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家教是王道!不愛咬殺?
關於部落格
一個瘋狂的家教迷(是嗎?
希望能讓家教深植人心(有這麼偉大嗎?
  • 370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錯失-紛愛-[24]

     手腳被撕成條狀的布塊綑綁,雙手懸起吊在高過頭的傢俱上,傳來的痠疼已經麻木神經,只覺得手好像不再是自己的了。身體彷彿失去了肩膀以下的手臂。      「你說謊……」深黑的眼瞳瞪著被束縛的女子,雙拳緊握。   「雲雀先生,請冷靜一點。」出聲勸他,但是女人知道這效果不大。   「哈……我說謊做什麼?都成這副模樣了說謊只會自討苦吃。」因為雙臂被吊在半空中的關係,女子上半身前傾,頭低垂著長髮掩去了面容。「我並不屬於任何家族,只不過是一位自由殺手,所以你們也知道的,當面臨生命危機時我是不用對僱用我的人盡任何保密的義務的。」      聆聽著那些冷靜判斷情勢且詳實敘述出來的話語,雲雀不曉得為何就是越聽越有股莫名的急躁和憤怒,對方不疾不徐的態度逼的他更加無法冷靜。   他揮開麥迪奇要他沉靜下來的手,前踏了一步居高臨下的注視那欺騙他們的假女僕。      「澤田綱吉他,不可能會答應的。」   「別說的很肯定,你這過去式的彭哥列第十代首領的情人。」   「妳!」麥迪奇聽見那段話,應該叫人平靜的她反而舉起手就想賞對方一拳,沒想到卻被一隻大手拉住,一看,是表情些微猙獰的雲雀恭彌拉住她的。      「別說什麼情人,我從來就不是他的誰。」沒有遲疑的說出口,聽到這麥迪奇不禁睜大眼。   雲雀先生剛剛說了什麼?   「你怎麼這樣說?你和澤田先生不是……」   「我們兩個,從來沒有對彼此下過約定,連說句喜歡都沒有。」   「……!」   「所以……我跟他根本沒有那方面的關係。」      望向說出那些無情話語的男人,眼底看見的告訴她那些並不是謊話,卻也讓她了解,他們之間並非毫無牽絆。   細黑的眉扭結在一起,鳳眼半瞇著似乎在壓抑眼中的某樣想法,面色沒了怒氣反是多了一種類似後悔不甘的情緒,抓住她手臂的力道也弄得她疼痛,那力量好像還在增加。他,平時高傲的雲雀居然露出那樣的表情……   儘管澤田綱吉帶他來別墅的次數不多,但是擅長察言觀色的麥迪奇早就發覺在那褐髮青年面前總不經意露出溫柔的他,是有著在平常絕不會對任何人展現那一面的個性。   當某次澤田綱吉一人前來時,她曾這樣問過:雲雀先生他是怎樣的人呢?   聽見她的問話,青年稍微愣了下,然後露出淡淡無奈的微笑:他啊,是一位很孤僻的人呢!   不過在說完那句後,他接著說。      『但是,我就是喜歡他那不受拘束的性格與氣質。』      看著,那說出她沒料想到答案的人表情非常溫和,真要說的話,她甚至能感受到自己沐浴在被擋於屋外和煦的陽光之下。暖和的氛圍,她能感覺的出來,那時的澤田綱吉的心情是愉悅的,或許那能說是幸福。      「雲雀……先生……」洩氣的示意對方放開手,待抓著自己的手鬆開後,她隨後放下高舉的拳,臉有點低,瀏海滑落了幾縷深紅的髮絲。      男人閉上眼再度張開後,那對鳳眸中早就沒了方才的那些複雜情緒,只留有純粹的意念。      「請問你要去哪?」驚愕的回頭望向轉身要離開的他,麥迪奇問著。   「去剛那女人說的,他們幾年前約定見面的地點。」      伸出手握上門把,轉動它,在聽到門鎖打開的聲響後往外推開。   還在房內的人都愣住了,除了被訊問低頭的女子。   夜黑的眼瞠大一瞬,紅頭髮的女人撥開了遮住右眼左分的瀏海。   站立在房門外的,是其餘五位彭哥列守護者跟一位身穿黑西裝的嬰兒。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