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家教是王道!不愛咬殺?
關於部落格
一個瘋狂的家教迷(是嗎?
希望能讓家教深植人心(有這麼偉大嗎?
  • 370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錯失-紛愛-[20]

     痛苦的掙扎著,褐色的雙瞳因為流進鮮血而沒辦法看清眼前的事物,額角邊的短髮也沾黏上黏稠的溫熱紅液,深褐的頭髮有些地方變成紅褐色或是黯淡的紅黑色。磨在地上的臉頰跟肩膀都是細碎的的挫傷,雖然不深,但是多到整片都是紅豔豔的,十足的嚇人。   左腿從大腿一半以下的地方都是血淋淋的樣子,明顯可看出膝蓋那被子彈打穿了幾顆洞,膝關節已經確定是廢了。      「嗯嗚……」微弱的使力。   自從剛被幽禁就沒有停過,手腕不停的扭動試圖挣鬆綑綁的麻繩。細小的纖維刮破了白皙的手臂,一片血肉模糊,跟腿的傷比起過之而不及,稍稍移動就足以嘗到讓人發瘋般的痛楚。      「這樣可不行啊綱吉君。」白髮的男子見到拚命掙扎的青年,伸出食指對他晃了晃。「你親愛的部下可不樂意見到殘了一條腿的你又廢了一雙手喔!」   「白蘭大人。」剛進來拷問室的入江正一原本一臉面無表情,不過看見那倒在地上被染紅的身影也忍不住皺起眉頭,鼻子有那麼點不適應,室內過於濃厚的血味。「追丟了跟他一同前來的女人,但是那女人的去處已經大略知道了,是在山中的別墅,請問你要怎麼做?」   「呵哈哈哈,還有怎麼辦?」移開看著苟延殘喘獵物的眼睛,白蘭一臉理所當然的表情。「叫他們放出嵐屬性的匣兵器,一起放火燒山。」   聽到這回答,原來無神緊閉的雙眼剎時睜大,用力瞪著居高臨下的白蘭,儘管視線還是滿滿的血紅色。      「白、白蘭!我不准……不准你傷害那群無關的人!」費力的失聲大喊,哽在喉間的血也跟著動作噴出嘴外,甚至有些來不及跟著氣咳出,就流淌在紅腫的嘴角,滴滴答答的滴在水泥地上。   冷眼看向怒眼圓睜的瞠目瞪視自己的青年,鳶紫的眼底沒有一絲憐憫,更沒有憤怒,有的只有淡淡的不屑跟冷漠。   默不作聲的抬起右腳,重重的踏向鮮血淋漓的左腿膝蓋。      「嗚啊──!」頓時,錐心裂腑的慘叫聲跟著外頭不知何時下起的雷雨,一起順著那道響雷貫穿整個夜晚。            『你是誰?』粗聲粗氣的問著來人,但是手邊的動作卻停了下來,眼神也多了份驚慌和擔憂。      跟在他身後的部下沿著上司的視線望去,無不是驚訝的到抽幾口氣外加驚嘆聲。那來人手臂中架著一位面色慘白冒冷汗的青年,敞開的上衣可以見到透出斑斑血跡的繃帶,汗濕的鬢角瀏海浮貼在臉邊,使得那張臉更顯消瘦虛弱。      『哈!我是誰?』鏡片後的右眼角抽動了下,細長的眼睛搭上豆子般的黑色小眼給人一種十分不舒服的感覺,好像全身都在被他審視著。『我可是傑索的古鑼˙基希尼亞大人啊!』   『你這下流的混帳傢伙!快放開第十代首領!』臉色相當憤怒,獄寺的深綠色雙眸沒了注視澤田綱吉時的溫和和順從,而是深深的厭惡,連他自己都快把持不住火爆的脾氣了。『否則我就炸了你!』咬牙切齒的擠出這句話,嘴裡叼的菸被咬的扭曲變形。      轟──!      就在這時,古羅背後的石牆無預警的發出轟然巨響,爆裂。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