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家教是王道!不愛咬殺?
關於部落格
一個瘋狂的家教迷(是嗎?
希望能讓家教深植人心(有這麼偉大嗎?
  • 370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第六步 殘骸傷心

     疲累的身體癱陷在宿舍內的床裡,柔軟的褐色髮絲散在床單上,少年將雙手向頭頂上伸,伸著懶腰發出呻吟聲以後翻身抱住枕頭,身子更往床陷了進去。   這幾天真的很累,因為他不但要負責一些行政事務還要兼顧課業,偏偏現在已經接近期末了,各個老師紛紛開始考試和打學期成績,這讓他根本是蠟燭兩頭燒,體力簡直快被榨乾了。      「唉……今天難得終於可以休息了。」嘆口氣,澤田綱吉起身拿起幾件換洗衣服跟浴巾走進浴室,不一會便可聽見蓮蓬頭沖出的淅瀝聲跟腳踏在水面上的水花聲響。      碰──!轟隆!      突然一陣晃動,令他一臉驚愕還來不及叫出聲,便向前栽進剛放好熱水的浴缸裡。這一跌幾乎整個身體都泡在水中,但是上下顛倒的姿勢。   雙手驚慌的拍打水想站起來,好不容易抓住浴缸邊緣卻又因為濕滑再次摔進去。嗆咳著,水淹到鼻子裡十分不舒服,耳朵些微的進水也讓他聽不見外頭依然持續著的爆炸聲。      「咳咳!嗚……」吐出喝進的水,澤田綱吉趕忙拿浴巾胡亂的擦乾身體,抓過浴衣套上就往房門外奔去。            「呀──!」女學生驚恐的不顧形象失聲尖叫,就連平日那些在那四處招搖撞騙耍狠的不良少年也傻愣在那。      石塊擦過他們,有的人還很不幸的被飛散的物品砸到,或是被爆風捲到離學生餐廳有一段距離的宿舍前。      「我我我……」一開始拿著那機器詐騙學弟午餐的少年如今癱坐在狼籍的餐廳裡,一張厚重的斷腳木桌重重壓在他的腳上,隱約可以見到碎裂的木痕中摻雜絲絲血絲。      在不遠處有三個人站在那,餐廳裡此時只剩那三個人是站著的,其他人不是受傷昏倒就是被傷到無法站立。      「啊,白蘭是你啊!」史帕納張望身邊的環境,最後視線停在擋在他跟入江身前的白髮少年。   「沒想到餐廳裡居然會發生這種事呢!哈哈哈……」放下手掌向外的雙手,白蘭淡紫的細眼裡沒有驚訝與害怕,只是像看到有趣事物般的笑著。   「謝、謝謝白蘭大人。」撿回半條命的正一呼口氣拍去身上沾到的塵屑,之後扶正被吹歪的眼鏡觀察四周的損害情形。      在他看來,那些炸藥的比例調配的相當細,能讓爆炸發揮強烈的威力跟破壞,卻不至於造成嚴重的人員死傷。走到爆炸的中心那撿起機器僅剩的焦黑殘骸,上頭還留有熾熱的溫度,史帕納和白蘭好奇的跟著靠了過去。      「發生什麼了!有人受傷嗎?」      就在他們盯著那東西瞧時,有急促的奔跑身踩過滿地雜物跑近。      「你們是……對了!誰知道這是誰做的?有手機就幫我聯絡一下附近的醫院。」擔心的環視不忍促賭的學生餐廳及那些受傷的學生,深褐的眼瞳裡滿是焦急與害怕。   「與其這樣慌慌張張的,你大可以先去換件衣服。」白蘭上下打量站在眼前略矮的少年,指指對方好笑的說著。      聽見這番話這時他才注意到自己的衣著,忍不住不好意思了下。   一身凌亂的浴衣和赤腳,頭髮還是溼的,水沿著他的足跡一路滴滴答答。這下子也注意到腳底傳來的刺痛,以及空氣的寒冷。打了個哆嗦。      「呃……謝謝你的提醒。」尷尬的向白蘭道謝,在打噴嚏以後接過入江遞來的外套披上。      一位有著深粉色長髮的少女撐著被敲到的額頭坐起,迷糊間她摸到一東西。      「是什麼?」放到眼前一看,這讓她從頭到腳泛起一股寒意,手微微抖著,很悲傷的情緒陪同凜冽的冷水潑了她一身濕。「這是……隼人的……」   手中拿著的,是自己弟弟慣用特製炸彈的碎片。緊緊握在手心,尖刺的稜角刮破皮膚,血緩緩的從指縫中留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