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家教是王道!不愛咬殺?
關於部落格
一個瘋狂的家教迷(是嗎?
希望能讓家教深植人心(有這麼偉大嗎?
  • 370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第十五步 算計落情

     信步在校園內,黑髮少年正幫忙家光等人檢查校園各個出入口是否封閉了,還有查看是不是有人在他們發出撤離學校的命令後還偷偷逗留在這裡。他拉緊了背在肩膀上的劍袋背帶,眉頭無意識的糾結,平時開朗的他是很難得露出這樣的表情。   要是現在發現有人還留在學院裡,那個人很有可能就是主謀吧?他就是抱持著這樣的想法,所以行動時都格外小心翼翼,以防有人突襲或是遇上突發狀況。      「唉呀?這不是校內赫赫有名的劍道高手山本武嗎?」突然有道聲音出現,他急忙轉過身面對聲音的主人,抽出袋內的長劍擺出備戰姿勢。「哈哈哈……用不著這樣提防我啦!我身上可沒有任何武器喔。」揮揮空著的雙手,白髮刺蝟頭的少年一副沒事兒的輕浮大笑。   「你是誰?怎麼會待在學校裡?不是已經要大家回家了嗎?」山本依舊是沒卸下防備,劍尖隱隱泛著冷光,刀鋒也閃耀銳利的光輝,可見平時都有在悉心保養。「話說,比起劍道我其實喜歡的是棒球。」   「哈!也是,你原本就不是黑社會相關人士的孩子啊!不過是因為父親遭受黑手黨火拼而身亡的關係,又加上恰巧被彭哥列殺手集團的人相中才能才會在這就讀的嘛!」滔滔不絕的說出一般學生絕不會知道的事情,這讓山本對他的疑心更是加重了。   「你……難道就是那事件的幕後黑手嗎?」      那人聳肩,對他的質問不以為意的模樣,反倒是走過他的身邊去欣賞種在圍牆周遭的花叢。剛開的花朵隨風搖曳的風姿煞是引人目光,爭奇鬥妍的樣子也是那樣的充滿朝氣,處處生機盎然。   山本對那人沒回應的態度一直感覺到不對勁,不過看他應對沒有異狀,並沒有因為他問到一些問題而有防衛式的言語,反倒是相當怡然自得。   但是,現在待在學校是絕對有問題的!      「你到底是誰?還有在這裡的原因都要跟我說,然後我會帶你去給……!」頓時眼前一黑,他的胸口似乎被重擊了一掌,在還來不及搞清楚狀況之下,他只能趕忙提起劍對準對方,用力的嶄下來反擊。      不料那卻沒砍下的觸感從劍傳來,只有動作被壓制住的異樣感,全身彷彿被束縛著,想收劍擺回姿勢,卻怎樣都收不回手臂。   在他心慌意亂時,那股力道猛烈的攻擊又再度襲來,而且更加強勁。   努力的穩下腳步站住,搖搖晃晃的他勉強抬起臉看向那衝著他笑的素白色少年,猛咳之後嘴吐出的腥黏滴在他握劍的手上,滲入指縫使得他的手濕濕黏黏,整把長劍就因此滑落在地。      「呵哈哈哈!真是耐打呢!」那人大笑,看山本步伐不穩走來,他就退後了一步,但對方猛一步向前,衣領仍被狠狠拉扯。   「你……是……誰……」模糊的視線在意識消失之前,僅能見到那咧開的嘴發出嘲笑式的笑聲。      此時後面的草叢在沙沙的聲響後鑽出兩個人,其中一人手中抱有一台奇怪的儀器,掛在頭上的護目鏡還因為爬出草堆被束之勾到,歪歪斜斜的套著,另一位則是推了他的粗框眼鏡重重嘆了口氣。      「白蘭大人,你有必要這樣嗎?這樣做到時你可是會被牽連的啊!」入江正一緊張的不管對方是白蘭,就是一陣大吼。「沒必要為了隱瞞我們偷偷留下來的事實而對……」   「小正你就是太擔心了,史帕納,機器拿過來吧!」不理會還在聲氣怒吼的正一,白蘭向站在一邊的史帕納朝朝手。   「欸?你現在就要用了?」把機械放到山本的身邊,便依照白蘭之前交給他的設計圖開始操作。      白蘭看著那管線接到山本身上,而那儀器也開始運作,發出運轉的聲音。他的笑容更深,鳶紫色的眼底滿懷著惡意。            拖行一路上不停向他抱怨的獄寺隼人,雲雀恭彌覺得他的忍耐限度已經快到極限了,要不是因為第九代首領要他把跟他一起受困的人帶回去,還有自己能離開那傢伙也算有一部分功勞,也就是自己欠了他人情,他絕對不願意和這麼一個囉嗦的人一起走。      「雲雀!放開我──」想掰開那拎著自己後衣領把他當物品拖移的手,卻當場很狠的被賞了一拐,警告他安靜。「喂!你這是在小看我嗎?」      不用說了,當下就是一擊令他安靜下來。雲雀收起拐子,接下來依然是抓住獄寺拖行,目標是前方的學院行政大樓。   只是……這次抓的地方,是……獄寺的腳。   你這樣會害他腦充血的吧!這是他到達九代首領與澤田綱吉所在的那房間後,澤田綱吉所做的吐槽。要不是他是傷患,下場可能和那半死不活的銀髮少年差不多。            「這樣,就賣給六道骸那個傢伙一個人情了。」指示其餘兩個人離開現場,他打了通電話後關掉手機,如是說著,就像是什麼計劃要成功一樣的愉悅。入江見狀感到疑惑,開口問白蘭。   「白蘭大人,你剛剛是?」   「沒事,我兩邊可是有做到啊……」竊笑。   「兩邊?」不了解那意思的入江正一持續追問,要是不好好管好這個隨時都有鬼點子的人,那後果他可是很難收拾的。為什麼幾乎都是我在替他們兩個善後啊!這是正一心中對白蘭和史帕納的哀怨。   「就是彭哥列跟艾斯托拉涅歐,兩方面我都賣了人情喔!」      不等入江再次提問,他就趕著他與史帕納走小路,刻意避開了通往外界的那條道路,選擇了較難走的小路徒步遠離校區。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