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家教是王道!不愛咬殺?
關於部落格
一個瘋狂的家教迷(是嗎?
希望能讓家教深植人心(有這麼偉大嗎?
  • 370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錯失-紛愛-[21]

     沉重的石塊此時就像是麵包碎屑般,飛散在基地的房間裡,沙塵蒙蔽了眾人的視線,濃濃的土味也讓嗅覺整個麻痺了。      『咳!』待塵土稍微散去,獄寺撐起趴伏在地上的身體,全身上下難以計數的擦傷讓被磨破的西裝上多了點斑斑血跡。『搞什麼啊?』突然想起自家手領人還在對方手上,急忙拿出懷中的炸藥調整好姿勢。『喂!你這傢伙快給我……』      綠色的眼睛看見的是,一片雜亂的視野,到處都是斷垣殘壁,方才來不及找掩護的部下有的缺手斷腳,有的只剩不成人型的肉塊,全都散落或是掛在週遭。   一塊碩大的水泥石塊下面,壓著一個人。      『古羅……』那……第十代首領……            『啊……』吃疼的哀號,眉間緊蹙,豆大的汗水不斷的滑下慘白的皮膚,繃帶紗布早已經變的破碎凌亂。      身邊的人站著看她臉朝下將額抵在灰泥地面,雙手顫抖的揪緊腹部附近凌亂的衣服,微開的嘴斷斷續續的發出單音粗重的喘氣。   飛砂造成的渾濁空氣對他的呼吸來說是種威脅,灰塵石屑進入口鼻跟氣管內讓他除了乾嘔外就是咳嗽,這更牽動了裂出口子的腹傷,血液開始自指縫還有布料縫隙滴出。      『你就是澤田綱吉吧?雖然不是第一次見面,但是你這副模樣讓我有些認不出你呢!』好笑的語氣並沒有對眼前難受的青年寄予同情,淡紫的眼瞳盯著那張衍在鬢髮下發白的側臉。『要不是剛才古羅囂張的壓你作人質,恐怕我得花一些時間才能看出是你。』   『白蘭大人,需要先給他止血嗎?』畢竟人質要是沒命了,不僅沒利益,況且對他們傑索來說,彭哥列第十代首領要是死在這,對他們來說可是極大的傷害。『因為他死了反而會讓我們很難跳脫出綁架犯的立場。』   『說的也是,綁他可不是我的意思或是家族的意思,不過是野心過於旺盛部下的私人行為。』白蘭聳肩,示意入江可以替他做簡易的包紮。      意識幾乎是在恍惚間徘徊了,全身像是要閃架了般癱軟無力,因失血的關係雙唇顏色略淡,冷汗一直從虛軟發抖的身上冒出。   依稀聽到有人再說話……是叫什麼來著?白蘭嗎?是傑索的首領……看來不是他指示手下來偷襲我的,那是後得要好好談後續的事宜才行……要不然衝動的獄寺一定會動手的……還有平時看起來很溫和的山本也是會……   還有對外的聲明,那也得要里包恩幫忙擬份聲明稿才可以。真的,後面還有好多事要做……      『喂!』      聽到聲音,澤田綱吉吃力的半睜開眼望向出聲的人。   素白色的男人靠著他身邊跪在地上,靠近躺在地板的他,嘴就快貼上他的耳朵,在耳邊竊竊私語。   原來好不容易平緩下來的呼吸混亂了起來,呻吟聲變的很短促,甚至吐出的隻字片段都帶有說不出的感覺,一種很驚恐的哭腔。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