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家教是王道!不愛咬殺?
關於部落格
一個瘋狂的家教迷(是嗎?
希望能讓家教深植人心(有這麼偉大嗎?
  • 370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錯失-紛愛-[22]

廣大的大廳中,挑高的屋頂吊著幾個水晶吊燈,各個都因不時擺動而閃爍稀微但清澈的光芒。因為是講求傳統的黑手黨教主級家族,在建築內的裝潢都可以窺見古典及現代兼容並蓄的擺飾跟雕飾。   就在廳堂的兩邊,排列了兩排大門,個別作為不同用途之用。有的是餐廳,也有的是會見時用的房間。   就在最裡邊的地方,一扇裝飾的極為華麗莊嚴的木門旁佇立了幾名黑衣侍衛,為了就是怕有人誤入而中斷此時正在決策的重大議題──彭哥列首領遭敵方家族監禁一事。      「根據目前的資料,看來又是很類似的事件。」皺著眉的嬰兒攤開桌面上的文書報告,每個情報都指出不樂觀的訊息。      在場的守護者跟親信都面面相覷,眉目間透露的無不是擔憂的思緒,尤其以嵐之守護者獄寺隼人的最為明顯。只見他不僅狂吸著菸,連菸快燒到他嘴唇了沒發覺,面前特地為他放的菸灰缸裡全都是短短一節的菸蒂。      「這次……到底他們又是從哪知道第十代首領的行蹤的?就連我們彭哥列都還不知道啊!這、這未免也太奇怪了!」獄寺焦躁的捻息不知第幾次燙到自己的菸頭,一拳就用力的打在會議桌上。   「冷靜啊獄寺。」坐在他手邊的山本跟藍波連忙起身將他壓回座位。   「嘖……」      不甘心的坐下,看向一旁難得靜下來的了平一臉嚴肅的用眼神示意他千萬別急。撇嘴,自己控制情緒的能力居然比不上那老是極限沒完的傢伙。   代替首領主持會議的嬰兒環是在場的人,目光最後停在左手邊的首領大位上頭,陰暗的帽簷下黑亮的眼沒了銳利,而是陰沉的靜默。   他輕了清喉嚨繼續說。      「假設,敵方米爾菲歐雷家族有特殊管道可以掌握蠢綱的行動,那這大概就能理解了。不過……」瞇起眼。      不可能會有那種眼線的,畢竟在首領身邊的人員他們都要一一過濾清查,先是任命前長達兩年的監控,和之後由他和守護者進行考驗,在這樣嚴密的選拔下竟然還會有奸細?   還是,莫非蠢綱還有去他不知道的地方?      「那個……」在嬰兒沉思的同時,一直安靜坐在位置上的其中一位霧之守護者克羅姆怯怯舉起手。「我聽雲雀先生說過了,有個地方里包恩先生和大多的人好像都不知道。」      頓時,思考的迴路剎時崩解卻又迅速結合成清晰的想法。   就是那嗎?這樣就說的通了,既然只有少數人知道,就連我也不知道的地方……即有那可能性!      「克羅姆,你知道那是哪嗎?」   「嗯!是首領位在深山的私人別墅。」      低下頭審視資料幾秒,立刻抬頭並且跳下椅子。   「我們出發,在那很有可能有線索。」說著,里包恩還喀的替愛槍裝進新的彈匣,冷冷的命令道。      沒有人有遲疑,快速的拿好武器便跟了上去。            微弱的晨曦探進窗子,已經是破曉之時了。   負傷躺在床上的紅髮女人胸口輕輕起伏,規律的呼吸著,經過驚險的逃亡後現在正睡的香甜。   嬌小的身影推開虛掩的門,垂下的唇角冰冷的像死神的鐮刀。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