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家教是王道!不愛咬殺?
關於部落格
一個瘋狂的家教迷(是嗎?
希望能讓家教深植人心(有這麼偉大嗎?
  • 370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節二十四、恍若

     眉宇間透著漠視一切的情緒,他手裡抓有一件黑色大衣,那是唯一貫穿他全部的一件物品了,因為在所有的夢中都有它的存在。是那樣的真實,卻也是那樣的虛幻,畢竟真實中,那衣服並不存在。            揚眉,少年看著男人牽過他的手走到桌邊,拿起他的相機,不明所以的看向對方。這不過是一台拍了照片就能立即洗出來的舊式相機,他不懂男人想盡辦法吵醒他的意義跟這東西有何關聯。   而且為了動搖他的脾性,甚至還……想到這他又忍不住暗暗嘖了聲。只不過是叫了自己的名字罷了,母親他還不是那樣喚自己的?   但就不知道為什麼,那幾個音節從男人口中說出,對他就是有那樣的影響力,弄的心頭像是被輕輕搔過一樣,難耐卻又更希望再次被撫弄一般。撇頭,他真的快不了解自己在想什麼了。      「嗯?怎麼?」男人看見那少年微紅的臉轉開不願面對他,問著。   「沒有。」嘟囊,把臉想辦法轉到那人看不到臉上的紅暈為止。「叫我起床,別跟我說只是要看這台相機。」   「怎麼可能只是單單這樣的理由呢?」哼笑了一下,然後被少年狠狠的瞪了一眼,他把玩那台機械,說:「就你和我,去庭院拍張照片。」      大手撫摸過剛睡醒顯得有些零亂的墨黑色髮絲,手指稍稍擦過少年臉時引起的反應讓他失笑,在眼中真是極其的可愛,任性的表情與動作令人想將他圈固在身邊,擁進懷裡佔有。   少年不算是溫柔的扯下那之手,偏頭望出窗外。晴天啊……那無所謂,反正不要離開家應該都行。   突然臉被用力扳過去,在還來不及搞清楚的狀況下那濕潤的感覺觸及他的雙唇,那舌間緩緩的滑過自己的口腔上顎,麻癢的感覺讓他身體倏的緊繃顫抖。   呻吟瑣碎的自呼吸的縫隙間流洩出,摟在腰上的手臂使力的彷彿要把自己和他貼實那樣,兩隻手舉起抓上了對方的衣袖、攀上對方的脖頸,最後有點受不了的拉扯那細碎的黑色短髮。胸口那急促讓他暈眩幾乎不能集中意識。      「喂……你……」在被放開後少年紅著臉用帶點怒意的眼神望那男人嘴邊的笑意。「問個問題……有必要這樣……子嗎?」後來還架起拐子在他的下巴。「你,咬、咬殺!」   「那是因為你一直沒回答,我想說你的心去哪發呆了。」事不關己的聳肩,那笑臉讓少年感到惱怒,但跟臉上的紅潮拌在一起那實在是難以抉擇自己現在是怎樣的情緒。   「我答應就是了。」嘟嚷,那樣的吻其實好像從來沒有過……太過濃烈、太過深情。      就彷彿,是離別前的短暫甜蜜。            那處於蒼白色調中的人,那模樣虛弱,失去了光澤的黑髮在那其中異常的顯眼突兀,攤散著。   床邊的機械規律聲變的有些緩慢,不過一會又恢復正常速度,就那樣反覆多次,已經有一些時間了。點滴的水珠一滴滴的流進細管理,卻沒辦法替幾乎沒了生氣的他多添幾分黑白外的顏色。   現下的他,夢境中的世界是在做什麼呢?或許對他來說,夢才是現實,真實的……而這一邊,之於他來說,便是夢境,一個單調無趣的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