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家教是王道!不愛咬殺?
關於部落格
一個瘋狂的家教迷(是嗎?
希望能讓家教深植人心(有這麼偉大嗎?
  • 370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第十一步 陰謀起步

     乾嘔的聲音很虛弱,卻不曾間斷過,聲音越趨細小。   側身躺在純白的床褥裡,雙手無力的擺在胸前,少年的皮膚顏色淡到蒼白的可怕,遠遠看過去或許會認為他不過是棉被的一部分吧?      「阿綱,你已經吐不出來就別……」坐在一邊看不下去的山本微站起身拍拍他緊縮的肩膀。   「可、可是……」偏過頭看著山本,他看見那淡棕色的眼裡滿是擔憂。「……對了,山本你不回家嗎?」   「哈哈!最好的朋友現在這樣子我怎麼能丟下他離開?」擺掉擔心的表情,掛回一如往常的爽朗陽光笑容。   見到那笑臉澤田綱吉緊繃的情緒有略為放鬆,不過心中還是充滿了歉疚。      「對不起山本,我這樣子害你回不了家……」   「你別這樣說啦!」微皺眉,有些無奈。「阿綱你就好好休養吧!別亂想。」   「嗯……」虛虛的應了聲,轉回頭閉起眼,慢慢的不久後便發出清淺的呼吸聲,臉有稍微放鬆了,雖然身體偶爾還會出現顫抖      凝視背對自己的身影,山本嘆了口氣。   其實他大概知道對方是看過什麼才會變成這副模樣的,但是他也不能怪誰,因為不僅是找不到兇手,未來那是不可迴避的命運也是一項主因。   身在黑社會中,沒那種不使自己沾染一滴血腥就能保全一切的方法,就算是多弱小多低層的人,多少都會有幾次必須動手才能活命的情形,更何況澤田綱吉將來是要繼承黑手黨中,那有著悠遠歷史的龍頭家族──彭哥列呢?   年紀山本不會比他大太多,頂多幾個月,不過山本早已經對未來要踏上的路有覺悟了,就算那只是青澀少年不成熟的決定,至少在那時刻來臨時不會慌了手腳、亂了心智。      「究竟是誰……」不自覺的握緊手中的物體,那金屬碰撞發出鏗鏘的聲響。   就算有面對那黑暗的覺悟,但,傷害他朋友的人他絕不寬恕。            高檔的黑頭車駛過樹林中開闢出來的小道,半拉上的簾子透進從樹葉隙縫中傾洩下來的光點,跳躍般的輕快飛馳於倚靠在藍髮少年肩膀小憩的少女臉上、身上,那點點亮光跳到紫羅蘭色的頭髮上時,那髮絲像是寶石鑲嵌的布料般發出清亮耀眼的光澤。      「呵呵……克羅姆睡的還真熟。」好笑的摸著那與他同髮型的短髮。   「骸大人。」   這時前座副駕駛出現低穩有點散漫的男聲。      「怎麼了?千種你有事嗎?」   「不是。」藉由後照鏡與坐在後面的六道骸對看,雖說是對視,那眼神的交會僅僅是瞬間的事罷了。「您不是要執行計畫嗎?不過現在我們正在離開那座學院,那計畫是要?」   「別擔心,這只是幌子。」拉開一點窗簾,遙望已經在車後的森林。現在他們的車開過學院唯一對外的道路,車前車後都有幾輛黑色的高級轎車,想必是各個家長開來接學童的車吧?      「……」無語的將視線移回車輛行進的方向,千種出聲提醒駕車的犬專心,因為那傢伙又開始碎碎念了。   「為啥是要我開車啊……那眼鏡河童不也有駕照?」   「注意前方,你想去撞別人的車我沒意見,但是會變的很麻煩……」   「千種你煩死了!」不耐煩的吼了回去,那橫過鼻子的疤在眼睛下皺成一團,那頭亂髮似乎變的更加雜亂了。      沒想到這一吼,因為犬沒注意前方路況,一不小心油門被他用力一踩,碰的就和前方的黑車車頭車尾黏在一塊了。   只見犬睜大那對暗黃的眼一副這是我的錯嗎?還有錯愕的表情。   一旁因衝擊撞到擋風玻璃的千種推了推他那裂出一條裂痕的眼鏡,轉頭看向他,那眼神就彷彿是在告訴他:沒錯!這是你的錯。   收到那眼神的犬僵硬的回過頭,問著:「骸、骸大人你沒事吧?」      「呵呵呵!你當我是誰?」優雅的坐在原處,頭髮衣服並沒有凌亂的跡象,好似那陣撞擊對他毫無影響和傷害。   不過知道自己闖禍的犬可沒漏看,那對異色瞳眸發出來的詭異氣息,跟那幾聲比平常還要可怕的嗤笑聲。      叩叩!      這敲擊聲喚回了前座兩人緊張的意識,往車窗望去就看到一位怒氣沖沖的男人正手環胸,臉不帶善意的瞪視著車內的他們。   「出來!你看這要怎麼辦!」邊說邊指著前頭車子扁平的後車箱,裡面的行李被歪七扭八的擠了出來。      互相對視彼此,那兩個人也不知道該不該下車,因為……要是把事鬧大對他們而言是相當棘手的。   那男人不等他們做出回應,大步大步的走近後座,掏出西裝內的手槍用力敲打車窗玻璃,那動作讓犬和千種露出不妙的表情。就在他們要下車阻止他繼續下去前,玻璃便硬生生被敲碎。   粗魯的手往裡頭一拉,扯出了一條纖細的手臂使勁拉扯。      「……啊!」熟睡中突如其來的干擾使得少女醒了過來,疼痛的哀求著男人別拉。「痛、好痛……不要拉我!」   在那男人對克羅姆動手動腳的同時,千種發現後車廂的警示燈亮了起來。   「你們快拿出東西來賠償!」跟男人同車的人也下車準備好好勒索他們,一掀,後車箱被強行打開了。「來看看有什麼好東……!」   那正要翻找的手停在半空中,瞳孔張的極大,嘴抽動著卻說不出話來。      在後座那鮮紅的右眼散發詭譎的思緒,過於鮮豔的色澤……好似會從那其中流出不盡的血泉。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