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家教是王道!不愛咬殺?
關於部落格
一個瘋狂的家教迷(是嗎?
希望能讓家教深植人心(有這麼偉大嗎?
  • 370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接龍文-雙螺旋-[22]-[伊雪]

     在充盈著霉氣的地窖內,有一頭橘色亂髮的青年正癱在那裡唯一的老舊沙發上,閉目養神,打算好好讓近幾天來不眠不休進行化驗而造成的疲勞削減些,眼睛下的黑眼圈使得他的臉看起來有點邋遢的困倦感。   入江正一搔亂原本已經蓬亂不堪的頭髮,墨綠的粗框眼鏡因為他的大動作歪向一邊,斜斜的掛在他的鼻樑上。懶洋洋的朝滿是昏沉跟破洞的沙發鑽著,他現在只想大睡特睡,懶的去扶正快滑落的眼鏡。   當他覺得意識開始昏沉後,便打了呵欠要進入夢鄉。      碰──喀──咚咚!      「啊啊啊!地震?」驚慌的從甜美的夢境中跳出,身體整個自沙發彈坐起來,邊用手調好眼鏡的位置邊踏下沙發查看發生了什麼事。「不,是……爆、爆炸?」      不可思議的看向石塊不斷崩落的那方向,心底暗叫一聲不妙,那好死不死是地窖唯一的出入口啊!這下坍塌加上土塵飛揚,視線完全被煙幕矇住。      「唉呀?跟蹤綱吉君結果沒想到會有意外收穫呢!」那熟悉到令他發毛的聲音出現在離他不遠的地方,入江不禁到抽口氣。   「白……蘭……」      他感覺的到自己的胃又開始那擾人的老毛病,蠕動的厲害,手腳也在不聽控制的顫抖,激烈到他差一點以為自己會一個不穩跌坐在地。   害怕的四處張望,想確認對方的位置,只是礙於視線被阻擋,入江正一始終無法看清楚來者的所在位置跟動作,只能偶爾聽見他悄聲的腳步和像是狩獵者看見如囊中之鼠的獵物時,會發出的得意及不懷好意的笑聲。      「你、你別靠過來!」他只不過是名以研究著名的科學家,並不擅長武力和搏鬥那些在他眼中是「野蠻」的專長。      他開始後悔手邊沒一把槍,因為當初逃離時十分混亂,只來的及帶走一些資料跟樣本以及研究器材,根本沒時間去想帶把槍來防身這保命的事,而當時他也想著有六道骸替他掩飾行蹤,應該不會出什麼致命的紕漏。      叩!      一聲腳步聲告知入江白蘭已經在離他不到五公尺的距離處,他緊張的連肚子的絞痛都忘記了,後退靠上擺在身後那上頭放滿了他的實驗器具的木桌,發出玻璃器皿的碰撞聲響。   忍住膽怯的想法,伸手抓過一隻粗長的試管用力敲上腳邊的地面,碎裂的玻璃斷處尖刺銳利,稜角反射著光。      「白蘭,你在過來我就、就……」   「就怎樣?」輕蔑的笑聲突然飄過他的身邊繞到背後,入江的手猛然被一個蠻力扯向背後鎖緊,哀叫之於手中僅有的自衛武器──破碎的尖銳試管也被奪了過去。「小正真是個笨蛋啊,剛才製造那麼大的聲音是想告訴我你在哪嗎?」   「你要我怎樣?……殺了我嗎?」不甘心的側過臉用眼角瞪視白蘭,在塵埃逐漸落定的現在,他可以清楚看見白蘭臉上的邪笑,笑的極度猖狂。   「不是喔!」      白蘭空出一隻手彈了響指,剛剛被爆破的樓梯跑出幾位黑衣蒙面的人,手中緊緊壓制著一位老人,那老先生身上高級的西裝上全是塵土,身體也有幾處因掙扎和反抗時用傷的傷口。   驚愕的睜大雙眼,下巴似乎就要脫臼了。   知道對方被這給震撼到了,素白的惡魔微笑湊近他的耳旁。      「所以,你知道該做什麼吧?」            他們正藏身於草叢裡,身上充斥著煙硝味,灰頭土臉的模樣讓他們嚴肅暗色的表情多了份沉重感,感覺像是在逃避追殺或是執行大計劃似的。   而事實上,答案是屬於後者。      「人數跟上一個目標一樣,還是採取相同的策略嗎?」黑色短刺髮的男子轉頭望向在一邊替傷口緊急做處理的兩人。   「雖然我的戰略是萬無一失的,但模式被傳出去會影響接下來的行動,把一些細節改一下。」說罷,替棕髮男子綁上止血繃帶。   「謝了獄寺。」半蹲起身,拿出口袋中的手套和藥丸。「我們走吧!」額頭燃起赤列的橙色火燄。      一聲令下,三道人影不約而同的衝刺,闖入了一棟外頭有眾多人手防備的建築,不用多久之後,那棟房子便發出一陣陣刺耳的爆裂聲響,就在將整幢房屋起火來燒的前幾秒,某些樓層的玻璃窗硬生生被撞破,滾出了三個人。   撫平氣息並互相確認安好與否跟傷勢,隱約可聽見在被烈火焚燒的建築中,傳出悽慘的吼叫和驚慌的呼喊。      「快!通知白蘭大人啊!」   「他跟幾名人員去哪裡了?快聯絡上啊!」      望著那鮮紅的火,澤田綱吉有些不忍的低下頭。      「第十代首領,你不必為了那些傢伙難過。」獄寺隼人幫他擦掉頭上的血跡,皺起眉頭說著。   「但……」嘆口氣,莫可奈何的情緒。「山本,獄寺,我們往下一個白蘭的藏身處出發吧!」      在離開那裡時,他們忽略了一件事,那就是其中一人的吼聲──他跟幾名人員去哪裡了?快聯絡上啊!   要是,當時有發現的話……            察覺口袋裡的手機震動著,他咕噥幾聲後便不耐煩的用輕巧的動作下了床,儘量不把跟他一起睡的人給吵醒,要是將他吵醒那一定是天翻地覆。      「是誰來打擾我恭彌睡覺啊?」難得的優閒時光也要有人來打岔,真是令人討厭。      一看來電號碼,是入江正一的手機。   走出房間靠在門邊的牆上。「入江正一?」      另一頭的沉默讓六道骸感到怪異,說不上來的感覺直叫他心頭擺盪,七上八下的。   懸著略感不安的心又問了一次。   「入江?你是有什麼事嗎?」      沒讓他再等下去,傳來的那聲音讓他想立刻將對方撕烈後踹入地獄裡,要他好好在劍山油鍋裡來個幾趟。      『哈哈!藍毛菜鳥嗎?真的是好久不見了喔?』儘管有點雜音,不過那可恨的嗓音依舊清晰。   「白蘭……」拿手機的力道加重了,說不定再一下子,那機殼就會被捏碎成一堆灰屑,飄落在他腳底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