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家教是王道!不愛咬殺?
關於部落格
一個瘋狂的家教迷(是嗎?
希望能讓家教深植人心(有這麼偉大嗎?
  • 370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第四步 龍蛇處此

     用水沖掉拐子上的血跡,仔細擦拭乾淨後就要離開。      「呵呵……管理風紀真是辛苦你啦!」偶然經過洗手間門口的少年對站在門口的雲雀微笑。   「六道骸嗎?」嫌誤的表情,他一向看那擺著虛偽笑臉的傢伙不順眼。      目送他的背影離去,雲雀皺眉。   「那總是跟在她身邊的女孩去哪了?」            幽閉的校園角落,幾位面目凶狠的青少年盤據在那裡,其中有幾個人長相和衣著都算整齊,跟旁邊的人差別一眼就明白。   所有在這的人都是為著他們坐著的,而那幾個人裡又以一位長相俊俏的少年為中心。少年總是噙著那意義不明的微笑,就連算是最親近他的金髮和戴毛線帽的少年都捉摸不定,據說他只會對一個人卸下心防,跟在少年身邊有一段日子的人都會知道。   唯一親近他,卻又不可能被帶到危險地帶的,就只有從小到大跟在他身邊的克羅姆,六道骸待她就像是親妹妹,或許是當初收留時對那孤苦伶仃的女孩感到同病相憐吧?   艾斯托拉涅歐,這是六道骸管理的家族,成員尚稱是年輕,但是歷史卻不短,之所以會這樣,是因為六道骸在他接管後進行大規模整頓的關係。      坐在他身旁的千種拍掉犬想拉自己毛線帽的手後,推了推眼鏡問:「骸大人,你確定要委託他?」   犬在一旁對千種擺出鬼臉後也是一臉不放心的模樣。「那傢伙可以說是脾氣暴躁的要死!他會乾脆的接下嗎?」   「犬,你也好不到哪。」   「柿你是在找碴嗎!」手伸進衣服拿出一副牙齒,正要裝上時卻被一隻手制止下來。      「呵呵呵……犬、千種,不用擔心,現在的他絕對會答應。」不懷好意的笑笑,紅焰的右眼閃爍著光澤,讓週遭的人感到一股寒意。「因為現在的他,根本是恨死黑手黨了,在得知真相後。」   斜躺在一邊的短髮少女也是笑著,很輕蔑的笑。「他會知道也是小骸故意透露的不是嗎?」   六道骸只是輕輕的笑了幾聲。      「骸大人,獄寺隼人來了。」千種撞見叼著菸的銀髮少年一臉不爽的走過來,用那平淡的聲音告知。      「欸!你說的那委託是真的嗎?」獄寺粗魯的踢開腳邊的空罐,淡綠的眼底還是嫌惡的感情。   「呵呵呵,你想我是那種出爾反爾的人?」   「有很多關於你不好的傳言。」      沉默了下,旋即擺擺手。   「也是,但是黑手黨不就是這樣?」手撐住臉頰擺出笑容看向他。「你會幫吧?不是很透黑手黨了?」   「你們也是黑手黨不是?」不屑的啐了口。      「我們不一樣。」那異色的眼一直盯著獄寺,雖然嘴是彎著的,但眼裡沒有笑意。「彭哥列家族是你父親那的同盟,我們跟他們可沒有任何關係。」      「吶,搞跨彭哥列周邊家族就會跟著崩解。」那帶有邪氣的聲音就像當初迷惑夏娃吃下禁果的蛇一樣。「就能順勢幫你母親報仇了。」   見著對方的表情躊躇了下,露出捕獲獵物欣喜的眼神。      「你會答應吧?為了你那位被『黑手黨』害死的親生母親。」            澤田綱吉看著提交上來的報告和一堆假單,不住嘆氣。   坐在對面沙發的雲雀倒是一臉悉鬆平常的模樣,對於重傷到必須住院的人並沒有給予同情。      「雲雀學長,你平常都是這樣嗎?」   「沒錯。」拿起茶几上的茶小啜一口。「你爺爺可沒對我意見太多。」   「是……我知道了。」重重嘆氣,手巴在臉上。   在這段期間,我想,我會死很多腦細胞。      放下手,忽然看見報告裡出現了很突兀的字眼。   「……怎麼?槍?」睜大眼睛看著那個字。      原本一派輕鬆的雲雀這才放下茶杯,眼神裡充滿嚴肅和氣憤。他討厭有人破壞學校的風紀,一向都是如此。   「這次很嚴重,你知道的。」      儘管學校師生背景很複雜,但真要是出現那可不是麻煩一句能解決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