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家教是王道!不愛咬殺?
關於部落格
一個瘋狂的家教迷(是嗎?
希望能讓家教深植人心(有這麼偉大嗎?
  • 370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第十三步 膠著迷亂

     驚險的低下頭閃過一發子彈,然後將腿往側踢過去踹倒一個黑衣人,再利用反作用力把有毒料理壓上另一邊的男人臉部,順暢的動作顯示出她待在學院的期間,並沒有虛度,那些訓練的課程讓她在危急時仍能保有一絲冷靜,並且做出俐落的動作來攻擊或是防守。   透過身旁車子的黑色玻璃瞧見有人正從身後接近,便馬上往旁邊踏一大步躲過匕首,趁對方替沒刺到自己而驚訝時,狠狠用手中的一大塊冒毒氣的紫色蛋糕打在他頭上,力道用力到那人踉蹌了幾下,隨後太陽穴硬生生撞擊上玻璃,幾乎半顆頭陷入破碎的破片中,血流如注。      「到底是誰……」碧洋琪的表情極為憤怒,碧綠的眼睛充滿殺意。      她衝過一群群亂鬥中的人,踐踏過慘不忍睹的屍首。然後……她在最後見到了,那高高在上坐著觀賞殺戮的人。            一間裝潢典雅的房間,華麗的水晶吊燈閃著光,牆上的掛畫透出一股古典味,細膩的筆觸,這都是文藝復興時期創作出來的畫作,各個價值不斐,畫框自然也是鑲著金銀的高貴樣式。   裡面的空間不算是非常廣闊,卻也是相當寬敞,挑高的設計讓人沒有感到壓迫的不適,位於盡頭的落地窗和每隔幾步就有的大窗納進了和煦的陽光,採光十分良好。窗簾被整齊的收攏,用綴上碎花的絲絨綁好,打上漂亮的結固定。   漆著亮漆的桌邊坐了一些人,長相不盡相似,卻都有著凝重的表情。      「所以現在,已經將學生送回家了吧?」一頭金短髮的男人核對學生名單,確認是否除了一些人之外都離開學校了。   「家光。」在他對面的老人拿起茶杯喝一口茶,嘆氣。「這樣做只是暫時的,必須找出禍首才行。」   「這我知道……」無力的聳肩,努力忽視周遭投來質疑的目光。      那些平時不做事,出事時才出來說話的老傢伙。家光在心裡念著,他一直對那些坐在高層位置的老頭感到不滿。      「對了。」放下杯子。「恭彌那孩子去哪了?他不會在那張名單裡的。」意思是指,他不是那些會被送走的孩子之一。   「我沒看到,說到底,學校發生這麼大的騷動,他是不可能不出現的啊!」傷腦筋的抓頭。      那叫雲雀恭彌的孩子,是多重視這所學校他們是知道的,原因也是曉得,所以對於他遲遲沒出現,沒有出面報告跟展開他高壓的處理方式,家光跟九代首領都感到不對勁。      「要去問山本嗎?」不安的說著,家光感覺到九代首領也是相當擔心,因此提議。「阿綱醒了也可以問他,畢竟這段期間是他在處理行政的。」   「……」思吮,老人手中翻著的是他不在的期間內,雲雀所寫的報告。      那些書面報告無非是關於學校方面的,有教師教學的評鑑、學生的學習狀況、設施的折損程度評估,以及針對發生的重大事件做的詳盡調查等。   粗糙的手指翻過一張張寫滿字的紙,眼睛細細閱讀內容,遇到圖表則放慢速度觀看,再與附註的地方比對來了解一些數據。   大概在他翻到某頁時,那雙眼瞠大不可置信的盯住某個地方,家光看見九代首領的反應知道其中有蹊蹺,連忙起身過去,在看到後忍不住倒吸口氣。      「槍……」      就算是再怎樣的黑幫背景的學子,進到這所學院都必須強制被檢查攜帶物品,因為課程中有實習課,有很多事要親自使用武器作訓練的。但是位了保持校園的安寧秩序,他們雖准許學生帶自己的慣用武器,卻也做好了嚴格把關。   若非必要,也就是非實習課程的時間,學生的武器都是被校方妥善保管在某處的,而且還強制要求火力過於強大的禁止帶入學校。      「這不該出現的。」皺眉,九代首領詳細看了雲雀做的報告,得知那東西不是在對的時間出現,這對學生安全是極大的傷害。   「……難道!」腦中浮出了一個不妙的想法,家光面色逐漸蒼白冒著冷汗。「雲雀他是為了追查槍枝來源跟幕後黑手,而遭遇……」後面兩個字他不敢說出來,那對他們來說,要是真的發生了那可是會令他們愧疚萬分。   「很可能,家光。」手指搓揉眉心,老人的心中目前非常混亂,鼻頭跟眼睛泛起酸楚。「恭彌他很有可能,就這樣遭遇不測了……」   「九、九代首領。」      看著用手撐額低下臉的老人,家光停下聲音,他知道對方現在需要安靜。            「那個……其實你不需要這樣的。」有點困擾的盯著前面出現的一堆食物,那多到快把他腿壓斷的份量是怎麼回事?山本他也做太多了吧?   「剛醒來要多補充點營養啊!」開朗的笑著,依舊是笑容滿面的將推車上的壽司之類的東西放到澤田綱吉面前。   「問題是啊!山本,我又不是生病,只是昏倒而已。」   「哈哈哈,要吃完喔!」山本轉過身打開房門,對他揮揮手。      還在望著面前那些食物時,澤田綱吉發現,山本擺手說再見的感覺似乎哪怪怪的,不對勁。            坐在一輛黑頭車的車頂,手撫摸著躺睡在自己腿上少女的頭髮,揚起笑俯視腳下的混戰,嘲笑那些人迷失了主因,那愚昧讓他感到好笑。      「彭哥列,想不到吧?呵呵呵……」他要顛覆現有平衡,將權力掌握。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