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家教是王道!不愛咬殺?
關於部落格
一個瘋狂的家教迷(是嗎?
希望能讓家教深植人心(有這麼偉大嗎?
  • 370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節九、疑惑

     換過衣服的少年拉著自己溼透的髮尾,然後用力甩了甩。看到這樣的景象男人不怎高興的抓過浴室裡乾的毛巾,往少年的短髮上就是不怎輕柔的搓弄,但也不失溫柔。      「你……」被擦的暈頭轉向的少年扯下毛巾,不滿的瞪視依舊是滿身濕的男人。「擦那麼大力做什麼?我會自己擦。」   「我剛才看的是像動物一樣甩水的動作,你有在擦嗎?」反問,看見氣鼓鼓的少年走進浴室,出來時很不客氣的丟了一條大浴巾在他頭上,跟在庭院時那可愛的模樣可說是天差地遠。   「你少管我!自己還是渾身溼答答的沒資格說我!」撿起被摔在地板的書籍和拐子,收好書後架起銀拐。「遲到,咬殺。」      愣了一下,男人隨後失笑出聲。   「哈,我有跟你約時間嗎?雲雀恭彌。」   「嗚……!」說的也是……當初他只是常在六點後出現。這倒是塞住了他的話,讓他一時間舉著拐子在那不知道該怎麼辦,最後只好遷怒似的隨便找理由搪塞。「你、你弄濕我家地板,咬殺!」      說完,腳一蹬地,飛快的衝向還在跟浴巾糾纏的男人,毫不留情面的舉起右手的拐子往對方下顎一揮。      「……!」感覺到手臂的麻木,訝異的睜大眼睛。男人抓準雲雀瞬間的空隙,拿起剛擋下攻擊的武器一頂,他立刻被壓制住推回床上。      這時男人手中閃著銀光的武器架著雲雀白皙的脖頸,使得他不得不仰起臉才能紓緩被壓迫的不適。咬牙的嘴角透露出不甘和不服輸的精神,難受瞇起的鳳眸依然散發著緊迫逼人的氣息,男人愉快的笑著,彎起的脣角帶有一絲勝利者的喜悅感,接著慢慢移開雲雀脖子上的武器。   咳了幾聲,雲雀大口喘著氣,因氣管被壓住導致呼吸有些困難,面部潮紅的呼吸空氣。男人好笑的用手撐在床上,面帶笑容的俯視這眼神有點渙散的少年。   然後,他說了一句根本是想刺激他的話。      「你這樣子……是草食動物吧?」   「你這傢伙說什……!」對那四個字十分的憤怒,張開嘴大聲反駁。      就在雲雀想撐起身體用鐵拐攻擊時,男人丟下手中自己的武器,捉住他的雙手,俯身。            「……喂。」   「什麼?」   「你的武器……」望向剛掙扎時被男人棄置在一旁的武器,雲雀疑惑的皺眉。「怎麼跟我一樣,都是拐子?」   「沒為什麼。」淡淡的笑著,男人替躺在床上快入眠的少年蓋上棉被。      凝視雲雀迷迷糊糊的面容,男人迷戀的伸出手指輕觸撫過他柔亮的短髮。   「時間已經到了。」            細長的眼睛慢慢張開,發覺身處的地方不是熟悉的房間,訝異的瞠大眼環視四周。不過自己對這蒼白霧濛濛的空間似曾相識,但卻想不起來在哪見過……      「你決定了嗎?」   「誰!」   稚嫩的聲音突然出現在他身後,男人警戒的抽出雙拐轉向聲音源頭。   灰白,空無一人。   空白,佈滿白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