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家教是王道!不愛咬殺?
關於部落格
一個瘋狂的家教迷(是嗎?
希望能讓家教深植人心(有這麼偉大嗎?
  • 370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楔子 重生

     孱弱的身子躺倒在蒼白的床上,房間內的眾人無不是眉頭深鎖,就連平時保持一貫從容的嬰兒也失去了那好整以暇的悠閒感。整個氣氛沉重,重到坐在床沿的灰髮男子手中握的手也變的沉惦惦的,這讓他更收緊了手心的力道。      「獄寺……」罩著氧氣罩的人牽動嘴發出嘶啞的聲音。   「第十代首領,請您別說話了,好好休息吧!」男子擔心的低聲勸他不要浪費體力說話。   只不過躺在床上的傷者並不領情,還是拖著那氣若游絲的聲音說著話。      「如果……我能夠選擇,我希望能夠……一分為二……」虛弱的帶出笑靨,那笑容溫暖到讓人產生那人氣色泛紅好多了的錯覺。      在那句話語落下後,獄寺握緊的手突然一鬆,一聲悶響下,那隻失去支撐的手便沉沉的落在床上。灰色的髮絲蓋住了他的面情,身邊的人都不知道底下現在是怎樣的臉,面對重要的首領逝去,那從少年時代就自稱是左右手的男子會有什麼樣的感情?      「他走了。」肩扛著劍袋的男子上前輕拍他的肩膀,搭在上頭的手可以感覺到那人在隱隱發抖。   「我知道……山本。」沒了凶暴的個性,低聲的回應對方還略帶鼻音。   至少……他走的很安詳,那樣就好,對我來說,那樣就夠了……      忽然虛掩的門被推開,皮鞋鞋跟叩地的聲音停在門口那。   個性不怎合的兩人站在那裡,一人雙手環胸,另一人單肩靠在門板上。      「……喔呀。」輕輕的驚嘆,然後失笑。「呵……居然死了啊?」   異色的瞳打量房內每個人凝重的臉及氣氛,傾斜的目光最後停留於安靜躺在純白被單裡的他,眼裡沒有眾人的悲傷,只有隱隱的諷刺。      「哼!」沒有多說什麼,閉起黑亮的鳳眼再緩緩睜開,不過跟另一人不一樣,視線僅僅只有短暫的幾秒停留在那人身上,而後鬆開環著的手換插進口袋。      獄寺推開搭在肩上山本的手,剛存在於他眼中的悲傷被憤怒取代,深綠的瞳色增添幾分戰慄。   「六道骸……雲雀恭彌!你們怎麼這時候才來──」好在山本急忙架住快控制不住的他,這才免於一陣混亂。   「獄寺你冷靜一下。」      面對那兩個總是任意去留的守護者,彭哥列首領並沒有硬性要求他們的去留,而是很放心的讓他們任意在外頭闖蕩,因此他們若是回來了,能在彭哥列總部見到的不外乎是面露笑容的首領親自迎接他們的歸來。   而他們對那樣的舉動並沒有什麼反應,但首領都是秉持「他們只是不善表達」的理由安撫那些為他抱不平的部下。      「呵呵呵……澤田綱吉他,的確是死了,真正的他。」六道骸嗤笑幾聲,吐出意義不明的話,一邊的雲雀倒是相當安靜,從容的坐到牆邊的沙發。   「等一下,你說的『真正』是什麼意思?」安靜的嬰兒張開口問他,眼神裡充滿著逼迫的意味。   「就是那意思啊!阿爾柯巴雷諾,我怎麼可能還有其他意思?」      沉穩的聲音斷了這對話,很不耐煩的打了呵欠。   「六道骸你別在那扯東扯西的,說重點。」   「哈,也是。」嘴角滑過不明的笑意,把半開的門推的更開。「請你進來吧!」      那走進的身影讓那兩人外的人都愣住了。      「我是澤田綱吉,彭哥列的現任第十代首領。」   和床上的人相同的面貌、相同的聲音、相同的動作。   唯一不同的,大概就是那深褐的眼裡……沒了溫暖。   獄寺一邊看著他一邊握起了床單上冰冷的手,輕到緊,牢牢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