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家教是王道!不愛咬殺?
關於部落格
一個瘋狂的家教迷(是嗎?
希望能讓家教深植人心(有這麼偉大嗎?
  • 370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節十七、錯綜

  洗碗的聲響清脆的碰撞在廚房,水生嘩啦啦的傾洩在沾滿泡沫和油汙的器皿表面,將它們上頭的髒污沖走。那些蛋黃的泡泡隨水流繞著排水口打轉,幾圈後咕嚕的溜進水管中。   清洗中的男人哼著小調,但是在坐在外面餐廳的少年低聲抱怨後停下,儘管如此,男人的好心情依舊不減反增。      「少爺,您的病情能好真的是太好了。」   「哼。」鼻子哼出一股氣。「我可不是草食動物。」      苦笑,說時在看見少年滿身是盜汗還有不正常的暈紅時,草壁嚇了一大跳,幾乎是驚恐到差點當場大叫。但發現對方尚有一絲意識時勉強讓自己鎮定下來,依照之前的方法通知夫人跟老爺,並耐心的照顧直到退燒。   因為病情稍稍惡化的關係,所以吃的也都是一些清粥或是溫熱的流質品,少年吃完後有點不滿的瞇起一雙漆黑的鳳眼。   見狀,草壁有點不安的問。      「不合您的胃口嗎?」拿起紙巾擦去手上的水珠。   「並不是。」就是對這些清淡食物食之無味啊……一點都沒有吃過的感覺。「你忙完就可以離開了。」   「可是……」擔心的看著倔強的少年。   「我說了,我不是草食動物。」      結果草壁還是拗不過他,在半命令半武力威脅之下回家去了。   慢步走上樓,腳步還是有一點虛浮的感覺,頭重腳輕的。撐著扶手上了樓進到房間內,在打開門的時候被一陣涼風吹襲,冷縮的搓了下雙手。   伸手關起微開一點的窗戶,邊用手把被吹凌亂的黑髮撥齊邊嘟嚷。      「是誰開窗的?難道是草壁?」表情泛起怒意,蹙著眉頭扯上窗簾。   就在這時一隻略帶冰涼的手撫上那拉著窗幕的手。      「……」   「你看起來臉色不太好,又生病了?」低沉的聲音縈繞在耳畔。   「你說……呢!」      一個大回身,一條簡潔有利的銀光畫過半空中,空氣甚至發出激烈的摩擦聲,根本很難讓人聯想到他昨天生了一場大病,不久前才略有起色。   那覆蓋少年手的人卻很輕易的往後一躍閃過那重擊,腳尖才剛落地便迅速抽出銀拐抵下再一次的直擊。      「你是怎樣進屋的?」微喘,汗液沿臉邊滑落。   沒有回答,那人只是舉起另一支空著的手指指少年身後,順那方向看去後少年嘴角上揚幾分,怒氣裡摻雜殺意。   「爬窗私闖民宅,咬殺!」      一踏地板就衝向前去,開始毫不留情的攻擊。儘管那攻擊不曾停息片刻,卻都被一一閃過。   最後這場很莫名開始的打鬥就在很突兀的地方停止。   對方打掉他的雙拐一抓一摟,就將少年擁入懷。      「你、你放開我!」掙扎著。   「雲雀恭彌。」那環住他的手臂沒有放鬆的跡象。「別再逞強了,都快站不穩了不是?」下巴輕壓於柔軟的髮叢上,寬大的手輕撫少年發抖的身體。   抿脣,然後不甘心的開口說話,語氣中滿是埋怨。   「都怪某個傢伙遲到沒來。」臉頰貼在對方胸口悶悶的說。      不怎明顯的停頓,不過還是被少年察覺。   「你是怎樣?」   「沒。」      片段的零星,令他感到暈眩。   於是他不禁想問──昨天晚上他那奇怪的夢境究竟是什麼?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