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家教是王道!不愛咬殺?
關於部落格
一個瘋狂的家教迷(是嗎?
希望能讓家教深植人心(有這麼偉大嗎?
  • 370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節十二、轉捩

     很僵硬的背影,這是雲雀對眼前看到的景象下的評語。   他不想,不想單獨等待到下一個夜晚,雖然自己很強悍,但是也不到完全不依賴的地步。畢竟……自己還是個孩子,很不想承認,但事實就是這樣,自己有個佔有慾很強的個性。   不希望,對方離開身邊,希望一直一直留在這,好讓自己佔有那有些霸道的溫柔,那冰冷和自己相似的孤高性格。      「……不行。」沉默的男人終於說出回應,但是腳步仍是停在那,像是在猶豫什麼,裹足不前。   「就算是為了我也不行?」雲雀有點生氣的睨著他。「只不過是要你留下來罷了,有這麼困難?」   「就是這樣。」嘴上還在堅持,不過動作還是維持在原處。   「你……!」抓起床頭的拐子使勁的扔了過去被對方閃過,雲雀拿起另一個踏下床,抵在男人後頸。「難道我不夠你留下來嗎?我說留下就是留下!」      叩咚──      某種重物落地的悶響,伴隨著的是吃疼的悶哼和鐵器的鏗鏘聲響,男人凜冽的黑瞳俯視跌坐在地的少年,就像在看鬧性子的小孩一樣,厭煩。   捂著泛出血絲的嘴角和臉頰,稍帶稚氣的深黑鳳眼也毫不客氣的瞪了回去。      「別讓我忘了他……」略微顫抖的低沉嗓音,雲雀聽了愣了下。      「他」是誰?      「你不要再說那些話了,會讓我猶豫不決。」   「你說的他是誰?」不悅的反問。我不准許你除了我之外還有任何掛心的人,我不准!你是我的!   像孩子在宣示所有權,氣憤的不斷在內心吶喊著。      在少年脫口而出的瞬間,男人彷彿剛才都是在夢遊般,那冰冷的眼神底厲氣散去許多,剩餘的大多是不解以及淡漠。對現狀的不解跟疑惑,對所有事物一貫的淡然和冷漠。      「什麼?」   「你剛說的他到底是誰!」奮力起身,不顧臉上不久前被對方賞過的瘀傷,扯住男人的衣領大聲的吼,就跟之前在雨中見到他那失神落魄的草食樣那般。      他矇了。我……到底對他說了什麼?只知道當時心中很混亂繁雜,突然腦海浮現一張臉,那人用熟悉的聲音喚他的名字。      雲雀……雲雀……   ……恭彌……      飄渺的聲音回盪,就如同幽谷中的迴音那般的層層相疊又分散,聚合不停的反覆,一種難以言喻的味道,很矇矓。   但是現在卻怎樣也想不起那人的臉龐,那虛渺的呼喚。   那時覺得,要是答應留下來,那跟他共同的回憶將會被抹煞到不知名的深淵裡,永遠在幽暗的地方,那深不見底永無光明的世界。      「我……想不起來。」眉頭糾結著,任對方繼續拉扯自己的衣服,但手輕輕覆在那揪著衣領的手握著。   「……!你當我是傻子嗎?」雲雀掙脫那隻手,撿起一開始丟出去的銀拐,兩根鐵拐子一根抵在男人脖子一根壓在他的胸口,用力、狠狠的。      突然冰涼的溫度摸上殘存血跡的嘴角,不怎輕柔但小心的擦去血跡。原本怒目瞠視的雙眼帶有訝異,那隻打過自己臉的手正在撫摸它,好像在安撫一樣。      「……為了你,我今天不回去。」少年的表情彆扭的看著對方的臉,嘖的一聲別開視線。      在男人心裡,有某樣東西正啪啦啦的碎裂,風化後被一陣狂風捲起帶往無邊的荒漠。這下子,位於某處的生命也慢慢的微弱下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