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家教是王道!不愛咬殺?
關於部落格
一個瘋狂的家教迷(是嗎?
希望能讓家教深植人心(有這麼偉大嗎?
  • 370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第三生 不思議

     一路上車子的輪胎一直和凹凸不平的路面鬥著,不時因為地面高低落差而發出「叩咚」的撞擊聲,搖搖擺擺的車體像極了爛醉走在路邊的醉漢。   車裡的人自然不會舒服到哪,司機緊張的駕駛著,深怕一閃神因為貓貓狗狗或是行人而出差錯。後座的三人則是因為搖晃不時敲到頭或是撞到彼此,但是身為首領的澤田綱吉沒喊過抱怨,心理想的只有準時抵達會場這件事。   窄小的巷道本來就不適合行駛這類的車,以至於拐彎時都得小心翼翼,以免車體被磚牆跟擺放路邊的東西刮壞漂亮烏黑的烤漆。      「首、首領,您不要緊嗎?」司機戰戰兢兢的詢問剛才因為一陣晃動,頭硬生生撞上車窗的褐髮青年。   「……沒事,你專心開車就是。」悶哼幾聲,揉揉吃疼的太陽穴。   「首領你沒事吧?」山本關心的問著,準備伸出的手在猶豫下縮了回去,僅剩那擔憂的眼神看著他。   「不要緊的。」拉好皺掉的西裝外套並整理領帶,坐正時順勢瞪了眼在一邊偷笑的六道骸。「霧之守護者。」      就在澤田綱吉說出那句話的同時間,離車頭那不到兩公尺處的轉角跑出一位身穿米色衣服的女孩,司機一時反應不過,只能猛轉方向盤好避開。      碰──吱嘎!      相當響亮的聲響,車頭緊緊的依附一堵磚牆還陷了進去,支離破碎的模樣比自由落體給人的衝擊還要精彩。   好在在幾秒的落差下避開了女孩,裡面的人也因為六道骸及時用幻覺撐住變形的車體,和山本趕忙用刀切開車子之下,並沒有多大的傷害。   褐色的眼睛望向變形嚴重的黑頭車,轉而望向身邊錯愕的司機跟一副傷腦筋樣的雨之守護者,以及站在一邊裝做這根本不干他事的霧之守護者。輕皺的眉上挑,嘆氣,今天的行程很危險啊……   而無故衝出的女孩則是呆立在不遠處,含淚的雙眼滿是驚嚇,似乎被嚇的不輕,咕咚的跌坐在地放聲大哭。   這時大概是她剛跑出來那方向的巷子傳來慌張的呼喊,看來是聽到了那陣刺耳尖銳的撞擊聲吧?      「西雅!西雅!」那呼喚聲漸漸靠近,最後聲音的主人出現在轉角處。      所有的人,包括那來找小女孩的人都嚇了一跳。      「跟、跟第十代首領……長的好像……」司機從車禍的震驚中清醒,手指著面前雙眼瞪大,愣愣看著他身後澤田綱吉的青年。   「不是好像吧?根本是一模一樣。」山本的視線在長相相同的兩人之間打轉,打量著。   「……」      在場唯有一人算是挺鎮定的,雖然看見那青年時仍是有稍微驚訝一下,不過稍縱即逝。異色的眼瞳讓人猜不透他的想法,戴著皮手套的手摩挲下巴深思著。   原來啊……失蹤的他居然會在這裡呢!呵呵呵,想不到一次的意外也會有這收穫啊?      傻愣的青年總算是回神了,但是音調依然是有些呆板。   「欸……那個,對不起,我們一沒注意她就跑出來了……」扶起還在啜泣的女孩拍掉她身上的灰塵,指指面前的澤田綱吉一行人,示意她向跟前的人道歉。「西雅,記得犯錯要先說什麼嗎?」   「對、對不起……」聲音越來越小,害怕的扭著米黃的衣角囁嚅。   「對了。」等西雅道歉完後,青年搔搔蓬亂的深褐色頭髮憂心的說:「你們的車……有什麼我能做的我會盡量賠償的!」說完立刻九十度鞠躬。      那道歉的動作看在山本眼裡帶了濃濃的熟悉感,他記得記憶裡是有那麼一個老是在部下出錯或是自己犯錯時,兢兢業業慌忙向昔日教師陪不是的青年。   那慌張的語氣和彎腰的動作,真的都有不可思議的親切感。      「不用了。」揮揮手對青年說著。「但如果能借我們一部車我倒是很感謝,事後會拿回來還你們的。」   「啊,借車是可以,可是那輛黑色的車看起來很名貴啊……」青年偷偷覷了眼慘不忍睹的車,眼底滿是「這樣好嗎?」的想法。   「沒關係。」澤田綱吉對他笑了笑。   「嗯……好吧!」最後妥協的聳了肩膀,牽起女孩帶路。      拐幾個彎後不久,便將他們帶到一棟有點舊的建築物前。   「這是我們經營的孤兒院,請在這等一下,我去跟加諾小姐借車。」把女孩送進屋內後沒多久,便拿著一串鑰匙出來。      澤田綱吉接過鑰匙交給司機,要他去開車等。轉過身面對青年略帶歉意的笑容,禮貌的微笑伸出手。   「為了事後還車,請告訴我你的名字吧!」   青年愣了下後明白對方是要握手,怕失禮不好意思的伸出手握住,靦腆的說出名字。      「我叫澤田綱吉。」臉上淡淡的紅暈,那有著笑意的雙眼就彷彿是包容一切的天空般清澈。   給人,暖暖的感覺。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