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家教是王道!不愛咬殺?
關於部落格
一個瘋狂的家教迷(是嗎?
希望能讓家教深植人心(有這麼偉大嗎?
  • 370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第十七步 步伐侵入

     迷迷濛濛的意識,略為睜開的碧色眼睛看到眼前的昏黃燈光,覺得有些刺眼。隱約聽見有聲音在喚著,然後一隻手移到了眼前晃了晃,似乎是在叫自己吧?昏昏沉沉的搞不太清楚那聲音是誰的,是自己不認識的人嗎?勉強提起精神張大眼,視線虛浮的往身邊轉過去。      「啊!醒了!」驚呼著,露出燦爛的笑容。映入眼簾的是一頭褐色頭髮的少年,年紀大概跟自己相距不大,他警覺的撐起身。對人何人都抱有敵視的情感,已經深深烙印在行為上了。   「你到底是誰啊?」本能性的問,音量挺大的嚇著了坐在椅子上的少年,那雙眼睛瞠大面色有點發青。   「啊哈哈……」很尷尬的笑,抱歉的搔搔頭說:「那個……因為你昏睡了很久,也是啦!被雲雀學長那樣拖回來難免,身上到處都是擦傷呢……所以我蠻擔心的。」搓搓手指,開始自顧自的說起來。      盯著面前靦腆在那自言自語的少年,他這才發現剛才是躺在床上的,而且身處的房間和自己那間簡單的房間大相逕庭,裝飾地毯都是很高級的貨色。漂亮的水晶吊燈在頭上閃爍,床鋪有股香氣不會太濃郁刺鼻,淡淡的。木櫃的花紋精細,還散發出木頭的特殊清新味道。頭腦好的他一眼就看出來了這些物品的等級,不是一般會有的。   收回打量環境的目光,重新回到了仍在那呢喃的少年,心想對方怎可以念著麼久,於是開口停下那張滔滔不絕的嘴巴。      「欸!我怎麼會在這裡?還有你剛提到雲雀,那傢伙在哪?」口氣就是很衝,尤其是提到那個名字,他就想到當時,明明應該要爆破了,結果落石土壤一崩下來,對方已經解開綁縛所以很自然就能夠避開,但是他還是被五花大綁的躺在地上啊!「我要狠狠的揍他一拳!不,我要炸掉他!」   「什麼?不可以這樣做啊!」聽到那受傷躺床鋪的銀髮的少年說,要去教訓那唯我獨尊、凶狠至極的雲雀學,他嚇了一跳。不會吧?都受傷了居然還說要教訓對方……「獄寺你先養傷吧!」      意外的聽到完全陌生的人說出自己的名字,他不禁全身緊繃,思想尚未反應過來前他就感覺手快速的揮出去,重擊到某樣物體發出悶響,跟重物落地的聲響。一回復,意識到自己做了什麼事,他發覺只能呆呆的望著跌在床邊地板吃疼的褐髮少年說不出話來。   身體不自覺的動了,對任何人事物,他在當時就幾乎沒了信任感,痛恨父親那邊的人,連以前親近的大姊都刻意疏遠還惡言相向。所有接近的人一開始就被他用充滿敵意的態度對待,久而久之,太過靠近的……      「欸。」咬牙,因為自己不曉得怎樣說出道歉的話。   「痛痛……你剛才怎麼了嗎?」拍拍衣服上的灰塵,扶著床沿坐回椅子。獄寺對他沒為剛剛自己推倒他的事而責罵他訝異著,想說這人該不會是沒情緒吧?那一手明明推很大力的。   「你……怎麼知道我的名字?」   「怎知道嗎?」笑著拿起椅一邊桌上的紙,攤開給對方看。「是這個喔!學生資料。不過我很驚訝居然有學生沒有被送回家呢!」      皺眉,他怎麼會有?不是校方才會持有的資料嗎?      「對了,你的姊姊碧洋琪已經被護送回去了,要我幫忙聯絡你的父親嗎?接到通知他應該很快就會來接你的……!」說到一半,胸口被用力揪緊,腳突然的騰空令他驚嚇到想驚叫出聲,喉嚨卻像被硬物哽住一般。好似……之前也有類似的經驗。            在開到接近學院時,他悄悄的將車移進學校圍牆附近的樹林,順便施加了幻術隱藏車輛行駛過的痕跡以避免被看出來,要是被發現,那就前功盡棄了。   俐落的翻過高聳的圍牆縱身躍下,噠的一聲屈膝著地進到了校園內,他躡手躡腳的行動,但在看到一位躺在地上昏死的黑髮少年,他旋即走出隱身的花圃,緩步走近觀察。      「是山本武。」這麼說來,白蘭那傢伙確實有說他擺平了一個巡視校內環境的人,莫非就是他?不無這可能性。「看樣子不必太過於躲躲藏藏的。」      他不想用幻覺好讓自己侵入,要是被發現那很難解釋脫身。   現在,還不到全面施展他能力的時候,從以前到現在展現過的,就只有簡單的幻覺和比黑手黨平均略高的格鬥能力。之所以能讓名聲響遍全校,不過是因為利用情報操作來讓一般學生對自身感到畏懼,像是自己管理的冷酷等等,雖然離事實相去不遠,但從未散佈關於能力的事。   這也是為了,閃避他人耳目。   至於某次不小心使用出地獄道是因為一時的鬆懈,不明白為何,當時那在場上燃燒卻又安靜的身影,是那樣的引他注目。   儘管對自己說因為對方是彭哥列的繼承者,要報復黑手黨所以才特別注意。但不可否定的,那時候清澄的光亮火焰,黃橙交疊是那般的絢麗,隔了好遠好遠的距離,在觀賞台上的他依然能夠感受到那火光的溫暖、詳和與平靜。要不是克羅姆出聲喚了他問問題,他可能會陷了進去……   畢竟那太過溫暖,竟偷偷滲入了他黑暗的心,冰冷刺骨的地方被第一次體驗過的暖意撫觸,沒有反抗推拒,而是讓那慢慢融入。   驚醒,困惑於方才的心思,他下場時為了展現與之抗衡的實力,證明自己是不會輕易被那火燄給迷惑的,於是顯露了那來自地獄的業火和蓮花。瞥見那褐色的少年對那招式有了反應,他暗自在心中泛起愉悅感,脣也揚起不同於平時的弧度,不是表面的,而是發自內心的。      「關於資料,可是我偷出來的,那城府極深的傢伙,是怎從我這偷過去的?我記得除了我沒人知道藏在哪的。」白蘭那號人物,勢必在日後會成為他行動的強大阻礙。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