕輕的放在那等待已久的手中。   沒有移開視線,互相注視的眼一雙如深潭黑水,一雙如紅火藍海。   牽住的手,緊緊扣著。      (完結)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