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家教是王道!不愛咬殺?
關於部落格
一個瘋狂的家教迷(是嗎?
希望能讓家教深植人心(有這麼偉大嗎?
  • 370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第十生 無知覺

       六道骸坐在一處涼蔭下,那櫛比鱗次的密集建築在不寬的小巷罩起陰影,有著漏洞的管線不停從鏽蝕的地方滴出水,剛好就滴上了他的手,那帶有紅褐色混濁的液體浮動在皮質手套上。   因為感覺到有些微的重量落在手背,六道骸低下頭查看是什麼,在知道是身邊水管流出的髒水後只是一臉不在乎的甩開,發亮的手套上還殘存著一些細微的水漬,不過那紅褐在漆黑的色彩下並沒有被看出來。看向腿邊的一灘水,那沉澱不知有多久的雜質讓顏色更加深沉,他盯著那然後輕聲的笑了。      「呵呵呵……真像是快乾涸的血跡啊。」接著便移開對身邊事物的注意力,那對異色的眼睛對上在老舊建築中的一棟房屋,早晨的陽光下雖然沒看見孩童的身影,但是可以依稀聽見裡頭傳來童稚的開心笑聲。「看來是在吃早餐。」      其實守在一個地點還有監視,這都不是他的專長跟興趣,六道骸一向對那種枯燥的行動跟任務感到疲憊和厭惡,只是這次情況特殊,他也不好藉其他藉口賴掉。畢竟對方都已經做了事,一點行動也沒有實在不是自己的風格。            孩子們嘻笑不斷,高興的吃著晚盤中的早點,不時還會發生因為份量不夠而偷食其他人的食物,要是被發現了,就會小吵了起來。負責照顧他們的大人這時就會急忙過來,一手拿有餐點還要一邊調解他們間的爭執。      「傑斯,食物不夠不可以搶瑪麗亞的食物啊!」輕聲的勸說,滿頭蓬鬆的深褐色頭髮在晨光下被染上淡金色的線條,溫暖又漂亮的樣子。「我把這給你,東西還給她好嗎?」在柔性的勸導下,調皮霸道的男孩才悶悶的將麵包放回女童的餐盤,澤田綱吉伸出手讚許的摸摸傑斯的頭,之後把幾片吐司給了他。      廚房現在已沒了剛才的火聲與翻炒的聲音,少了烤箱的熱度,整個地方變的涼爽了些,這令吉里爾忍不住鬆口氣,撥開蓋住右邊眼睛汗濕的瀏海。      塔利克正在洗碗,見狀又說了老是在看見類似情況時說的話:「怎不把頭髮剪短?這樣會輕鬆點。」   「哈哈,算是習慣吧?剪了會感覺怪怪的。」解下身上的圍裙苦笑,走到他身旁接過洗乾淨的餐具跟料理器具,一一的擦拭掉上面的水分。      此時廚房的後門傳來窸窣聲響,吉里爾面露移惑的望著塔利克。   「是送貨的?」   「那也太早了,我也不知道是誰。」      擺手示意男人繼續忙他的,然後放下手中的布和盤子到了門邊,用不會吵到還在享用早餐的孩子們的音量問在外面是誰在那。   可是等了一會,回應他的就只有安靜無聲,最後只好開門查看。            雲雀恭彌踱步在臥室裡,平日要是這個時間點,他是絕不會還穿著浴衣在這,不是早就穿好西裝出門並聽取草壁的報告,要不然就是在自己辦公室的沙發上補眠。而且踱步這行為根本不像是他會出現的舉動,但垂首深思的他並沒有發現自己異於平常的動作。   昨晚突然察覺後就緊急撥電話給草壁,要他盡快收集情報跟證據,以利於他接下來的應對策略。決不輕易屈服他人是雲雀的原則,所以之前那假首領之名下的任務他沒有確實執行,在那時就答應了不會拒絕澤田綱吉下的命令,但可沒說會執行到底。更何況,在他的情報網中,透露出那命令並不是那男子下的。      「那傢伙……他到底有沒有去?」瞇起鳳眼,視線經過拉開的窗簾,凝視著他曾在夜晚拜訪過的地方。            無聊的把玩剛抓到的流浪貓,他現下可以說是有點無精打采,對六道骸來說,說不定引發大規模殘殺事件還比這容易的多。   側著身體,為探出頭用左眼瞧那間孤兒院,焦點放在了建築圍牆內的空地,算算時間也快中午了,但是應該吵鬧的舊屋卻鴉雀無聲的,清晨時被一位女性拉開的窗簾隨風擺動,露出的窗戶裡邊沒有見到人。挑眉,六道骸越想越不對,這才發現整棟屋子都沒了人的氣息,死氣沉沉的。      「……莫非!」不顧會被發現的風險,被拋開的貓叫了一聲,他手一揮化出三叉戟,快速奔跑,一個俐落的翻牆滋事進到了建築裡面。「怎麼可能……可惡!」用力的握緊手中的棍身,皮大衣下的手臂在微微發抖著,紅藍迥異的眼呈現非常詭譎的色澤。      屋裡一片空蕩蕩的,什麼人影都沒看見。餘光瞥見一塊被風吹起的桌布,下方蓋著隆起的物體,那形狀……那外露的一雙鞋,外加,七孔流血的男人頭顱滾在不遠處。            批寫完文件後,澤田綱吉啜飲了一口紅茶,那溫潤的口感與濃郁的香氣讓緊繃的身心放鬆了些許。唇邊的弧度細微到幾乎沒有,時常秉著冰冷的眼瞳被溫暖拂過,他閉上眼想著今天是不是該去找對方了。      「會是很驚訝的表情吧?」如果叫他的名字的話。      黑影迅速穿過首領室窗外樓下的草叢,沙沙的摩擦聲和樹葉響動的聲音混在一起難以分辨。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