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家教是王道!不愛咬殺?
關於部落格
一個瘋狂的家教迷(是嗎?
希望能讓家教深植人心(有這麼偉大嗎?
  • 370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第十四步 疑點浮現

     驚慌的退後了一步,翠綠的眼裡滿滿的不可置信和錯愕,因為……坐在上頭的並非她預想的是多兇惡的傢伙,而是與自己同窗的人。   俯視的角度,那飄揚的碧藍髮絲還有陰影,讓那張臉產生非常詭異令人恐懼的感覺,微揚的嘴角配上紅藍迥異的雙眼,更是增添了邪魅的氣息。蒼白了臉,空氣似乎凝結住了,將自己的身軀固定在那無法動彈,周遭的槍火聲也瞬間變的悄然,聲音完全消失在當下。   兩人雙眼視線相交,短暫的對上。      「六……」在學校因為實力頗有名氣,幾乎無人不知道他是誰。      但是正當碧洋琪要叫出那名字時,一眨眼之後,那車頂上哪還有人?   還呆愣在原地之時,原本停滯的事物又開始流動,迅速的讓碧洋琪感到昏眩,來不及對發生於身邊的事做出反應。餘光明明瞧到了子彈朝自己眼前飛速衝了過來,要是不立刻低身閃避,那一定會命喪那槍之下。   就像是習慣了緩慢的速度一樣,一旦到了速度急遽加快的時候便會難以適應,沒辦法思考並加以動作。她僵硬的身體就只是站在那動也不動,眼看就要……      「妳沒事吧?」      粗獷的男音出現,然後碧洋琪才注意到身處的地方早就不是那槍聲大作的火拼現場。疑惑的看向那似乎是救了自己一命的男人,成熟的外表跟剛聽到的聲音相符合,嘴叼著的枝葉別有浪子的風格。      「先不說這個,小姐是學院的學生吧?已經有幾名學生被安全送離,至於妳我會請我的部下護送離開,在這等一下。」   「可是那……!」眼光轉向離所在地有一點距離的道路,黑壓壓的一片車陣中傳來槍響跟金屬的敲擊聲,而且還越打越烈。   「我有義務保護學校的學生,現在請先聽我的話。要是讓目前失蹤的那個人知道發生這樣的事,他絕對不會善罷干休的。」苦惱的笑著,另外藏有擔憂。            慌慌張張的闖進了大老們聚集的房間,手中拿著的資料不小心因為撞上要出去的家光而飛散一地。   目前裡面的大部分人都在啜飲著茶和點心,絲毫沒有處理要事時的凝重,反倒是自己的情緒……土黃色頭髮的少年在心中皺緊了眉頭,因為他知道在這些人面前,事不能對他們露出那樣的表情的。儘管他們都不負責任的推拖事務,在危急時把究責的事全指向不該受到指責的家光等人身上。      「真的很抱歉,老大。」撿拾地上的紙張,少年青藍色的眼低低有著歉意,同時也是不想在看那些老人的臉。   「沒事,不用太緊張啦!」拋開不久前的煩惱神情,現在的家光可以說是笑容燦爛到跟夏日炎炎的太陽有的比,不是讓人雀躍或是溫暖,是讓人受不了的熱度。「巴吉爾,怎這樣匆匆忙忙的?」拿起一張遺落在腳邊的。「這不是學生的個資嗎?名單製作已經結束了,這不是要收好嗎?」   「啊!」被問到後想起一發現這名單時慌忙趕來的原因,他抽出一張學生的個人資料。「老大,請您過目。」      伸手接過,家光看了一眼後就覺得不對勁,畢竟這學生資料他是第一次見到。入學學子都必須繳交一份嚴謹的個人資料好讓學校方面做好把關,不過畢竟家光算是高層的行政人員,這類的資料他是不太會經手的,所以就算第一次看到也不足為奇。但那是要撇掉現下發生的事件才行說出這種話。   製作名單就是為了要清點學生是否平安並送他們回家。面臨當下嚴重的事件要處理,家光毫不猶豫的說他和他的直屬機構要包辦名單的製作跟請清點人數的任務。照這來說,他與部下應該都看過全部的人了,可是這份資料……      「據一些人秘密派在學生中的眼線說,他是常在校園裡引起鬥毆事件的獄寺隼人。」堆疊好資料,巴吉爾不舒服的站挺,那些人投過來的視線他真的很不喜歡。家光曉得他不自在的理由,用眼神示意他出去再說。      偷偷用小動作又拿了一份個資給家光,巴吉爾便安靜的跟在他身後走出房間,遠離那群自私自利又目中無人掌管高層的老頭們。            面露愉悅的神情,澤田綱吉正跟自己的爺爺,也就是學院目前的最高管理者九代首領談天,聊些他不在時的趣事或是胡亂的東扯西扯。他們聊得沒有很久,很多時間都是沉默,但是仍舊是令老人感到開心。      「那……我是怎樣昏倒的?」再度出現的問題,話題突然又就此打住,靜默了下來。      說實在澤田綱吉一直感到不解,有誰不會為自己一醒來就躺在病床上這件事感到疑問的?他想不起來原由,只明白一清醒時坐在手邊的山本有多激動,然後就是殷勤的噓寒問暖,他差一點以為自己是不是見到了被父親家光附身的山本,於是用力的捏了自己的臉頰。   幸好沒有一直都是那樣子,山本很快冷靜下來變回他所認識的山本武,那展現出的爽朗的笑容還是依舊令他放心。只是偶爾會感到強烈的噁心感,心底像是在排斥什麼。   中間似乎丟失了許多片段記憶,他好奇的詢問對方幾乎都可以得到答案,唯獨對自己昏倒的原因絕口不提,甚至試圖轉移話題。   大約幾分鐘後他又想開口時,九代首領的手機響起。      「是誰呢?」接通後問道。      接起手機,躺坐在床的澤田綱吉禮貌的閉上嘴不打擾。眼睛睜大,好像泛了些淚光,說出口的語調彷彿是卸下了重擔似的輕鬆喜悅。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