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家教是王道!不愛咬殺?
關於部落格
一個瘋狂的家教迷(是嗎?
希望能讓家教深植人心(有這麼偉大嗎?
  • 370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第十二步 渾沌逃離

     憑藉過人的意志力,雲雀恭彌一向不認為自己會被區區幾條繩子給困住。   微站起身,找到地洞裡較為堅硬的地方,將繩索部分對準稍稍凸出的尖銳岩石開始規律的上下磨動,植物纖維在銳角刮過幾次後斷了幾根,結實的繩子也有部分變得鬆散。   趁著鬆動的時候加上雙臂的扭動,雖然繩結沒有被解開,但是經幾番使力後便從他身上落下,躺在他的腳邊一副軟弱無力的樣子。幸好他只有雙手被反綁,獄寺不禁在心中暗自慶幸。      「喂!快點過來拿。」催促已經鬆綁的人,還被綑綁在地的少年勉強甩開沾滿泥濘的銀色頭髮,用碧綠的眼神示意對方注意他的背後。   「哼。」      聽見冷漠的哼聲,獄寺隼人的額角爆出青筋,差一點就要從那噴出血來了。   「哼啥啊!你要是不想出去就不要給我拿!」然後又聽到雲雀的咋舌聲,他實在是很想站起身跟對方打上一架,只不過現況不允許他們再出現紛爭了。      忍住怒意,看著雲雀慢慢走過來伸手在自己背後翻找。   不用多久時間,衣服摩擦聲後雲雀的手中就多了一些東西,是小型的炸彈。      「沒想到你偶爾有點用處。」   「夠了雲雀!你要是再敢說出這種話我一定炸了你──!」      其實在他們被關進地牢時,身上的武器都被搜走藏匿起來了,包括獄寺身上的一般式炸彈等和雲雀的兩支拐子。   不過號稱煙霧炸彈的獄寺那名稱可不是玩假的,他是真的「全身上下」都有炸彈,小型中型都一應俱全,很多跟他打鬥的人在前一刻面對的明明是手無寸鐵的少年,但是卻被下一秒突然出現在他手中的炸藥全數擊潰。   儘管身上多數爆裂物都被拿走,他身邊還是在某些地方隱藏了幾個比較小炸彈。有那些火力應該是能轟開囚禁他的土洞,只是迫於被限制住雙手雙腳行動的不可抗力因素,獄寺根本無法自行用炸藥逃出生天。   於是,雲雀恭彌的到來對他來說是逃生的關鍵,現在對他的心情獄寺簡直是五味雜陳。      「要怎樣點燃?」   「那些是特製過的,只要手指摩擦引線它就會自己引燃。」      指尖捏在幾個炸藥引線頭上,兩人都分別深吸一口氣。   然後,出現了爆炸聲跟崩落聲響。            現在唯一聯通學院與外界的道路正阻塞著,不知道是前方發生了什麼事,司機有點不耐煩的敲打方向盤,轉開音響解解悶。      「嗚……」後座傳來慵懶的呻吟聲。   「碧洋琪小姐。」略為訝異的語調,動手調了後照鏡查看躺在後座的少女,順手把音量關小了不少,以免影響她的休息。「您醒了啊?要不要再睡一下?」   「不,不用了。」坐好後整理了一下自己凌亂的粉色長髮,問著:「現在是發生什麼了?我怎麼會在車上?」   「因為小姐的學校發生恐怖事件,目前已經有數名人員死亡了。因此校方要求學生立即回家避難。」      聽聞恐怖事件,原本有些脫序的記憶剎時清晰不少,少女露出驚懼的眼神皺著眉頭。   「那他呢?」既然自己坐在車上,雖然有之前昏倒時受的傷,不過都無大礙能算是平安,那她那最重視的弟弟呢?   「……很遺憾小姐。」這一句話差點讓她的心臟停了。「少爺找不到人,但校方也沒有說發現他已經死了,我並不太清楚。」      停止呼吸幾秒後緩緩吐氣,疲累的癱坐在椅上。   他們不是親生的姊弟,但是碧洋琪一直以來都當他是自己的小弟,寵他等等的都不少,因為她知道獄寺的母親早死,而他的身分又是在黑手黨家族內不會被認同的私生子。   了解到事情的原委,碧洋琪待他沒有任何不屑,將他視為同父同母和自己有相同地位的家人。在幾個月前都是這樣的……   有一天她發覺獄寺閃避著自己,看她的眼神沒有以往的神態,而是讓碧洋琪感到錯愕的憎恨。      「是誰呢……讓他知道真相的傢伙。」喃喃低聲問自己,手下意識的握緊拳頭,有傷的身體止不住的顫抖。   「小姐就再休息吧!」見狀,司機以為她是因為傷造成的疲憊而發抖,關心的說著。      就在這時忽然前方堵住的地方發生像是暴動的騷動,頓時槍聲和金屬器物互相敲砍的聲音響徹整條道路,司機和碧洋琪都看傻了眼,只能見著刀光劍影在眼前上演全武行,血花像是不用錢的拼命噴灑。   見情勢不對的司機準備開車門,想擋下幾個似乎已經殺紅眼的人接近這輛車,碧洋琪看到他這絕對是送死的行為不禁脫口大叫。      「別出……!」溫熱的黏稠物啪的貼上車輛的擋風玻璃。      話還沒說完,那早就打開車門踏下車的男人動作就停在半個身子出車外的姿勢,而後……緩慢的倒下,滾躺在駕駛座車門旁邊的地上。   深綠的眼瞠大,不敢相信的緊盯著那漫開來的紅色液體從腦袋裡跑出,混著豆腐狀的乳白物體飛散在男人身旁。方向盤的一小邊被子彈擦過去,出現焦黑的彈痕,那死去司機的手還放在上衣裡,握好一把手槍卻來不及掏出擊發。      「可惡!」一揮,手裡跑出冒著毒氣的食物,用那些當阻擋擋下攻擊前進。她要明白前面到底發生什麼事。      大約在五分鐘前──坐著四名少年少女的黑色車輛的後車箱內,發現多具屍首異處的身體碎塊。   那些,就是他們坐著的車輛,真正的主人。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