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家教是王道!不愛咬殺?
關於部落格
一個瘋狂的家教迷(是嗎?
希望能讓家教深植人心(有這麼偉大嗎?
  • 370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錯失-紛愛-[14]

  身穿黑色西裝的嬰兒審視著手中的一封信,那是敵對家族捎來的,貌似是要和彭哥列來場談判,依談判結果來決定日後關係。      『欸!雲雀,你有怎樣的想法?』食指跟中指夾住信,俐落的向右方一射。   『問我做什麼?』一頭雜亂墨髮的男人手擋在面前,精準的接下射過來的信,轉到信封背後看了看來函的家族後,不感興趣的打個呵欠。『這件事不是我管的,去丟給澤田綱吉決定。』   『喔?不過我敢打賭蠢綱比較希望是你送去。』黑亮的大眼看著對方,意味深長的微笑。   『……不可能。』拋下這句話,男人把信放在桌上。不過嬰兒可沒漏掉他臉上快速飛逝的表情。   『那好吧!我們一起去。』將信收進西裝暗袋,輕巧的跳下沙發。男人沒有反抗,只是默默跟在後頭,一起往走廊另一頭的首領辦公室前去。      他不知道,開門後在那裡見到的,竟是塵封的回憶碎片,碎的徹底,也被完全漠視的徹底。   看見被紙包裹的一包東西,從被巴吉爾踢翻的垃圾桶裡滾出,些許的碎片掉了出來。他再次感受到跟那時相同的懊悔,不過彼此都明白,回不去了……而且那沉重的羈絆也不足以讓他回頭,因為太過沉重,重到雀鳥也都無法飛行的時候,就是會被冷冷拋棄。   再者,即使再怎樣依戀,即使明白對方的真正心意,卻也不能回應,那正是對方的心願,不希望將自己拖入更無以附加的黑暗。   總是這樣子,因恐懼跟溫柔而讓彼此都痛苦。      『澤田……綱吉。』他嘆息,為這杯子碎片的主人。            「麥迪奇小姐,真是不好意思。」   「哪裡,這是管家的義務。」前方一段大轉彎,纖細的手相當熟捻的駕著方向盤,一下子就彎過去了。   「這應該不是吧?」棕色短髮被抓了抓,青年苦笑。      坐在駕駛座的紅髮女人撥撥左分的瀏海輕笑,青年無奈的搖搖頭。瞥過臉,車窗外的風景越來越不像有人煙的地方,從整齊修剪過的路樹變成雜亂無章的灌木喬木,路面也開始凹凸不平,讓車身激烈的晃動。   往山區蜿蜒的路程。            偌大的白色空間內,一身白衣的男子擠壓手中的棉花糖,看著它在手指端變形扭曲的模樣,遲遲未將它吃進嘴裡。   透明玻璃做的茶几上擺好兩杯冒著熱氣的茶飲,其中一杯已經被喝去幾口,但另一邊的卻仍紋風不動的放在那,沒有動過的跡象。茶碟子放的茶匙安靜的擺放在旁邊,等待來人把它拿起。      「你想他會來嗎?」終於把捏的不成原形的棉花糖放進嘴巴,一頭刺亂白髮的男子銬住沙發向後仰,問著身後向部下下指令的橘髮青年。   「應該會,畢竟訊息是白蘭大人您親自交給他的。」推了下厚厚的膠框眼鏡。「而且現在送抵彭哥列總部的邀請函,不過是類似恐嚇信的功用。」   「小正你真厲害,還有這招呢!」白蘭笑笑,伸手摸向茶几上那開封的棉花糖拿出幾顆,排成了幾個字。   「白蘭大人。」剛好結束工作的正一見狀,皺眉略帶責備的說著。「不要再玩食物了好嗎?」   「哈哈……有什麼關係呢?」戳弄擺好的圖案,拿起一顆吃下去。      茶几上棉花糖排成的字樣──ツナヨシ意味著……      「我很期待能見到綱吉君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