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家教是王道!不愛咬殺?
關於部落格
一個瘋狂的家教迷(是嗎?
希望能讓家教深植人心(有這麼偉大嗎?
  • 370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節二十五、必然

     踏上了修剪整齊的草坪,嫩嫩的青草搔過著木屐的雙腳,微癢的感覺既新鮮、也懷念,是因為太久沒有過而懷念,也是幾乎忘記那觸感而感到新鮮。   牽著自己手的那隻大手,有些粗糙厚實的手掌與他的相貼,手指相扣然後緊緊的握在手背上。看走在向前方的背影,寬大。   這是第一次,他知道了那比自己稍短的墨黑頭髮於陽光下,是閃著溫和的光澤,不會過於刺眼,淡淡的日光暈散在髮絲末梢,依序漸層的完美。對方轉過身面對面時,黑夜般的瞳仁深邃的望著他,滿滿的都是指對他,雲雀恭彌,才會展現出來的表情。   要是除了自己之外,有人還能享有的話,他可會不管身體的病弱前去咬殺,最後要連眼前的男人一併處理。      「怎麼了?」看雲雀的臉忽然沉了下去,他問。   「……沒事。」撇過頭,他不想讓他發現自己剛剛在想的事情。「要拍就快拍,我想睡了。」      露出笑容,清淺的,從來不會超過這範疇,男人調好相機後,要雲雀和他站在一起,伸直手臂舉好相機對焦。      「你可以再過來一點。」兩人的距離,這樣會有沒辦法一起入鏡的疑慮。   「這樣就好。」心頭砰然一跳,對於男人提出的要求居然會有差點紅了滿臉的感覺。不是之前都有過比那更親密的動作了嗎?自己今天到底是在做什麼?      是害羞嗎?不,他絕不會承認自己有那種情緒。那排斥?也不是,他是喜歡那男人的,其實對那句話他是高興著的。   可是……究竟是怎麼了?為何今天凡是那男人的一舉一動都會讓他產生極度的反應?心跳會狂亂,呼吸會急促,甚至皮膚感到濕涼亦或是躁熱。觸碰他的時候,反抗也是異常的強烈,好比像是早上男人喚他起床的情形。   到底……   雲雀恭彌混亂的思考令她沒有注意到,等到發覺時那雙手已經撫上他的臉,薄脣卻不是附上他的唇瓣,而是有瀏海覆蓋的額頭。溫溫的,透過細黑的髮傳遞到了皮膚,滲透進了他的心。      「要拍了。」手一把攬過面龐泛熱的他,男人動作快速的舉起相機對準,就是連按了兩次快門。      其實在那剎那,雲雀恭彌認為世界是靜止的,他因為被擁過去而紛飛的頭髮、不小心掉落的木屐、風拂落的青葉、空中遨翔鳥兒遺落的羽翮,一切的一切,在他眼裡都是停滯不前的。   唯有那模糊出現的身影,手上拎有一件物品,不受氣流的影響一動也不動的。瞇起眼觀察……那似乎很眼熟,漆黑的布料。   不等他瞧仔細,時間的流動忽然恢復了,突如其來的停止及加速讓他有些暈眩,直到男人放了某樣東西在他手上,他才將思緒拖離剛的思維,回到身體。      「做什麼?」   「給你,我拍了兩張。」給了雲雀奇中一張,自己手中持有另一張。      接過端詳,雲雀發現自己當時竟然在臉紅,微皺的眉頭和稍稍睜大的眼都透露出那時的驚訝和不知所措。   但是……總感覺哪裡不對勁。   儘管想找出那怪異的地方,不過腦中忽然閃過的想法打斷了他的疑惑。   非常自然而然的,彷彿是編好的劇本。自最初以來,他都沒問的事。      「對了……你到底叫什麼名字?」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