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家教是王道!不愛咬殺?
關於部落格
一個瘋狂的家教迷(是嗎?
希望能讓家教深植人心(有這麼偉大嗎?
  • 370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錯失-紛愛-[27]

     經過了有一段時間,彭哥列上下都已回復到事件發生之前的情景,似乎所有人都忘記當時的恐慌,有的只有全體團結一致的信任跟和諧。   大致上來說,結果是這樣的。      『澤田先生,你確定要跟他們結盟嗎?』瀏海遮掩住右臉的青年皺著眉頭問著,手中拿的正是雙方家族結盟用的契約書。   『巴吉爾,你放心。』看出對方心裡的憂慮,澤田綱吉綻開溫和的笑容,從上任一直以來,那抹笑顏從沒有消失在他臉上過。『並不是出被擄走要放回時被脅迫的,而是我自己的意思。』   『可是……現在雖然知道那事件不是他們的首領下達的,但不能保證他們全部的人都沒有那想法啊!』有點著急的說著,目光注視在轉身背對他望向窗外的人,淺藍的眼睛滿是不解跟憂慮。『而且他們連下層都管不好,說不定哪天會給我們帶來麻煩的啊!』正要說下去時,見到對方伸出手示意後閉上嘴。      那微側眺望窗戶外頭一片山林翠綠的側臉,被溫暖的日光勾勒上模糊的線條,那朦朧的淡金讓他的臉輪廓柔和,那模糊不輕的感覺就好像他會消失在這一道光中。巴吉爾晃頭打消這怪異的想法,何況這還有些不好的意象。      『沒關係……』他說,然後深褐色的眼微微看向巴吉爾。      儘管是很平和的景象,澤田綱吉的表情也是帶有淡淡的笑容,不過……   總感覺,這卻透出一股哀傷的思緒。到底是為什麼呢?   這樣想著,他帶點無奈的欠身退出首領室。            虛弱的躺在地上,全身都在用刀刺向他的神經,並且對近乎失去意識的他大聲咆哮,不外乎是那些傷造成的痛和某些地方發炎的灼熱感。   迷迷糊糊的半闔著眼睛,褐色的雙眼極為渙散無神的往上,看著那在他頭頂晃動的吊燈。那座尾端被綁上利刺的水晶吊燈,不知道已經吊在那威脅他多久了?光是掉下來那重量跟碎片就夠要人命的……   身上被胡亂纏上繃帶做拙劣的包紮,左腿更是被整隻纏的亂七八糟的,甚至連結都打在錯誤的地方,壓迫到被子彈貫穿的膝蓋跟略為骨折的地方。   腦袋裡現在幾乎是放空的狀態,一開始的哭喊叫痛早已使的他的喉嚨此刻乾澀到發不出半點聲音。那些傷口有的紅腫有的還在流出鮮血,原本純白的紗布都已經浸成淡紅或是暗紅色的了。      「還沒死啊?」門被輕輕推開,對於走近他的腳步聲他依舊沒有回應,就彷彿他是個人偶一般,受到凌虐的人偶。「小正我就說嘛!人不可能這麼容易就死掉的。」嘻笑,一頭白髮的男人轉頭看著站在他身後,臉色不甚好看的人。   「白蘭大人,可是我總感覺……」撇過頭,那種樣子令他不敢正視,太過悽慘了。「他現在應該狀況是非常糟的,臉白成那副德性,還在冒冷汗,傷口有的還發炎紅腫……」   「可是沒必要啊!」一句話打斷入江正一的話語,白蘭笑盈盈的蹲下身戳弄躺在地上人的傷口。「對人質沒必要那麼善良喔!我聽小正的建議幫他做處理就算是不錯了。」   「……」      嘆氣,他曉得自家首領一向都是做事心狠手辣,只是他這是第一次親眼目睹,還真是讓他受不了。   在另一處的地方,幾輛黑頭車闖過米爾菲歐雷家族的防禦,所到之處都是橫屍遍野。雖然彭哥列第十代首領不喜歡流血,不過對待做出這種事情的家族,他們,是不會軟下心的。   就算後來被他知道了,得來的不會是那大家喜愛的溫暖笑靨。   對那些人們來說,比起現狀,他們根本不在乎後果。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