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家教是王道!不愛咬殺?
關於部落格
一個瘋狂的家教迷(是嗎?
希望能讓家教深植人心(有這麼偉大嗎?
  • 370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錯失-紛愛-[26]

   最後,那近乎可笑的綁架事件就在一個很莫名的點上停止了,來的突然,也結束的太過讓人摸不著頭緒,一切都是那樣的模糊。彭哥列方面對於首領被傑索送回來感到訝異,儘管是這樣子,他們仍舊是倍感欣喜,全體的緊繃在見到澤田綱吉經守護者攙扶下了車後便鬆了下來,有的人甚至當場哭泣或是全身虛脫的跌坐在地,無不是替自家首領的歸來感到高興的。 歡騰的氣氛下,沒有人瞧見,那雙褐色的眼瞳中瞬間即逝的痛苦。 沒有……任何一個人。 『可惡的傑索混帳!竟然傷了第十代首領!』見到澤田綱吉歸來後,獄寺隼人在那時幾乎是用噴淚的方式喜極而泣,卻在看到他身上大大小小的傷時剎那變了臉色,那黑的表情十分嚇人。 『嘛,阿綱他人回來就好了啊!獄寺你不是在當時瘋狂的大吼大叫?』山本拍拍握緊拳頭在發抖的獄寺要他放寬心。 『嘖!』不甘願的撇過頭。『那、那是因為當時……發生大爆炸,古羅那傢伙前一秒還挾持著第十代首領,所以看到他被壓在瓦礫堆下面,我才……』棒球笨蛋!難道你不知道我那時難過的快死了嗎!要是第十代首領一有個三長兩短的話,那我怎能對得起對他的忠誠…… 安靜的看著兩位從小一起走過來的好友一如昔日的鬥嘴,包著紗布和繃帶的臉漾出淡淡快樂但又無奈的笑容。 這時候首領臥室的門房被敲了幾下,讓兩人近乎無止盡的爭吵停了下來。 『是誰?』發出有點乾啞的聲音,這已經是近他最大的力量能說出比較完整的話了,現在他的全身都十分不舒服,氣管也因為那時候的沙塵而虛弱。 『是我。』低沉的嗓音回應。 簡潔一向是男人他的個性,站再床邊的獄寺跟山本聽見後便不約而同的對看,然後微微對躺坐在床上的首領欠身,說他們要先走了。不過其中一位看起來不怎樣甘願就是了。 當他們開門時,果然就和預想的一樣,是雲雀。 山本打哈哈的打聲招呼便出門,獄寺倒是在那裡瞪了老半天最後被山本笑著給拖出來,氣憤的掙扎還不忘扭過頭對那踏進臥房的人大吼警告。 『喂!你給我注意點!第十代首領現在需要休息你別給我煩他啊我跟你講!』雲雀聽到時輕哼一聲,心想著你這傢伙剛才還不是在打擾他? 聽出那個意思,獄寺更是憤怒的大聲怒吼。『你剛那是啥意思啊!要是被我知道你讓第十代首領沒辦法好好休息我就……』 『哈哈哈,雲雀你別太在意他說的話啦!那我們就先走了,再見。』加快脫拉的速度,不用幾分鐘就已經聽不見獄寺的抱怨聲。 現在房門被輕輕關起,室內只剩下皮鞋踩在毛織地毯時發出的摩擦聲,寧靜的相處對兩人來說偶爾是對話的一種。 男人終於走到了床沿附近,拉了張椅子坐下,墨黑的鳳眸靜靜的凝視床上的人,然後動作緩慢的牽握住對方插有點滴的手掌,指尖處碰著備透氣膠帶貼住的針頭與肌膚的接合處。 知道雲雀心中的擔心,澤田綱吉露出微笑說著。 『放心吧……很快會好的。』心頭,儘管是笑著的,卻是刺痛。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