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家教是王道!不愛咬殺?
關於部落格
一個瘋狂的家教迷(是嗎?
希望能讓家教深植人心(有這麼偉大嗎?
  • 370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第八步 意外囚人

     清冷的水滴滴答的落下,替轉暗的天空跟地面牽起一條條的細繩,透明精細的繩索,彷彿是純水結成的冰雕刻而成的藝術品。   無助的將雙手伸出,就好像要抓住從天上降下的繩索一樣,那脆弱的,雨做成的繩子。結果,最終抓到的,只是冰涼的液體和逐漸轉涼的空氣。這時心裡想的,無非是慌亂的求生意念,要是突然垂下一根之蜘蛛絲,想必他也一定會毫不猶豫的緊緊抓牢。      「救、救我……」墜落的風壓使得他連一句求救的吶喊都喊不出來,好不容易張開嘴說的字句都像是針落地般的細小。      想大喊大叫引起下方人群的注意,但是喉嚨根本被某種感覺哽住,無法發出大到足以吸引人目光的音量。害怕害怕害怕……這是澤田綱吉正在下墜中的唯一情緒,身邊沒有手套,沒有里包恩和凶惡的雲雀學長,連山本都不在……   他,澤田綱吉,死定了。   離地面,不到三層樓。            原本因為飢餓昏沉睡著的他被上方鏟土的聲音吵醒,迷離的意識在清醒的剎那犀利起來,專注的聽著那不算大聲的挖掘聲。   該不會他們要把這地下土牢用到坍塌,好把我活埋在地下?   糟糕的想法像是走馬燈一個個跑過他腦海向他打招呼,然後又因為他在心中厭惡的罵別觸楣頭之下散去。   不一會,那聲音突然停了下來,被關在土牢裡的少年豎起耳朵傾聽接下來的聲響,蠕動被綑綁的身體讓自己的身子和牆面圍成一個空間,將面部轉向下方空出的地方,好應付要是遭活埋的情況。要是真的被埋了,那至少還是會有空氣可以提供他呼吸,他是這樣想的。   不過靜默了一段時間,沒有土崩落下來,這令他奇怪的偏頭看向頭頂上那扇門板的地方。那木板突如其來的被打開,刺眼的光線照射進陰暗潮濕的土牢。      「嗚!」瞇起眼睛,頓時有些刺痛。   身邊傳來重物落地的悶響,還有一聲悶哼。      「唉唷?落難的傢伙眼神還這麼衝啊?」站在外面的看守少年囂張的嗆著剛被丟進來陪他的人,還順便撥了幾鏟土灑了下來潑那傢伙,卻也連累到他。   滿身都蓋著一層濕黏的腐植土,真是噁斃了!      等上面的門板關上時,原先被關的他沒好氣的扭動身體轉過來看著對方,他到要好好看看害他也跟著一起被潑土的討厭鬼是誰!      「……」當看到對方臉的瞬間他真的很想掏出炸藥扔過去,可惜他幾乎全身都被綁住了,無法動彈。悻悻的說著:「是你啊?雲雀恭彌……」      那老是在他抽菸時取締他的臭傢伙,還因為他愛惹事生非就任意以隨意的理由找他打架,最後把他打到傷重送到保健室,但那變態醫生夏馬爾總是以他不醫男人的理由拒絕他包紮,想到這他就一肚子鳥氣!      「嘖!獄寺隼人。」雲雀情緒倒是沒像對方有那麼大的波動,不過是瞇了瞇眼睛,移開看他的視線。   「喂!你這傢伙!該嘖的人是我吧?」獄寺聽到那咋舌聲,氣到想企圖滾過去撞對方的衝動,但是勉強忍下來了。因為他知道,要是在這鬧起來,他就永遠都別想出去了。      這下,兩個人很莫名奇妙的被關在一起,一塊被關在這又暗又臭的地下牢房內。思索半天,灰髮的少年頗不情願的開口。      「欸!你有出去的方法嗎?」            閉緊眼睛,準備接受迎面而來的劇烈撞擊,風依舊是很激烈的在身邊流竄,他開始想像自己摔在地上四分五裂的悽慘模樣了,這真是糟糕透頂。      「呵呵呵……你要躺在我身上多久?」   「!」      忽然聽到似曾相似的聲音,他疑惑的張開眼打量自己身處的地方和現況。   滿臉的淚痕,他知道,是剛才墜樓時驚恐嚇出來的,但……   將頭往上抬後才發現很驚人的事實,他正被一位有著奇異髮型與異色雙瞳的少年用公主抱抱著!   理解之後澤田綱吉他真想在剛剛的意外中摔死算了,因為這樣不但不必繼承累人的事業和地位,更不必……被一大群人看著他被公主抱!這才是重點!   對方彈了下他的額頭要他回神,知道他不好意思就很乾脆的把他放了下來。      「呵!真是太不小心了吧?居然從樓上掉下來。」拍拍他的頭笑著。      少年的藍色瀏海隨風飄動著,在雨水及夕陽餘暉的襯托下,那寶藍色閃耀著七彩的光澤,令人目不暇給,捨不得移開視線。   微翹的脣角充滿自信,意氣風發卻又優雅高貴的氣質讓那紅藍不一的雙眼多了份獨有的神秘感,使人摸不透他的心思。      「你是……六道骸……對吧?」依稀的記得,那奇怪的名字,那有著宗教性和悲傷意味的名字,不自覺之下……就說了出來。      對方的笑還是一樣,完美。   完美到旁人發寒的境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