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家教是王道!不愛咬殺?
關於部落格
一個瘋狂的家教迷(是嗎?
希望能讓家教深植人心(有這麼偉大嗎?
  • 370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第七生 到訪者

     唰──!      非常細微的摩擦聲響,奔走的速度顯示那人沒有遲疑,而且動作乾淨俐落不拖泥帶水,就好像他是職業級的特務。雖然說他是也沒什麼不對。   彭哥列孤高的浮雲,不受任何外力束縛,變化莫測的形體象徵他不是單一的面貌,能以任何姿態現身於空中。   那頭細碎的墨髮飄散在臉旁跟頸後,風咻咻的聲音穿梭在奔跑的他的耳邊,沒有減弱的跡象,依舊是刺耳尖銳的。一個微蹲的動作,雙腳一使力便躍上一棟民宅的屋簷,伸手一攀又爬上更高的地方去。   離他不遠的街道人聲嘈雜,人龍雍塞在那,儘管人多卻都沒一個人注意到他的存在。   大約過了一段時間,男子停在某棟公寓的天台,四處張望下選了一條較粗的管子沿它爬下,不一會馬上下到了地面。靠著陰暗巷道的牆壁,利用和身著衣裝一樣黑的夜色來掩飾行蹤。   鳳眼觀察一下地形,待他要衝出時卻聽到一聲喀鏘的金屬聲響。      「請你留步。」手中的槍已經拉下保險。「要不然我會開槍。」   「……果然是妳啊?」男子沒有反抗的行為,只是微微偏頭看向站在身後的女人,對於那漆黑的槍口對著自己沒有感到畏懼。      槍口依然是舉著的,頂住他的後背中間偏左的地方。   「你……」咬著牙猶豫,她很明白現在用槍指著的是何許人物,只要對方有那意願,何時他都能用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奪下自己手中的槍,並毫無遲疑的讓自己消失在世界上。「你當初不也是主使那計畫的人之一嗎?為何還要……」      男子移回目光,不再注視那女人,而是他剛才要前進的目標,一棟老舊的孤兒院。   「因為,那件事現在已經不是我在管的了。」   「那你何必現在要來呢!」激動的大喊。「你明明是第一位知道他想法的人,那就不要這樣做啊……」她感覺自己的手在抖,鼻頭有濃濃的酸意。   「就因為我不是計畫的主使者了。」無視那威脅他的槍,緩緩的轉過身。「現在彭哥列知道那件事的高層,都想奪回他。」   「你……不是浮雲嗎?那就沒必要聽他們的,你應該遵從的……應該彭哥列第十代首領的指令吧?」稍稍後退,握緊槍。   「不干妳的事。」回頭瞥了那目標一眼以後,壓下對向自己的槍管離開。   「……!你不是要來……」錯愕的臉,手還是牢牢握著槍枝對著他。   「我是不會聽誰的話的,一切都是為了我自己。」      丟下那句話,男人黑色的背影消失在夜裡。女人顫抖著平息了好一段才吐出一口沉悶的氣息,但是持槍的雙手仍是輕微顫抖著。   搖搖晃晃的撞上一邊的磚牆,腳步站不穩的倚著它滑坐在地上,雖然那人早已走遠,她卻無法完全冷靜下來。   被知道了,瞞了多年但還是被找到了……改名後完全退出黑手黨,隱居在破舊的街區,以孤兒院的名義藏身,依然是躲不了永遠。   回想那時的驚慌和擔憂,不免除的就是心痛,畢竟再繼續下去已經不是他希望的了,於是他們策劃好,在混亂中將其中一位帶離,不想再讓那骯髒的魔爪伸向保有他一面的他。   也曾想兩個都帶走,礙於黑手黨不可一日無主便放棄了,所以把有著另一面的他留在實驗所,那時的選擇很讓她心痛。   勉強撐牆站穩腳步,收起手槍後有點精神不濟的走回居住的地方。            回程中沒有像去時那般匆忙,腳步雖略嫌快了些,不過整體看來從容自在,要是走在街上一定會被認為是一般的行人吧?只可惜他走的不是街道,而是一棟棟房屋的屋頂。遇到防火巷或是高低落差時便一跳,輕輕鬆鬆的有如那是步行在一片平地上頭一般。      「呵呵……你沒把他抓回來呀?」詭異的笑聲後是那輕佻的語調。   「沒必要,對我沒好處。」   「可是你還是去到那了。」      微瞇起眼,黑耀石般的雙眼略帶殺氣瞪往發出聲音的方向。   「……」   「呵哈哈哈!也不是在責怪你呀,你知道的。」啪噠的飛出一隻鳥,有著讓人感到訝異的鮮紅右眼。「幫彭哥列高層做事從來就不是我的義務,會跟隨澤田綱吉不過是履行當年的約定。」停止笑聲,停在男子眼前的窗口。「那你呢?雲雀恭彌。」   「……因為有趣。」殺氣沒了,彎起嘴角露出一抹高傲的笑。「草食動物每次都能帶給我驚奇。」      「哈哈,我們當時就因為這些原因才幫他忙的呢!但是沒想到反被高層利用了啊……」   一陣振翅聲後,鳥消失在雲雀的視野內。   輕哼,然後繼續翻躍房屋朝總部前進,那一身黑衣巧妙的跟月夜融合成一幅奇妙的畫……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