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家教是王道!不愛咬殺?
關於部落格
一個瘋狂的家教迷(是嗎?
希望能讓家教深植人心(有這麼偉大嗎?
  • 370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第七步 驚恐對事

     暈眩感襲上,深綠的雙眼佈滿哀傷和痛苦,好不容易撐起身體就這樣又倒回地上。還在詢問三位目擊者的澤田綱吉聽建重物撞擊地面的聲音,以為又是像跟才那樣的攻擊緊張的轉過頭,不過只見到那少女倒在塵土間。   趕緊上前扶起那比自己年長些的少女,輕拍她的臉要她清醒。   把持著殘存的意識,少女眼光泛淚的抓住他的手。      「原諒他……他只是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別傷害他。」小聲到幾乎是只有些微氣聲在窸窣著,之後就因為頭的傷而昏了過去。            看守的人見到前來交接的同伴,在謹慎確認身分後將鑰匙交給同伴。   在他們腳邊的泥土地上有個木板嵌著的小門,底下傳來咒罵聲,但是已經變的相當無力。用來監禁的地洞通風處僅僅是木板上挖出的小洞,不過直徑五公分而已,對情緒暴躁容易激動的他無疑是一種毒藥。   在一開始因憤怒而心搏加快呼吸急促,早就耗掉洞內大多數的氧氣,現在從通氣孔進入的氧氣根本是稀薄的可以,所以自然是變得很虛弱無力。      「他還有在掙扎嗎?」交接的少年問著準備離開的另一位少年。   「沒有了,就像現在聽到的,頂多是咒人之類的話。」舒展筋骨後離去,這荒涼的山腰地帶。      「嗚……」氣若游絲般的吸吐著氣,全身癱軟在骯髒的地洞底部,自門板上的小洞透下來的光直接的射在他胸口,就彷彿是那原本和煦的陽光成了木樁,牢牢的將他釘在那。   「你識相點啊!要是沒有反抗的話也不必落到這個下場,真的是很不會看人臉色呢!」看守的少年恥笑洞裡的人,朝通氣孔吐了口痰進去。      發臭的濃痰那獨有的黏稠趕在他臉上蠕動,噁心的氣味在他鼻子裡比發酸的潮濕洞穴來的更加噁心。      「六……道骸……」恨恨的咬牙念著,那讓他困在這的元兇。            「疏散好了嗎?」聽了報告後他緩緩的呼出一口氣。      因為校內發生重大事故的關係,造成部分建築損毀,所以澤田綱吉決定先把一些政商名流的子弟先行送離學院,而跟黑社會相關的則逐一過濾清查後才放行。畢竟會造成那次大爆炸的原因,他心中的超直覺已經隱約的讓他感覺到,絕對是跟黑手黨有關聯。   轉身從座位後的大窗戶望出去,正好能將校門的景象一覽無遺。在橘黃的夕陽下,可以見到慌張的家長或是僕人們紛紛開車,趕來這位於山上的學校接走他們家的孩子。   然而也可以在慌亂的人群中瞧見,有幾位面色不怎友善的人衝進校內。      「該來的還是來了。」傷腦筋的坐在皮椅上,整個身體因為疲憊陷了進去。      不用多少時間,距辦公桌有三公尺處的木門傳來砰然巨響,背對門的他知道那並不是再度的攻擊,而是……      「彭哥列!我要你說明清楚!」可憐的木門被踹出凹洞,重重敲在牆上。   「你是這次事件傷者的家長嗎?」轉過皮椅站起,對於那氣到臉紅脖子粗的猙獰模樣他早有準備,想辦法安撫自己緊張的情緒應對。「關於他們的醫療費用和事後精神慰問金,我們學院會全權負責。」      「不需要!」看來那前來興師問罪的中年男子已經失去理性,只剩下滿腹的憤怒及不滿。   「就是說啊!居然連個學校都管成這樣,那憑什麼要我們信服你們?」跟著的女人扯著她尖銳的聲音質問。   擠在辦公室內的眾多學生家長們各個都是一副「給我個交代,否則休想我們會就此善罷甘休」的樣子。      面對許多的指責,深褐的瞳裡僅管壓抑著,但是仍能嗅出洩露出來的驚恐。   他既不是現任當家也不是真正的管理者,卻得硬著頭皮承受那一根根指在他鼻頭上謾罵的手指及目光。澤田綱吉可以很明顯感覺到自己的腳在發軟,腳步因眾人的逼近,慢慢的後退……      「啊……!」      一聲急促的驚呼聲,有著一頭蓬亂褐色短髮的少年幾乎半個身體探出了未關的窗戶,然後……   風聲在耳邊,開始猖狂起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