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家教是王道!不愛咬殺?
關於部落格
一個瘋狂的家教迷(是嗎?
希望能讓家教深植人心(有這麼偉大嗎?
  • 370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錯失-紛愛-[25]

     警戒性的退後一步,銳利的細長鳳眸禮滿溢殺意,那眼神問著來人們。   你們怎麼會知道這裡?      「雲雀,等到處理完這件事後我要懲罰你跟蠢綱。」帶頭的嬰兒手中握著一把槍,那黑亮的槍管閃爍冷光。   「對……對不起……」克羅姆低垂雙眼,歉疚的無法直視她的戀人。   「……」一點行為就知道是怎樣了,雲雀沒有加以追問。      里包恩透過雲雀和他身後女人身邊的縫隙窺探到了房內的狀況。   「裡面的人是?」   「叛徒。」冷若冰霜的語氣,冰冷至極。那寒冷連站在他後面個性無懼大膽的麥迪奇也不禁縮了下。   「你要去哪?」   「沒你們的事。」      一觸即發的氣氛,這是克羅姆帶路時始料未及的,她沒想到會是這樣的情形,在她單純的預想中,應該是找到躲藏在這裡或是曾經待過這的間諜和其相關的情報。不過……卻在這遇上了在會議中缺席的男人,彭哥列雲隻首護者──雲雀恭迷,她現任的男友。   怯怯的偏頭向房間裡頭看去,見到的悲慘景象讓她抬手捂在嘴上,好壓抑差點驚叫出聲的嘴。      「……你們,是彭哥列的人吧?」來到的六個人沒聽過的女聲戳破了這陣緊張感。   「啊?妳是誰啊?」獄寺挑眉斜睨著開口想確認他們的麥迪奇。「嘖!你那頭紅髮看了真是讓人不順眼。」讓他想起了曾經在過去測驗過他的某位男人。   「是……這裡的管家小姐嗎?」支吾的問,克羅姆在聽雲雀說起這處時有所聽聞,雲雀老是一句:那強勢過頭的女人。   這讓她會忍俊不住笑了下,的確雲雀個性這般彆扭又作風強硬的人,和對方是很難合得來的。      「我是。」覺得自己的問題被忽視,麥迪奇蹙眉看著那群人。「不回答我嗎?」   「臭女人!」想要衝上前的獄寺被山本即時架住。      就在眾人為了勸阻獄寺暴走時,沒被捲入影響的兩人彼此對看,一樣都是深黑的眼瞳,都是那平靜冷漠的眼神,只不過一雙帶著是質問的意味,另一雙則是帶有堅決跟冷酷。      「別阻攔我,小嬰兒。」   「那要看你給我的回答了,雲之守護者。」   互不退讓的對視,雙腿彷彿是紮了根般的定在原地。      時間在無聲的時候總是漫長,卻也不曾比平時慢過,一切都是人們心理作祟的關係。就像在一個實驗中,拿一把刀抵在死刑犯的皮膚上,並讓一邊的水管滴出少許水發出滴答聲,接著告訴他:你身體被割出一道傷口,血流不停。   在這期間中,不斷告訴他,他流失了多少血量。   持續下來不消多久,那人就在身體毫無傷口害傷害的情況下死去,人的心理就是這般可怕的東西,雖然能在危急時支撐你,卻也能在某些時候扼殺了你。      感覺身邊爭吵的聲音沒了,應該過了不短的時間。知道再也不能拖下去了,雲雀不甘的擠出話來,儘管是咬牙切齒似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