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家教是王道!不愛咬殺?
關於部落格
一個瘋狂的家教迷(是嗎?
希望能讓家教深植人心(有這麼偉大嗎?
  • 370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節二十六、驚異

     彷彿落塵都懸浮在空氣中,暫停了那一下子。      「怎麼……突然那樣問?」男人輕蹙眉頭,順手將相片塞進自己的上衣口袋,疑惑的看著雲雀恭彌。   「沒什麼。」粉色的臉頰,雲雀也覺得自己忽然那樣問很奇怪,但是就是想這麼問。「因、因為,我要在照片後面寫你的名字!」      愣了,男人漆黑的鳳眼睜的奇大,略短的瀏海被微風拂過在額頭及眉間留下陰影,一身雪白的襯衫也跟著擺動,那透明感覺就像他要消失在吹過庭院的風中一般。兩人尖的距離,不過短短的兩三步。      「你說……」男人伸出手臂,想要觸碰雲雀。   「嗚……」張開的嘴就那樣停住,頓時接不下話來。      脫口後的瞬間意識到自己說了怎樣的話,雲雀淡粉的臉變的異常紅熱。其實他只是想要替剛才的問句找藉口的……卻沒想到居然在那瞬間閃過腦海的會是這樣的話,為了擺平心理困窘的情緒,他沒多想就說了出來。      「我……我沒有說!你沒聽到!」惱羞的掏出衣袖內的銀拐,沒拿相片的手一使勁揮相男人的臉,頭低低的不想被看清楚現在滿是困擾的表情。   「喂!」往後一仰驚險閃過攻擊,眼角餘光瞥見了那少年的腳邊。「你在做什麼?注意底下!」   「什──!」      揮擊的反作用力讓他必須站穩腳步,因此單腳退後了一些些的距離,沒料到踏上的不是草地而是院子裡的小池邊緣,長著青苔的石頭十分滑溜,木製的木屐止不住滑動,不夠支撐雲雀的身軀。   男人見狀急忙伸直手,他注視那張因為往後傾倒將視線移往後面的少年訝異的臉,蒼白的略帶稀微血色的雙頰於日光下是那樣的……如白瓷那樣的暖白色。努力一抓,睡衣底下細瘦的手臂被他牢牢抓實,披在肩膀上保暖的衣服一陣拍打,飛揚上了半空中,最終飄飄然的落至水面,水浸透了整件衣裳。      「啊……」嘆出悄聲的驚呼聲。      他感受到那個寬大的手掌接觸到自己的那剎那,溫暖的體溫包覆了自己的手,皮膚透過一層薄薄的上衣傳遞給知覺。被拉扯的那時後腦中沒有辦法去思考,只感到風聲颯颯的,眼前景色天旋地轉,最後印入眼簾的是那無與倫比的黑夜色調,冷冷的黑,但並非全然冰冷。      「嗯……嗚……」回過神時,雲雀躺倒在地上,男人的脣與他的互相輕輕觸弄著,沒有完全貼合在一起,就只是摩梭過表面,清淡至極。   「不是說了,要小心的嗎?」雙手撐在地上由上往下看神智還有點錯亂的他,男人語氣略有責備意味。   「不需要你囉嗦,還有別壓在我身上。」掙扎的起身,男人也順雲雀的意扶他起來。      稍稍站離一些,雲雀滿腦子都是剛剛的意外。   都是他害的我才會跌倒,那傢伙……   雲雀移動視線焦點對上了方才被捉住的地方,隱約那裡還留有餘溫。   挺溫暖的……那手……      「!」似乎是想起了重要的事,他瞠開的鳳眸仍是盯在那裡。      趕緊蹲下身拾起因跌倒掉落地上的照片,雲雀微微顫抖的手拿著那張相紙,視點混亂到近乎無法及中在那畫面上頭。   他現在只想狠狠的打自己一拳,確認這不是現實。      「怎麼會……有雨絲……」      兩人的合照裡面,不是晴天的光亮,而是陰雨綿綿的天空。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