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家教是王道!不愛咬殺?
關於部落格
一個瘋狂的家教迷(是嗎?
希望能讓家教深植人心(有這麼偉大嗎?
  • 370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接龍文-雙螺旋-[21]-伊雪

     「這是……真的嗎?」獄寺隼人不敢相信的看著眼前面色泛白的澤田綱吉,手中的信和山本看過一遍又一遍。「你真的是……董事長的的正統接班人!」   「我是。」眼神很痛苦,因為正是因為自己這樣的身分,母親才會遇害身亡,這等於、等於是他間接殺了她啊!      就在他為自己深深自責時,一隻厚實的手掌拍上他的頭,用力的搓揉他那一頭蓬亂的棕髮,雙手也被另一雙手牢牢握住,緊緊的。他驚訝的睜大眼,含淚的眼看著眼前對他露出熟悉笑容的他們。      「山本……獄寺,你們……」   「嘛!即使事實是這樣,但你還是我們的好朋友啊!」山本放下摸著他頭的手,一揮搭在他肩膀上。   「我會永遠追隨你的!」握住他手的獄寺用那雙深綠的雙眼注視著他。      雖然,他眼角的淚水潰堤了,不過卻有種放鬆下來的感覺。哭著,但是表情是快樂安心的。   「謝謝……」抹去眼淚,再度睜開的眼底盡是堅定。「我們要,揭發白蘭!」   兩位從小到大的好朋友見到他恢復精神,也高興的笑了,回應的語氣也很堅定。      「是!」            雲雀丟下被水浸溼的毛巾,很隨性的躺倒在床上,夜黑的短髮還帶些水份,些微沾黏在兩鬢旁的頭髮勾勒清秀但成熟的臉,面頰透著溫熱的紅潤,身體都因為剛沐浴過而泛著淡淡的粉色。   打個呵欠,翻身拉過枕頭調好姿勢,準備好好的睡上一覺。因為近日來的心靈折磨摧殘,他已經有好幾天沒有一覺到天明了,眼底有一些陰影,卻不減那對鳳眼瞳裡的銳利和自身的氣勢。      「誰?」他睜開眼,環視房內。是誰膽敢打亂他的睡眠?咬殺!      下一秒,比他體溫略低的溫度環上腰,伴著清淡的蓮花香氣撲鼻而來,抵在肩膀的削瘦下巴蹭著溫暖的頸部,雲雀可以看見披散在他身邊一縷縷的海藍色髮絲。   不用對方開口,他早已知道這時從背後攬住自己的是誰。      「六道骸……」悄聲的喚著身後的男人,對方只是輕聲的笑了下,然後拉過被雲雀扔在一邊的棉被替他蓋上。      「恭彌,要睡覺是可以,但是沒蓋被子是會感冒的喔!」   「嘖!我才不是那種體虛的草食動物。」雲雀彆扭的略微掙扎下,便任六道骸將棉被蓋上。臉上泛起紅暈,男人笑他的不坦率。      坐在床沿的六道骸仍是笑著,那抹笑……讓雲雀恭彌看著看著,心中好像哪裡被輕輕的觸碰,暖暖柔柔的感覺使得他不禁再度打起呵欠,身體很放鬆,想睡。   那握住的雙手很令人安心,有了鬆口氣般的踏實感。   不會……再有那道素白的夢魘經過了,不會……有他在就不會。      「呵呵呵,可是恭彌上次生病時可是病重到差點送命呢!」撥開蓋在細眉上的瀏海,六道骸依然是笑著的,在別人眼中很詭譎充滿邪氣的異瞳居然能散發如此溫和的色澤,雲雀愣愣迷茫的注視。   不過,他可沒忘記回嘴。      「哼!那是有人故意暗算!」有點惡意的扯動垂在身邊的藍色長髮,惹來男人一陣哀號。「說不定那真的是你故意捉弄我下的毒。」   「痛痛……恭彌你輕點。還有誰會為了捉弄人而放出致死性那麼高的病毒?何況對象還是恭彌你呢!那我更不可能了。」扳開拉住自己頭髮的手,念著元兇。      接下來,是一段靜默。躺在床上的人把弄坐著的人的長髮,坐著的人撥弄著躺著的人的短髮。墨黑注視著紅藍,很安靜的似乎正傳達時麼意會。   最後是六道骸在雲雀恭彌額角雲淡風輕的一吻。      「恭彌,晚安。」   「……能留下來嗎?」   「呵……那傢伙今天不會來,他現在正忙著呢!」以為對方是因為在像之前一樣被偷襲,說著安慰的話。   「不是害怕……」撐起身擁住他。「只是想要你留在身邊。」   六道骸失笑,拉開棉被抱著他入睡。      清晨美麗的晨曦鑽過窗幕的縫隙,低低的吟了一聲,聲音裡夾雜著濃濃的倦意和慵懶,輕輕眨了幾下,深黑的眼眸便睜了開來。   搖晃還未清醒的腳步走進浴室梳洗,換上西裝後要折疊被褥,這時才察覺不同之處,不過氣味很淡,淡到就像是把一粒鹽放到水潭裡那樣鹹味淡薄。若是別人,肯定會疏忽掉吧?      「蓮的……香氣……」有香味,那……「他人……呢?」   六道骸,這獨特香氣的主人。            金屬鏗鏘的聲音,岩石碎裂的聲音,還有爆裂的聲音。   空間是個融爐,將這些強烈的感官融化,配上瀰漫的血味就是獻給惡魔最好的餐點。對於這擁有血腥之眼的人來說,正好可以當成……在跟他對打的人口中,那道「最後的晚餐」。   即使攻擊不曾停歇,但是阻擋在前的人沒有絲毫退步。   身後負傷的青年在同伴攙扶下正要逃去,卻因為週遭的攻擊無法退出戰場。      就在昨晚,澤田綱吉三人下定決心要在隔天將手邊資料公佈,並將白蘭奪權的野心粉碎的那時,他們都疏忽了。   忘了,「隔牆有耳」這句話。   一開始他們傾全力的反抗對方的攻勢,不過沒料到那一向做事愛耍手段的男人會祭出那項老招。儘管已經是用到不能在老的招數,還是牽制了他們的行動。   接下來就是單一的承受攻擊。料到會有被搶先的可能,六道骸事先施加了幻覺在澤田綱吉周圍,要是遇到無法反擊的時候,那幻術便會自動啟用,把敵人拖入幻覺地獄中,品嚐業火的滋味而他也會在那術發動時察覺並趕過去。   只可惜他算錯了一步,那就是白蘭的不擇手段跟實力。   先是祭初入江做人質這點失算,讓澤田綱吉三人錯失反擊的機會,再來就是一般預防用的幻覺並不能牽制住他的感官。      「嗚!」雙手撐住三叉戟,抵住一波攻勢。   「哈哈,菜鳥就是菜鳥。」      廝殺下,都沒剩多少體力了……   一個疏忽,右眼的視線消失於血紅之中。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