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家教是王道!不愛咬殺?
關於部落格
一個瘋狂的家教迷(是嗎?
希望能讓家教深植人心(有這麼偉大嗎?
  • 370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節十四、意義

     空間緩慢的扭動,少年目送那黑色的背影漸漸消失在視線中,之後闔起酸澀的眼,在輾轉之下進入夢鄉。      感到異樣的感覺,不是熟悉在房內的冰冷空氣,而是帶點水氣的濕黏感,就像是人走進濃霧裡被霧氣浸濕衣裳般的感覺。未完全乾的大衣又開始變的沉重了,男人皺眉睜開一雙凌厲的鳳眼。   又是,那霧濛濛灰白的世界。   看到那不明影像的地方,見到那看不清面容少年的地方。      「你在哪?出來。」因為在那次之後不時會在回程路途中誤入這裡,男人的態度顯的從容,問完話後只是站在原地。他知道對方不久後會出現。      在分不清距離感的空間裡,好像是遠方的某處白霧稍稍淡去,慢慢的透出一抹身影。單薄、虛弱,卻散發出一種淡然自恃的氣質。      「你……又來到這了。」出現的少年張開口,聲音比前幾次聽起來都要渺茫了些,導致男人都得聚精會神才能聽清楚他的話語。   「我是又來了,我要走。」   「……」少年伸出手擺擺,那隻右手很細瘦,腕處被衣袖遮掩的地方更是慘白一片。「你能不能走,我已經在前幾次說過了,不是我能決定的。」他緩慢的抬起手臂伸直食指指向男人。「決定的人,是你。」      對再度得到相同的答案感到不滿,男人瞇起眼露出些微的殺意。   「這裡是哪我根本不知道,你說控制的人是我?」抽出拐子。「咬殺。」      但就在他說出最後兩個字的同時,那少年的輪廓便模糊了起來,最後淡進環繞週遭的霧氣中,連氣息都被抹滅的一乾二淨。   在他腳下的白色區塊變的透明,就彷彿是透鏡或是映照出事物的明鏡般,讓他感到既熟悉又陌生的景象再次出現。雖然已經見過不下數次,但是每次看見的影像都不甚相同,背景卻總是千篇一律的肅雅房間。      『恭彌啊……』雙眼哭到紅腫的少婦傻愣愣的坐在床邊的椅子上,一旁梳飛機頭的男人面色擔憂的替她蓋上一條薄毯,輕聲勸她去休息。輕輕搖頭,目光還是停留在床上的少年身上。『草壁,不了……』      男人滄桑的臉上滿是憂心和悲傷的情緒,即使知道少婦在這樣下去是遲早會倒下的,依然是不忍心硬要她離開她的獨子身邊。   『那夫人請小心,別讓身子累壞了。』欠身後悄悄關上門。      注視這影像的男人只不過是安靜看著這些事經過,他沒有什麼感覺,若要說有的話,應該是躺在床上的少年他那張永遠都看不清的臉吧?他有股預感,要是哪天他能瞧清楚那張容顏,那一直以來困擾他的矛盾就會跟著迎刃而解。   不過……也感覺到,要是那樣的話,似乎會發生某種不幸的事。   就在他還在思考的時候,那跳躍播出的影像中斷,就跟他知道的那樣相同。   黑洞,深不見底的深淵,而他呢?   正在,急速的落下。      「那到底是有什麼意義?」當回過神時,男人早躺在床上。   他坐直身體望出窗外觀望那飄著的透明細絲,低聲呢喃。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