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家教是王道!不愛咬殺?
關於部落格
一個瘋狂的家教迷(是嗎?
希望能讓家教深植人心(有這麼偉大嗎?
  • 370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錯失-紛愛-[15]

  心煩意亂的重重踏步在長廊,好像要把地板踏出洞來才會罷手似的。平常見到他就會自動閃一邊的部下,現在只要靠近他半徑二十公尺就會被那股驚人的殺氣震懾到不能言語,連閃避都忘了自然是當場吃上幾根拐子。   握上暌違的門把,雲雀面情沒有起伏,當他打開門時,映入他眼簾的不是昔日的溫和景象,而是冰冷的氣息。漆黑的鳳眼望向空無一人的首領座位,半開的窗簾幕被風拂起飄動,現下他能想到的,就只有冷清。      「這裡以前……有這麼空曠嗎?」掏出口袋裡的碎片,眼神很空虛。   身後半掩的門悄悄的推開,察覺的雲雀轉身確認來者是誰,刻有名字的碎片捏在手心。      「怎麼辦?首領一直找不到人……」抹掉臉上的淚輕聲啜泣,手裡抱的全是各同盟家族捎來的信封,內容都是回覆之前用里包恩名義寄出的詢問信。      發抖的手抱不住了,已經被拆開的信散落一地。   彎下身,空著的手拾起幾封,瞥到其中一張信紙的內容。      『對於里包恩先生的來函非常抱歉,我們這邊並不知道彭哥列第十代首領的下落。』      大手下意識揉爛了散發馨香的高級信紙,臉色略帶慍怒的把地上的信全撿起來整理好,交回克羅姆還在抖著的手。   克制不住的,深紫的眼瞳裡滿溢不安,在對方的手碰到自己時忽然往前一靠,全身上下都在顫抖。雲雀在克羅姆撲過來時感到訝異,但那情緒一閃而逝,面色很凝重。      「總會找到的。」極度壓抑的聲調安慰對方,卻也像是在說給自己那起伏不定的心。   「嗯……」      摟著克羅姆走出辦公室,臨走時悄悄掏出口袋的碎片,讓它與手中緊握的那塊一起放在漆著漆的光亮桌面。      啪噠……      門被輕輕的帶上,空著的首領室似乎更為清冷了點。   首領辦公桌上的幾件未改文件旁,躺著兩個馬克杯把手。            興奮的抱著手中的禮物,今天終於可以出院了。   雲雀學長會來吧?想到這澤田綱吉的臉忍不住泛起粉色,有點慌亂的捲著禮物上的緞帶。      叩叩!      『是獄寺?還是山本?』愉悅的猜著站在門外敲門的人,見對方都沒有答聲嘴角更上揚了些。『還是……雲雀學長?』      不過過了許久門外就是不見回應,好心情慢慢的蒙上一股不安。就算雲雀學長再怎樣木訥,也不可能這時候了還悶不吭聲的啊!早該開門對自己說聲「是我」然後進來。      『到底……是誰在門外?』警戒的抓起床頭的手套,在不牽動傷口的情況下起身踏下床。      碰──喀鏘──!      就在他將站到門前的那一刻,漆著白漆的門忽然往房內倒去,連另一頭的窗戶都猛的被不知名的東西震的七零八落,碎片掉落醫院外頭,隱約可聽聞樓下民眾的慘叫。   澤田綱吉面對突如其來類似爆炸的情況根本來不及反應,硬生生的飛到一旁的牆,重重的摔在上頭。   一些碎塊紛紛砸在他身上,原本好些癒合的傷又開始泛疼了。      『請跟我們走,彭哥列第十代首領。』步槍上膛的聲音。   『……!』      接踵而至的是環繞在身邊大把大把的黑槍,握著手套的手被來人用力的踩在腳下,根本無法做什麼有用的反抗。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