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家教是王道!不愛咬殺?
關於部落格
一個瘋狂的家教迷(是嗎?
希望能讓家教深植人心(有這麼偉大嗎?
  • 370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錯失-紛愛-[16]

     悠閒的喝著茶,輕搔左眼角下的紫色刺青,男人顯得相當無憂無慮。一旁終於忙完事情的正一見狀嘆氣,要是對白蘭這人沒有多深認識的人,鐵定會被那行為跟態度給騙倒。      「白蘭大人,你確定是時間是對的?」說實話,他們已經等在這幾個月了。   「就快了,別急嘛小正。」又撕開一包棉花糖。「何況計畫不是你定的?小正你總是這樣愛杞人憂天,你很優秀的,所以放輕鬆點。」   「唉……我知道了。」      入江正一欠身退出房間,走在有窗戶的走廊時不自覺像窗外望去。   「下雨了,那路程一定會延長。」肚子咕嚕幾聲令他有些難受。「……看來我真的是太愛操心了,肚子又因為緊張在痛了啊……」            下了車,沒有撐傘默默的關上車門就逕自離去,原本坐在駕駛座的草壁想跟上去遞給他傘,卻因為他那股不同往常的情緒而打消念頭。只能面露擔心的目送他離開,並在心中暗自希望他別因為淋雨而感冒。   走到一片樹林的起頭,幾棵樹間座落一扇鐵門,他掏出口袋裡的鑰匙對準鎖孔插了進去。在清脆的「喀啦」一聲後,門咿呀咿呀的開啟,露出了後頭的小徑。面色複雜的看向曾經見過的林道,而後走進,輕輕的關起門。      「這裡?」微微皺起眉,別墅的燈光是暗著的。「不是平常都有人的嗎?」      聽跳馬說,他離開時裡面還有一些僕人,但是現在可以說是毫無人的氣息。那那些人去哪了?一夕之間全離開了嗎?   別墅的大門是關著的,雲雀爬上一棵較靠近圍牆的樹,然後靈巧的一翻一跳,就越過的高聳的圍牆跳進庭院。環視周圍,看來真的是什麼人都不在,門窗都是深鎖的。   提拐打破一扇窗,小心的去掉玻璃鋒利的角後爬進屋內。到處開門查看,卻都是撲了個空,沒半個人影在。      「呀──!」      一聲高亢的尖叫引起雲雀的注意,他轉身拿出武器擺好架勢,沒想到不過是一位穿圍裙的少女。有些失望的放下武器,其實他剛才希望對方是那位強勢的管家,但是不是。因為迪諾說離開時沒見到她,那她一定知道澤田綱吉之所以失蹤的原因。      「托雅˙麥迪奇在哪?」   「麥迪奇管家?她前幾天就不見了。」依服裝來看應該是女僕的少女怯怯的說。「大概就是和上次來的那位金髮先生離開差不多的時間。」   「那這的主人去哪?」   「主人?他……好像也是那天就沒看過了。」偏頭思考一下後說出。      碰框喀──唧唧──!      「什麼……啊!」女僕和雲雀聽到後門傳來的碰撞聲及刺耳的煞車聲,接著就是庭院的樹倒下撞擊的巨響。膽小的女僕驚嚇的捂住耳朵尖叫,雲雀倒是很鎮定的看向發聲處。            『全部人員!緊急備戰狀態!快!』灰髮的男人揮手要身後的部下趕上,沒有人敢怠慢,全部以飛快的速度跟上。      平時暴躁易怒的獄寺這時除了怒氣外還夾帶慌張的情緒,就連脾性一向開朗活潑的山本這時也是一臉嚴肅,緊張的指揮部下就定位。   彭哥列第十代首領,遭到敵方家族利用其住院時被抓走,成為人質。   這消息不只震驚彭哥列上下,連同盟家族及義大利政府都備感震驚。那黑手黨教父級的人物遭到綁架?這根本是足以推翻現有黑社會的平衡,這行為將可能造成權勢整個大洗盤。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