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家教是王道!不愛咬殺?
關於部落格
一個瘋狂的家教迷(是嗎?
希望能讓家教深植人心(有這麼偉大嗎?
  • 370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錯失-紛愛-[28]

     手中把玩著一只馬克杯,那圓滑的曲線在指尖滑動,顏色雖然不同,但是其實這馬克杯是同款式兩個一組的,他手裡的外表的色澤呈現暖暖的紅橘色,被光照亮的地方則是輕柔的橙色,圓弧狀的杯體藉由光影,在上頭展現了漸層之美,由淺,到深。   手邊的茶几上擺的是同樣式的另一只,但是表面色彩給人的感覺和他手上的截然不同,是高傲冰冷的紫色,在古代還象徵地王和皇族,只有皇室才能用的顏色。陰暗的地方變成了紫黑色,特別給人有那種高貴不流於俗的氣息。      『唉……』這是不會讓人聽見的,男人難得的嘆氣。      他放下杯子,就靠在紫杯的旁邊,杯緣緊緊依靠著彼此,那奇妙的對比色塊在這時居然顯得相當合襯,突顯出兩者的特質。   拿起披在房間床上的西裝外套穿上,邊走向門口邊扣齊釦子,腳步節奏一致,不疾不徐的。當身手搭上門把時,衣著已經全部整理完畢,筆挺的西裝烘托出他身材的勻稱,不帶絲毫累贅,充分表露他打鬥鍛鍊出的身材緊實。      『……』   『雲雀?你竟然睡到現在才起來!』剛打開門就撞見恰巧經過的嵐之守護者,他手中抱著幾份資料,很稀奇的戴上眼鏡。儘管是相當有斯文氣的打扮,不過那表情還次一樣凶狠。『要是讓第十代首領感到困擾造成他的麻煩的話,我一定會炸了你!』   『……你炸的了再說。』冷冷的簡單回話使對方一下子接不上話來,碧綠的眼睛憤怒的瞪著男人,像是要把眼前的人瞪出一個洞。不!乾脆瞪死算了,他在心中這樣咒罵著。      無視掉被拋在腦後的人不停的碎碎念,男人踏著他一貫的步伐離開。   突然在遠離那忿忿的吼聲後,他停頓下了腳步。審視出現在前方的岔路,一左一右,漆黑的鳳眼打量兩邊的走廊,面無表情讓人看不出他在想什麼。   一條是通往工作的辦公室的,那另一邊……他想到了那溫暖的橙色瓷杯,以及年少時那櫻花紛飛下的少年,都是那樣的無法令他轉移目光。突然,男人很想看看,如往昔那日相同的安詳睡臉。   他轉了腳尖的方向,跨了出去。            剛回來,他還沒辦法長時間工作,身體上的創傷依舊在刺痛,所以在做完他必要的部份後,都會被擔心他傷口狀況的部下和守護者半催半請的送回病房,然後在醫生檢查完傷情況並重新上藥後,他們才會放心的離去。   凝視手腕上剛接好的點滴,他呼了一口深長的氣。      『其實沒那摩嚴重了啊,大家真的是太過擔心了。』想到平時開朗哈哈大笑的山本,在最近面對他時那表情都好像隨時都在自責自己一般,那看了就令他難受,自己不希望從小的好友如今卻變成這樣……      都是黑手黨,都是為了自己,他默默的呢喃。以前剛上任,見到原本的朋友因為見識到了黑社會的冷酷而產生的轉變,他就已經難過的長達一兩年,直到他們坦白對自己說「沒關係,我們還是我們啊!」,並展露出懷念都笑容時,他終於稍微放寬了心。      不過,他們會遇到那些,全都是我害的。   我沒辦法真正保護他們,實際上受保護的人就是我啊!      他越想越對自己的身分感到忿怨,覺得自己很無力,為了避免再胡思亂想下去,決定先闔眼休息一下。   過了一會病房的門被緩緩推開了,黑亮的皮鞋踏進了充滿消毒水味的房間。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