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家教是王道!不愛咬殺?
關於部落格
一個瘋狂的家教迷(是嗎?
希望能讓家教深植人心(有這麼偉大嗎?
  • 370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錯失-紛愛-[19]

     腳步沒有遲疑,飛快的拔腿奔向庭院冒出煙幕的地方,墨黑的短髮細碎,紛飛在俊俏冷漠的臉旁,擦過的風聲像是要在那臉上割出細痕般的銳利,聲聲刺耳尖銳,而那黑色的身影就是在風針中奔跑的男人。   站在離撞擊處有幾公尺的地方,見到一陣沙塵皺眉,伸出手在眼前揮動揮去一些遮蔽視線的粉塵。      「咳!」隱約中,那在深夜裡灰暗的煙裡逐漸浮現一個女人的身形,一頭的紅髮在那灰黑中顯得特別顯眼。   「妳怎……」女人不等他問完話,扯開喉嚨大喊。   「快跑!車子要爆炸了!」猛力的一推,彼此都趴到離撞成慘不忍睹樣子的車子有一段距離的草地。      頓時汽油味濃烈的起來,原來是油箱被撞破了。車體和建築等激烈摩擦出的高溫和粉塵成了非常容易點燃汽油的環境,火花起初只是零星的,下一秒轉眼間就是強烈的火光和震耳巨響。   不輸給剛才撞擊聲的爆破聲下,火焰開始燃燒車體和無辜被牽連的幾棵庭院造景植物。      「嗚噁……」似乎是撞到了腹部,女人乾嘔幾聲後艱難的撐起趴在草地的身體,燃起右手中指的戒指火燄,然後將天藍色的火注入匣子裡,撐住搖搖晃晃的身體對跳出的鸚鵡說著。「芙,拜託幫忙滅火……」   「……麥迪奇,妳怎麼會突然出現?」男人站好拍去身上的枝葉,繼續剛沒問完的話。      此時生物都是靜默的,沒有蟲鳴,沒有對話,有的只有餘火仍在苟延殘喘的稀疏燃燒聲即雨之火燄落下澆熄的熄滅聲音。   抿脣,就像是不甘心的表情,但是自責和哀傷更勝一籌,讓平常自信滿滿的光采神情添了旁人不習慣的落寞情緒。抬頭對上直視自己的漆黑鳳眼,許久未見的容貌比幾年前更為成熟,也多了份咄咄逼人的英氣。   深深嘆氣,很長的一口深沉的氣息,開口的瞬間有那麼一點哽咽。      「雲雀先生,澤、澤田先生遇到麻煩了……」   「……」雲雀沒有答話,深邃的眼像極了無底的潭水。      那擺在身側的手抖著,握的老緊。知道他的身分時著實是嚇到了自己,但是即使那樣,跟從他還是僕人的義務,不過……自己對無法保護好他這以點相當懊惱,一路奔回的路上還不斷的責備自己的沒用。   過了須臾片刻,輕閉的薄脣張開淡漠問面前發抖的紅髮女人。      「……是誰?妳知道嗎?」   「是、是米……」吞嚥著唾液濕潤乾渴的喉嚨,汽油燃燒的臭味好似還纏繞在其中不得散去。「米爾菲歐雷……他們是這樣稱呼自己,我在混亂中聽到的。」   上前扶住快墜落的麥迪奇,雲雀冷冷的望向一邊。      「妳在吧?扶妳家的管家回她房間,好好包紮。」對躲在轉角害怕的女僕命令著,隨後把虛弱的麥迪奇交給了還不明所以的她。      回過身,全身的黑色裝扮和飄散的短髮髮絲在月色下輪廓凌厲,隱隱的可以察覺佈滿他身邊的氣息有多麼寒冷,還是比冬天雪地的風雪更加刺骨的寒氣。   燃燒不完全的焦黑車體內躺著破布似的東西,是一隻失去另一邊的毛線手套。雲雀拾起那幾乎不成型的物體,然後握緊。   他不能為了留住逝去的事物而放棄現在的,就算那是多麼重要的,因為對他來說,過去不值得留戀。   但……他不得不承認他們彼此間,還有未了結的事。      「澤田……綱吉。」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