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家教是王道!不愛咬殺?
關於部落格
一個瘋狂的家教迷(是嗎?
希望能讓家教深植人心(有這麼偉大嗎?
  • 370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節二十一、逼近

     低頭看著躺在病床上的人,一直在白霧中看不清面貌的少年低下頭,黑耀石般黑亮的眼瞳映出床上蒼白的人,身型消瘦,微微歛下眼睫嘆氣。   明明就是自己的夢境卻不能由自己來控制……他對此感到氣惱,不過都走到這了,怎也無法停下夢境的推移。            坐立在窗檯邊,男人俯瞰下頭的城鎮,迷霧繚繞一棟棟的房舍讓房屋的輪廓都互相疊合,融合成一塊塊的色塊而難以分辨原狀。屋內冷冷清清,牆角的水漬依舊在那,外衣掛在那裡卻早已經是乾的了。   微風徐徐吹進窗口,細短的髮絲被輕輕拂動著,摩擦過成熟的五官及耳旁,男人閉上觀看外面的雙眼,下意識的捏緊了手中拿的紙。平滑的表面上看的出有位少年佇立於雨中,身影單薄虛弱,卻透出一股倔降的個性。濕濡的頭髮遮過了眼睛,幾乎就要看不清和髮色一般黑的眼瞳了。      「到底是什麼時候拍的……」稍稍挪動身子,躺上了床舖。      那很明顯是雲雀,只是不怎愛淋雨的他怎摩可能乖乖站在細雨裡拍照?   一點風寒都會發燒的天生體質,令男人擔心了起來,不過馬上又搖頭。      「他又不是草食動物,操這心要做什麼?」哼氣,起身將相紙釘回牆面上,壓牢了圖釘後轉身面向時鐘。「快到了……」      語剛落,高瘦的人早就不在那了。   牆角落邊上,那黑色的衣服飄動的弧度過於激烈到不自然,風已經停了仍舊是不斷晃動。在一次最為劇烈的擺弄後,一隻莫名出現在屋子裡的白皙手指抓住了它,牢牢、用力的抓緊。            心電圖照著一如往常的模式跳著,發出規律的嗶嗶聲,接下來……那弧度跟頻率似乎加快了一點點。            壓弄快門,喀嚓一聲以後便出現一張相片,戳著其他按鍵把玩這一台草壁送的相機,款式不會太新,但是功能還算齊全好用。雲雀饒富興味的對準窗口下的池塘,正要拍下停留在池邊石塊上的鳥兒時,忽然一滴水珠黏上了鏡頭。   有些驚訝的睜大眼,然後嘟嚷幾聲便拿了衣角拭去水分,再次提正相機對上院子時,細細的眉一挑。   原來平靜的水面泛起了波波細紋,一圈接一圈的漣漪就像無止盡一樣的產生在透明的池水上,偶爾遇上較大的雨水,還會噴濺起剔透的水花冠,綻開了一朵又一朵的水花。   那鳥呢?因為下雨早不知去向,大概是飛回巢去了啊?雲雀恭彌輕聲嘆息。      「你在做什麼?快把身體移回屋裡。」聽見下面傳來的沉穩聲音,他的視線剛落下就對上了相似的鳳眼。「下雨了,你不該淋雨的,快把露在窗外的身體縮回去。」見雲雀沒有如之前那樣一見到下雨就進入屋內死都不肯淋雨,雖然感到訝異,不過要是又生病那就糟了。   「我知道了。」淡淡的應了聲作回應,他走回床邊拿了櫃子內的毛巾擦拭頭髮,不用多久時間,他就聽聞上樓的腳步聲。      門被推開,難得沒穿黑上衣的男人著一身濕透白襯衫站在那。   拿下蓋在頭上的毛巾,丟過去給對方。   接好了,然後,對彼此露出一抹,除了他們之外絕不會有人見過的笑容。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