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家教是王道!不愛咬殺?
關於部落格
一個瘋狂的家教迷(是嗎?
希望能讓家教深植人心(有這麼偉大嗎?
  • 370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節十、空白

  熟悉到覺得陌生的空間,十分朦朧的視野。   瞇起眼睛直視那裡,他非常確定剛才的聲音確實是從那發出的,不過那方向也只是一團白霧,跟周遭差不了多少。   但是在男人仔細觀察下,那邊似乎有某樣物體,因為有些透明的白在那形成了特別潔白的塊狀,依稀可從那輪廓端詳那是什麼。   人,是個人。   握緊武器踏步邁向那,依他看到的樣子來判斷,對方不會太高大,頂多是青少年的身型,還有剛對方發出的音色聽來也不像是成年人,讓男人更確定來人只是大約十五歲上下的少年。      「誰?給我出來。」沉穩帶有殺氣的聲音相當有魄力,要是被這樣的聲音一喊,想必是沒有人敢反抗的吧?      但存在於男人面前的人卻對那命令沒有感到絲毫膽怯,依舊是待在那。   「先問問題的是我。」還未變聲完全的少年用那帶有稚氣的聲音問:「你決定了嗎?」   「我沒必要理會你的問題。」臉色微慍。   「那我也沒必要回答你。」   「你這傢伙……!」咬牙,男人表情惡劣到身後好像冒出一團黑氣。      那模糊的慘白輪廓搖晃著身影,像是手的地方往旁邊一揮,男人謹慎的對那動作有所反應。沒預料中的攻擊之類的,只是四周的霧氣好像散去了點。   雖然視野清晰不少,但依然是看不清對方的臉。      『醫生!醫生!他張開眼睛了啊!』面熟的婦女手裡握著一隻纖瘦的手,情緒激動的直大喊,淚水像是決堤般不停流下。   『恭先生,您聽的見我的聲音嗎?』梳著飛機頭的男人面情很擔憂,五味雜陳的樣子。      這些影像在男人的身邊放映著,一切都令他感到莫名的熟悉,卻又彷彿完全不相識般的陌生,矛盾的感覺刺激著他。      好像……哪裡是空著的?哪裡空白了?      看著男人痛苦的抱頭在原地倒下,一直站在那的少年沒有上前去關心,也沒有任何一句擔心的話語,不過是停留在原處,低頭注視倒在地上冒冷汗的他。      「你還不明白嗎?從以前到現在的矛盾你都不明白嗎?」原來平淡的聲線開始起伏,不耐煩的低聲呢喃著。      男人辛苦的揚起臉望著說話的少年,發現模糊不清的臉部此時彷彿能見到,見到那既生氣又哀傷的表情。即使能隱隱感覺到他的表情,但還是見不著對方的樣貌。      『啊──!醫生快啊!恭、恭彌的眼睛閉上了啊!』喜極而泣的眼淚頓時變的很驚恐,焦急的直晃床上的少年。『你起來啊!我拜託你起來啊……』   『雲雀夫人,請您情緒不要太過激動。』趕忙扶起失聲痛哭的婦人。   『草壁……我兒子他、他、嗚……』      「那女人怎麼知道我的名字?」驚訝的聽見畫面中的女人不斷哭號自己的名字,男人反射性的問著。      床上的人是誰?誰?      「空白的?看不見……躺在床上人的臉?」這不是跟剛問自己問題的少年相同嗎?看不到他的臉。撐起上半身看向前方。「你,到底是……誰……!」      前方,什麼人都不在。   身邊的畫面迅速在轉變,白色的霧像被狂風颳過一般,一下子就飄散到不知哪裡去了。   就在下一刻,男人感覺到自己正在不斷墜落。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