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家教是王道!不愛咬殺?
關於部落格
一個瘋狂的家教迷(是嗎?
希望能讓家教深植人心(有這麼偉大嗎?
  • 370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節四、陷入

     單膝跪在床旁,漆黑更甚夜晚的眼凝視素色肌膚的少年,那不怎健康的白皙膚色讓男人升起想細細觸碰的想法。知道對方淺眠,任何動作都是那樣的安靜無聲,這樣子的動作在自己少年時是不可能有的,時光和那心痛的歷練,他更會珍惜相見的一分一秒。      「……」表情突然凝了下,緩緩伸出的手收了回來。      不能碰他,不行。他這樣告誡自己,就怕陷在這無法自拔。      床上的少年咕噥幾聲,半睜半閉的鳳眼迷茫,這嚇到了手才收一半的男人,那手懸在那,就好像時間在瞬間停駐,想駐留那天明前就得離開的他。      「你是……那個?」模糊的視線和意識使得雲雀聲音帶些慵懶,沒了平時不論是怎樣的難受都還是會表現出來的高傲氣質,反倒是像隻貓兒似的。      睜大眼,而後有點無奈的搖搖頭,手覆上那對還在恍惚中的鳳眸,輕輕的滑動,在慢慢的移開後男人默默的嘆口氣。      「結果……還是碰了嗎?」這讓他又想起過往,在一次模糊的睡夢間,似乎也是有那麼一隻溫厚的手蓋上眼。「以前那時候,我的睡臉是這樣嗎?」讓人想撫摸,那恬靜的睡顏根本跟自己心中的形象不符。   「像隻草食動物。」毫不客氣的批評,不因為是自己就和緩半分,就那樣對那睡臉下了結論,要是被聽到了,那少年絕對會很氣憤。「不過……」帶有哀傷和冷漠的表情柔和些許,比少年稍深的膚色浮出紅暈。   過去也常因為那男人露出跟現在自己相同的表情而斥責他呢……      『討厭死了,根本就是隻草食動物。』語帶厭惡。   『你的睡臉不也是嗎?對了,自己是看不到的。』男人笑著撫摸他柔順的黑髮,靜靜看著少年臉上,那瀰漫的溫熱紅潮。      不能再留在這了,今天就到這吧。當初是想再見對方一面,卻沒想到怎樣都到不了那段時間。徘徊,在熟悉的過往時光徘迴,既然不能的話,那就這樣也無妨,畢竟也是可以見到「他」,過去的「他」,也就是過去的自己。   是相同的,卻也不盡是,這是在男人多次來到後才發現的,但是卻發現自己……竟也對那年少的清澈任性,給深深吸引了……   男人嘆氣緩慢的站起身,腳有些刺麻感。想就這樣安靜的離開這,原本是要照這想法行動的。      「……」身黑的眼睛裡映照的,是年幼些的相似容貌,唇上那有些冰涼乾澀的溫度,他知道那是以前體弱的自己嘴唇常有的觸感。      不敢相信的連忙直起腰,比昔日冷靜沉穩多的自己居然會做出這衝動的行為,成熟的臉上盡是複雜說不出的情緒。   吻了他,就跟忘了「他」沒兩樣。震驚中的他害怕,很少會有讓他害怕的事,除了那男人的體溫在自己身邊消逝時,那男人的手在自己手中化為灰燼時,那男人……      「!」      猛然回神後,自己已經抱住躺在床上的他,緊緊摟著。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