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家教是王道!不愛咬殺?
關於部落格
一個瘋狂的家教迷(是嗎?
希望能讓家教深植人心(有這麼偉大嗎?
  • 370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節八、抉擇

     手中的傘「啪唰」掉在潮濕的草地,泥水混著草上的水滴噴起,低空越過草兒的頂端落回土裡,溢滿的水分形成細流慢行在小草間。      「你……」雲雀咬緊牙根,原本平靜的深潭泛起激烈的駭浪,柳眉緊緊糾結在眉心。「你、你這是在做什麼!」      快步踏上前,不管泥巴和積水濕了睡衣褲角,也不管綿綿的雨漸漸濡濕全身,猛力的糾起男人的衣領用力晃動。      「我問你在做什麼?回答我啊!」垂下頭,雙手依然是緊抓對方領口,全身不知道是因為天冷還是那莫名發酵情緒的關係,激烈的顫抖著。咬著牙跪在那,頭靠在男人肩膀紛亂的感覺到對方冰寒的溫度。      雨水在不知不覺間變大,嘩啦嘩啦的雨聲聽似淒厲悲愴,兩個人影在庭院怎看就是很孤單,不知道為何,都已經不是形單影隻的了。庭院的樹葉子不斷被雨滴打過,一上一下的,一上一下的。所有的事物都被雨水打著,樹葉晃動、水塘起漣漪……唯獨那對身影,安靜的靜止在那。   當少年把頭靠上來時,男人無神的黑色眼瞳才有了一絲生氣,動作很機械的緩緩轉過頭,失焦的目光吃力的聚焦在那縮在自己懷裡,揪著自己衣襟的孩子。   很茫然、很心痛。      「……雲雀……」雨聲嘈雜的庭院裡,彼此的聲音意外的清晰。「恭彌……」手微抖的撫上對方的背像是要安慰他,卻也像在試圖撫平自己。      被輕輕碰觸,少年帶著微紅的鼻頭跟眼框慢慢的抬起臉,有點迷茫的望著那正輕柔撫觸自己的男人,手慢慢鬆開轉而搭在那寬厚的肩膀,接著摟住對方的頸子抱住,臉埋著身體還是在隱隱發抖。      「會冷吧?」輕聲笑著,男人低沉的聲線也略有顫抖的音色,他調整姿勢抱起雲雀,那比預想中輕的體重讓他嘆口氣。「病才剛好不是?我送你回屋裡。」   「喂……」雲雀仰起頭將視線對上男人的雙眼。「別當我是小孩子,否則咬殺。」彆扭的吸了吸鼻子,很不舒服的用濕透了的袖口抹了抹臉。男人識趣的放下他,撿起剛掉在一邊的傘收起。   「雲雀。」   「嗯?」      被喚一聲,雲雀放下因為淋濕變得沉重的手臂,疑惑的看向男人。忽然非常冷的觸感摸上自己的臉頰,讓他打了個哆嗦。   男人很溫柔的撫摸雲雀因天冷泛紅的臉,雲雀深黑的鳳眼靜靜的注視男人認真看著他臉的神情,心裡有種悶熱的感覺襲上,使得耳根都開始紅了起來。      「你、你做什麼……」結巴的撇過頭,雲雀對在心底漾著的心情感到困擾,但是卻又不討厭,讓他不知道該怎麼辦,只能不乾脆的回應對方的動作。   「恭彌……」      又是一聲輕聲的呼喚,男人失笑。對待雲雀的動作輕的彷彿他是精緻的易碎品般,小心翼翼的。逐漸拉近彼此臉的距離,噴在臉上的氣息麻癢,雲雀可以感覺到心跳的躁動很激烈,男人另一隻摟上腰的手都在跟著心跳聲顫著。   原本拿在男人手上的傘又落回草地裡。      既然無法決定,那,我就選擇現在想珍惜的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