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家教是王道!不愛咬殺?
關於部落格
一個瘋狂的家教迷(是嗎?
希望能讓家教深植人心(有這麼偉大嗎?
  • 370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第十一生 闇將至

     檢閱著草壁哲夫在他緊急的吩咐下查道的資料,每翻閱一張他的面色就越加凝重,拿著紙的手力道不自覺的加強,甚至他還露出煩躁的表情,要是平時的他絕不會為一點事就這樣的。      「可惡的……」用力一捏,書面資料跟隨手在半空中的揮灑落了滿地。      最厭惡的就是,被人隨意操弄命令,對於不願受拘束的浮雲來說,這可是最嚴重的侮辱、踐踏他的尊嚴。會聽從澤田綱吉那不只是因為當時的威脅,要是那樣就答應那他就不是雲之守護者了,最主要是對方展現了壓倒性的力量讓他感到有趣,他對於強者才有興趣,才會願意做低限度的服從。      「那男人,最好在事情爆發前都守好那。」拉起窗幕,擋住了泛白的天際,他一整夜沒睡,現在只想好好休息。      躺倒在床褥哩,雲雀恭彌只感覺到自己有著前所未有的疲倦,還有……   翻身一閉上厚重的眼皮議事便開始模糊,他沒去想那盪漾在心上的不安。            窺視上頭正端茶瞭望窗外景象的男子,他低下頭檢視身上的裝備是否能正常運作,之後便把安眠藥用途的細針裝好在武器上,將準心上抬準備瞄準上面的人,當他專心的對好時突然身邊吹起一陣怪風。      「嗚!怎這時候!」咒罵著,瞇起眼好減緩不適,動作卻在一瞬間停了下來,那頂在脖頸後的觸感讓他身體為之僵硬。      緩慢的轉過臉,但是對方硬是用力的用另一個冰涼的東西戳了戳他的後背,只好丟下手中的武器已向對方表示他現在沒有要打的意思。   那東西發出一些金屬聲後就被來人擺在西裝內的暗袋,那人吞了口唾沫緊張的汗如雨下。果不其然一轉過頭對上的便是冰冰冷冷的橘紅色雙眼,原本應該在樓上手領室的人就站在他的面前,額前燃著橙色的火燄,右手壓在他的喉嚨上。      「你是誰?我只問一次。」冷靜平穩的語氣,帶著不容回絕的強硬態度,這使得那人感到一股寒意。   「……不能、能說……」結巴的說。   「那你就消失吧。」對方都還來不及要求饒恕,男子的左手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拔槍,然後沒有絲毫猶豫對準眉心就是一槍,乾淨俐落的送走了他。      聽聞槍聲趕來的嬰兒跟銀髮男人匆匆前來,他們當時正在離現場不到百公尺的房間討論一些事務,卻聽見這傳來一些響動,覺得不對勁才過來察看,沒想到見到的景象令他們的腳步走到一半就停頓了。   血液和腦漿噴在總部的石砌外牆上,一具沒了半顆頭顱的男屍靠在那難堪的坐在草地,因為失去了上半部的後腦杓,整個面容顯得呆滯可笑。   站立在一邊的男子放下拿手帕擦去褐髮上血跡的手,此時的死氣之火已經熄滅,深褐的眼瞳應該是溫暖的……但現在他們只能看見寒冬似的冷。      「蠢綱,你怎麼會在這?」先開口的是穿黑西裝的嬰兒里包恩,憑在黑社會經過不知多少年大風大浪的精神力,他對於這副情景只是稍露訝異,馬上就變回冷靜的態度。   「因為這個人他想對我不利。」撿起掉在一旁的發射式武器,上面還插有一根細針尚未射出。   「什麼?好大的膽子敢動十代首領!」從震驚中回過神來,一聽到有人想對第十代首領下手,銀髮的嵐之守護者顧不得那人早死了,極度憤怒的朝他的肚子踹了一腿。   「獄寺,別太衝動,我不是說過了?」不像昔日溫和無奈的勸說,現今只剩平淡的聲調,藏有命令式和微慍的語氣。      姿勢頓了頓,隨後在兩人的目光注視下慢慢放下腳,頭低到略長的頭髮掩蓋了臉,只露出緊抿的脣好像在掙扎的樣子。   不會……再有以前那溫柔的勸誡了,自己不是要更成熟穩重嗎?都暗自下定決心要保護他了……儘管已經不是最當初發誓要保護的那個他。      「是……」壓抑的抖音,獄寺發覺鼻頭有點酸澀。「請第十代首領先走吧!有我在還讓你遭受這樣的事,真的萬分抱歉。這屍體我會善後的。」欠身,儘量不令旁人知曉自己現在激動的情緒,他的面容垂到銀絲後頭,隱藏著。   「嗯。」稍微回應,轉過頭面向嬰兒。「里包恩,我明白你想說什麼,別擔心。」掏出屍體上衣裡的一張紙片,澤田綱吉夾在手指間晃了晃。「我知道是誰的手下,不用罵我沒問出情報就殺掉他。」   「哼!算是有進步了。」鼻子輕哼,拉拉帽簷,站在上頭的形狀記憶變色龍列恩移動身體來保持平衡。「那獄寺,那東西就給你處理了。阿綱,我們回你辦公室討論,順便還有一些下次會議要表決的提案也要給你過目,我剛才和獄寺都整理好了。」      目送兩人離去,獄寺隼人仰起臉注視那男人的屍首。      「要是以前的首領,你是罪不至死的。」言語中滿懷感傷,感慨萬千。「不過就算以前的他不殺你,我也會讓你很難過。」拎起他的後衣領將他拖到草地,撥手機要部下派人過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