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家教是王道!不愛咬殺?
關於部落格
一個瘋狂的家教迷(是嗎?
希望能讓家教深植人心(有這麼偉大嗎?
  • 370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接龍文-雙螺旋-[19]-[岱]

世界突然變得很安靜。      雨聲風聲交談聲行人雜沓,樹葉在頭上沙沙作響。   什麼都不重要了,聽不見了。      雲雀恭彌抬眸,藍髮男孩對他微微一笑。      「……你有資格說我嗎?」倔強的撇開頭,雲雀咕噥了一聲,藍髮男孩也沒有撐傘,他手中緊緊抱著一團衣物,卻任由大雨淋溼他的全身,他同樣也冷得牙齒咯咯顫抖。      卻笑得那樣溫暖。      「我知道,所以……吶,這是你的吧?」藍髮男孩對雲雀的冷言冷語不以為意,小心翼翼得攤開手中的衣物,一隻黃色的小鳥從裡頭稍稍探出頭來,虛弱的啼叫。      「雲、雲豆……」站起身,他朝藍髮男孩跑去,後者毫不猶豫的將小鳥連同衣物遞到他眼前,雲雀濕冷凍僵的鼻尖湊近鳥兒,鳥兒親暱的啄了啄,他這才笑了,安心的。   「太好了…我以為媽媽已經把你丟了…太好了……」      「我就知道你是在找他。」藍髮男孩雙頰泛著一層淡淡的紅暈,微笑:「我費了好大的進而才把牠就回來,小傢伙差點就溺死在河裡了。」      雖然,牠也撐不太久了……   六道骸吞下後面沒說出口的話,看著黑髮男孩興奮的將鳥兒捧在懷裡,勾起的唇角略為苦澀。   只是,沒想到他真的會笑呢……隔壁班號稱全校最兇的雲雀恭彌……      「謝謝你,我不想欠你人情,你想要什麼報答嗎?」將鳥兒放進自己的領口,小鳥依著他的體溫休息,雲雀轉身對著愣愣看著自己的骸問。      「嗯?呃…不、我是說…嗯……你要給我報答?」      「對,只要我能做得到的都可以。」      六道骸疑惑的蹙起眉,低頭思考了下,隨即抬頭,綻放極為燦爛的笑顏,讓雲雀看得一愣一愣的,雙頰染上一層緋紅,心中油然升出一股暖意。      「那就來我家把身體擦乾再走吧。」   他笑著,以一種極為溫暖燦爛的弧度。            ※            寬敞明亮而豪華的房裡,窗戶開著,外頭下著大雨。   六道骸坐在寬大的床上,潔白的床單染上了水漬,上頭還隱隱透著雲雀恭彌的氣味,他淡淡的笑了,浴室裡傳出陣陣的水聲,以及小鳥的輕聲鳴叫,雲雀在裡頭低低輕笑。   如一串銀鈴般甜甜的笑聲。      六道骸閉上眼,一陣慌亂的碰撞聲卻猛然傳進他耳裡。   他眼睛才睜到一半,轉身便看見雲雀氣喘吁吁的出現在浴室門口,身上只披了一件浴巾,卻足以垂到地上蓋住他八成以上的雪白皮膚。   手上捧著黃色的鳥兒,他慌慌張張的跑到六道骸眼前,途中甚至被浴巾絆到而顛躓了一下。      「你洗完澡啦……哇啊!」   猛的跪倒在自己面前,雲雀的身體發燙,輕輕顫抖著。   「怎、怎麼了嗎?雲雀君?」         「……救救牠!」         抬頭,將手中的黃色小鳥捧到六道骸面前,雲雀難得一反常態的激動。   六道骸一愣,將視線緩緩移向雲雀手中的鳥兒。      雖然和雲雀一起洗過澡,體溫確實比剛才升高了些。   鳥兒的雙眸緊閉,棲在雲雀的掌心,一臉安祥。      牠死了。      世界突然變得很安靜。   外頭下著大雨,風聲呼嘯,樹葉沙沙的狂響,雲雀激動的喘息漸漸轉為抽泣。   晶瑩的淚珠從他眼中滴落,那怕是一絲絲也好,他淡藍的眼裡帶著隱隱的希望,看著骸。      六道骸半垂下眼簾,附上雲雀的手背,將他的手掌緩緩合十。   他蒼白的面容幾乎沒有表情,眼眸卻傾溢著哀傷。      「……我不能。」      雲雀閉上眼,六道骸手心傳來的溫度很暖,雙手包覆著的雲豆卻逐漸冰冷。   他將頭埋在六道骸的膝間,六道骸的身體很冰,他活著,自己的身體很燙,還活著。   而雲豆,死了。         「嗚嗚……嗚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透明的哭聲響徹空蕩蕩的屋子。   一聲一劍深深砍入六道骸的心口,而他只能閉上眼,輕輕撫上顫抖的背。   生老病死原本就是世界輪迴的法則,但是為什麼……自己也會跟著覺得哀傷了呢?   大雨下著,風聲哀鳴,清澈童音的働哭回響在自己腦內。      第一次,六道骸有了一種想把人緊緊摟入懷裡的衝動。            ※            隔天清晨,葉上的雨珠未乾,雲雀恭彌站在幼稚園的大門口。   其他孩子魚貫進入校內,唯他,沉重的腳步遲遲無法跨入,這個他與雲豆相遇的校園。   他低下頭,微蹙起眉,但無論誰經過他身邊只是駭懼的加快腳步,誰也不敢多看這個全校最可怕的小孩一眼,他眉宇間的哀傷從來也就沒人會發現。      一個孩子從容的經過他身邊。   猛然,牽起了他的手,帶著他踏進了校園。      他倏地抬眸,對上那個乍如初現晨光的笑顏。   六道骸。      「如果雲豆知道你不願再想牠的話,會很難過的。」對他輕輕的笑著,六道骸領他走進校園。   「如果雲豆是你重要的玩伴,雖然不能完全取代,但我願意代牠完成心願。」      「雲豆的……心願?」      「對,就是讓牠最心愛的主人,隨時隨地都感到快樂。」伸手輕按住雲雀泛紅的鼻頭,紅腫的眼眶看得出來他昨天哭得不是普通的久,六道骸笑得有些心疼。      雲雀倔強的撇開頭,揮開六道骸的手。   也許是年紀太小不懂得隱藏,六道骸看見他輕輕揚起一道唇角。   他也笑了。      路人有些吃驚的看著他們,有些人則是直接昏了過去。   幼稚園裡連女老師都可以迷倒的六道骸怎麼會和連男老師都可以打倒的雲雀恭彌牽手走在一起?是幻覺還是錯覺?前一天他們明明還從未相識,為什麼今天可以這麼自然的走在一起?   路邊甚至有些沒被雲雀修理過,不知好歹的男生大力拍手起鬨。      六道骸跟雲雀恭彌是一對!哈哈哈!   親親、親親、親親!      「那些人欠咬殺……!」   雲雀漲紅了雙頰,轉身瞪向那群不知死活的男孩,掏出懷中的拐子。      六道骸低頭,那隻小手就算在雲雀發怒要打人時,也沒把自己甩開。   好像是依賴似的,緊緊勾著自己的手,暖暖的溫度。   起鬨聲越來越大,有幾個老師甚至跑出來制止,六道骸抓著他的手一揚,一連串動作順利得像是在收回一個溜溜球,雲雀訝異的往後跌,結結實實的撞進自己懷裡,旁邊好幾個人倒抽了口氣。      他吻上了他的唇。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